新华社湖南频道:探秘湖南道县福岩洞

图片 7

图片 1

湖南道县地处湖南、广西和广东接壤地带,湘江支流潇水自南向北穿行而过。因处于华南板块腹地,北亚热带南部,受新生代构造抬升和气候变化的影响,这里成了岩溶洞穴的乐园,也成了现代人生存的沃土。

发布时间: 2013/12/11 0:44:03 被阅览数: 次
中新网永州道县12月9日电(唐小晴何红福杨雄心)记者9日晚从湖南道县县委宣传部获悉,由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湖南永州道县文广新局联合组成的发掘队,在第三次对道县福岩洞古人类遗址进行考古发掘中,再次发现出土人类牙齿化石20枚及一批哺乳动物化石,有望2014年取得准确测年数据。
位于道县西北部乐福堂乡塘碑村的福岩洞遗址,地理坐标为25?39146;02.7″N,111?28146;49.2″E,海拔约232m。该洞属于大型管道型溶洞,发育于上古生界碳酸盐岩系内,洞内堆积发育,以砂砾石层和红黏土为主,包含丰富的动物化石和古人类化石。
此外,该洞穴遗址地处亚热带,周边系峰林和溶盆地貌,更新世以来雨水充足,繁盛的动植物资源为古人类的生存繁衍提供了良好环境。
早在2011年,该联合发掘队就对此古人类遗址进行了首次考察和发掘,出土了5枚古人类牙齿和1000余件哺乳动物化石,初步确定其年代为晚更新世晚期。翌年,联合发掘队再次对遗址进行发掘,新发现17枚人类牙齿化石和大量的动物化石。经考古专家初步整理与观察发现,许多动物骨骼表面有明显切割和砍砸痕迹,提示为人类活动所致,但年代和环境测试仍在进行中。
据悉,此次发掘历经20天。目前,联合队在道县福岩洞古人类遗址进行考古发掘研究已获得中国科学院重点部署项目和中国科学院战略性先导科技专项资助。
来源:中国新闻网 编辑:秋痕

图片 2

1984年,全国第二次文物普查期间,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道县文化局联合组成工作组,在道县境内进行了第四纪哺乳动物和古人类化石的考察工作。


图片 3

专家在乐福堂乡塘碑村考察并发现了福岩洞。专家组进入洞穴后,对大厅粘土层进行了试掘,开挖探沟约10平方米,获得24种(属)的哺乳动物化石。因为以往湖南省哺乳动物化石报道较少,该项工作为在该区域进一步开展哺乳动物化石以及古人类活动遗物的寻找,提供了有价值的线索,该洞也因此被列为重要的文物点。

图片 4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图片 5

2010年9月,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吴秀杰博士等专家在道县文物管理局杨雄心的建议和协助下,对该洞穴进行了考察和试掘,获得少量哺乳动物化石。根据这一试掘成果,专家组认为该洞穴发掘潜力较大。

图片 6

2011年9月10日,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道县文物局联合工作组,入驻乐福堂乡塘碑村,拉开了正式发掘福岩洞的大幕。

图片 7

考古队成员都是有着多年丰富考古经验和学术成果的专家,可谓是强强组合: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的刘武和吴秀杰负责人类骨骼、牙齿化石的研究;来自同一单位的同号文和裴树文分别负责哺乳动物化石与地质、地貌研究;李意愿负责石器方面的研究;来自中科院地球环境研究所的蔡演军主要负责测年。

探秘湖南道县福岩洞

新华网长沙10月17日电47枚8万至12万年前的牙齿,连日来成为世界科学界关注的焦点。中国科学院多位研究员与湖南多位考古专家近日联合在英国《自然》杂志发表论文,宣布在湖南省道县乐福堂乡福岩洞古人类遗址发现47枚具有完全现代人特征的人类牙齿化石,表明8万至12万年前,现代人在该地区已经出现。

10月16日,记者来到道县,与专家一起进入神秘的福岩洞实地探访。

福岩洞是怎样被发现的

道县地处湖南、广西和广东接壤地带的南岭地区。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李意愿博士介绍,该区域处于华南板块腹地,上古生界灰岩地层广泛发育,受新生代构造抬升和气候变化的影响,区内发育多处岩溶洞穴。

1984年10月,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道县文化局联合组成工作组在道县境内进行了第四纪哺乳动物和古人类化石的考察工作,在乐福堂乡塘碑村考察并发掘了一处洞穴,获得24种的哺乳动物化石。

