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女帝·海上丝路》编剧默雷

图片 5

图片 1

由广西马山籍剧作家默雷历时两年,十易其稿创作的大型电视连续剧《《女帝·海上丝路》近日在钦州开机拍摄。广西本土作家“一