2010年9月,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吴秀杰等专家在道县文物管理局的协助下,再次来到乐福堂乡塘碑村,并确认该洞穴为福岩洞。随后,对该洞穴进行了考察和试掘,获得少量哺乳动物化石。试掘表明,该洞穴发掘潜力较大。2011年9月,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道县文物局组成联合工作组,入驻乐福堂乡塘碑村,拉开了正式发掘福岩洞的大幕。李意愿、道县文物管理局杨雄心和中科院专家全程参与发掘。

福岩洞内的神秘世界

福岩洞属于大型管道型溶洞。记者看到,福岩洞主洞口开口向南,北侧较高处有两个支洞口,较主洞口高出约10米,主洞口外5米以下为小溪流。

福岩洞紧邻一座掩映在绿树丛中的古村落,村庄四周均是肥沃的农田。福岩洞的主洞口开阔,口内有村民圈养家畜的牛棚,不时有牛进出。

走进福岩洞,少数区段有零星岩溶水现象。越往里走,洞穴越窄小,漆黑一团,杨雄心打开手电向记者介绍,洞内堆积以沙砾石层和红黏土为主,其间包含丰富的动物化石和古人类化石。

记者借着灯光,看到洞内不时有蝙蝠飞过,在联合工作组挖掘过的位置,杨雄心又意外地找到了一枚动物的牙齿化石。

李意愿透露,洞穴中除了人类牙齿化石,还发现了大量哺乳动物的化石,包括褐鼠、爱氏巨鼠、西藏黑熊、爪哇豺、水獭、巴氏大熊猫、虎、豹、东方剑齿象等。

李意愿说,道县福岩洞和北京周口店猿人不同,这个洞并非古人类生活的洞穴,其中的遗骸是后来在流水冲刷等力量的作用下搬运进去的,而不是本来就在那里的,洞壁上方有沙砾层和鹅卵石,这就是洪水冲进来的痕迹。动物与人类的躯体与骨骼基本被损毁,研究者只发现了牙齿。

发现第一枚牙齿之前差点放弃

杨雄心告诉记者,2011年9月发掘开始后,首先对1984年和2010年发掘及试掘的区域进行勘查,合理布置发掘区域,按照洞穴发掘方法进行布方,逐层向下发掘,获取动物化石和人类化石的具体层位和空间位置,对发掘土方全部过筛,将过筛后的黏土用水洗选,尽可能获取发掘过程中的全部遗物。

经过10多天的发掘,考古队获得一批哺乳动物化石,与大家的期望差距不小,队员们一时有些气馁。洞里的钟乳石很厚,钉子敲下去都冒火花,个别队员甚至想要放弃。

杨雄心认为就此放弃太可惜,从村里接电线进洞很难得,即便另外选点也难有作为,鼓励大家坚持下去。

杨雄心说:“当时发现最初挖掘的位置,裂隙很大,水流很多,侵蚀很厉害,有钟乳石水滴。我就建议他们挖洞里比较深的一个位置,堆积层比较厚,比较高,比较干燥,没有水滴。”

联合工作组确定了杨雄心推荐的那个点后,马上开始挖掘准备工作。第二天,就挖出了第一枚人类化石牙齿。

“第一枚牙齿挖出来的时候,我正在洞外淘洗化石。没有能亲眼看到激动人心的一刻,但我听到这个消息后,一晚上没睡着,太兴奋了。其他队员也兴奋得整晚睡不着。”杨雄心说。为了确定挖掘的牙齿的年代,联合工作组把研究化石的专家从北京接来,还接来了专家蔡演军,对福岩洞发育和形成年代进行研究。

科考有望继续开展 洞穴保护提上日程

李意愿介绍,2011年出土的这5枚人类牙齿,总体形态特征与现代人接近,牙齿尺寸也在现代中国人牙齿变异范围。2012年、2013年,联合工作组先后两轮对福岩洞进行正式发掘。三轮考古发掘先后共发现47枚人类牙齿化石以及大量动物化石。研究显示,道县人类牙齿尺寸较小,明显小于欧洲、非洲和亚洲更新世中、晚期人类,位于现代人变异范围。道县人牙齿齿冠和齿根呈现典型现代智人特征。

研究人员对出土人类化石区域的地层顺序进行了细致勘察,确定人类化石及动物化石埋藏后未受扰动。研究人员系统采集了测年样本,对地层和化石样品进行了年代测定。铀系测年结果表明,人类化石的埋藏年代范围在8万-12万年之间。化石样本的ams碳-14测试结果和动物群组成呈现晚更新世早期的特点,进一步支持了铀系测年的结果。据此可以确定,具有完全现代形态的人类至少8万年前在华南局部地区已经出现。

杨雄心说,以前学术界有种说法,全世界的人类,都是从非洲起源迁移过去的,但从道县福岩洞出土的人类牙齿化石来看,这里的人类有别于非洲智人,可能是东亚大陆自己的原始人进化而来的。

李意愿表示,中国早期的现代人发现比较少,之前在广西崇左木榄山智人洞发现了一块人类的下颌骨,时代约在11万年之前,但它带有原始人特征,下颌不像具有完全形态的现代人那么尖突。而福岩洞的这次发现,给中国的人类进化史,尤其是从原始人到现代人的连续进化这一观点提供了新证据,说明也许在东亚大陆存在一个内在的人类进化谱系。

“类似的洞穴在道县应该还有多个,福岩洞仍有一半以上的面积没有被挖掘,还可以进一步开展科考与研究。如果确有必要,可以再次进行挖掘。当务之急是做好福岩洞的保护工作,防止游客入内造成破坏。”李意愿说。

考古队从附近村民家里拉了一条100多米长的电线进洞,又请了当地村民做民工,负责洞内挖掘和化石淘洗,考古队的挖掘工作就这样开始了。

进洞后,大家首先选取了几个堆积好、地形宽敞的地方布方。所谓“布方”,就是设置考古挖掘的基本工作单位。可是挖了十几天,结果并不理想,除了大量动物化石,并没有发现丝毫人们期待中的人类化石或石器。

距离考古计划已近过半,大家开始动摇,有了转点的想法。就在这时,一起参与考古发掘的当地文物部门的同志建议去Ⅰ区右边一个狭窄的支洞挖掘,因为那里虽然不利于布方,但看起来更加干燥,而且堆积保存很好。

领队吴秀杰采纳了建议,决定让大家在那里试试。没想到在第二天快中午的时候,就发现了第一枚牙齿。刚发现时,大家还不敢确定是不是人类牙齿,拿给吴秀杰一看,她激动地说:“没错,这是人牙!”

随后的时间里,惊喜不断出土。2011年,吴秀杰主持的现场挖掘一共发现5颗人牙化石,2012年发现19颗,2013年发现23颗,总共47颗。

然而,他们最终没有在洞里发现人类其他部位的骨骼化石和他们使用的石器。随着对洞穴地质与环境的不断了解,这样的结果似乎也在情理之中。与其他洞穴相比,福岩洞比较特殊,这里并不是古人生活、死后埋藏的地方,牙齿化石更可能是在人死之后,通过水流搬运进洞,不断沉积而成,搬运过程中,其他部位的骨骼可能已经腐烂掉了。

发掘工作进展顺利,而化石年代确定的工作却陷入瓶颈。为了获得最佳的实验结果,蔡演军两次前往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的世界最顶尖的同位素实验室进行测试分析,但2011年和2012年两次取回的样品测验结果都无法印证团队古人类学家们做出的现代人年代的推论。

团队并未放弃,坚持野外发掘,并最终获得47枚人类牙齿化石。蔡演军想尽一切可能,继续寻找可测验的样品,最终在第三次采样中找到有效样品,确定了化石属于生活在8万年前具有完全现代形态的人类。

后来的研究结果确定,牙齿化石的年代范围被定在12万至8万年前。这47颗人类牙齿化石,是迄今为止在东亚地区发现的最早的现代人化石。这一时间,比现代人在西亚和欧洲出现的时间至少提前了3.5万至7.5万年。

目前已知非洲地区早期现代人最早出现在16万年前,中国广西智人洞的早期现代人化石也有11万年历史。但这两种所谓的早期现代人还处在一种由古老向现代过渡的状态,并不具备像道县福岩洞现代人完整的形态。所以,这次在道县的发现不仅刷新了欧亚大陆的现代人历史,甚至也刷新了世界的现代人历史。

这一考古研究成果发表在10月15日英国《自然》杂志上,引起世界广泛关注。

相比以往寻找现代人类生存痕迹的漫长征途,吴秀杰团队觉得足够幸运。因为对于大多数从事这一行的学者而言,终其一生,也少有成果。(来源:永州日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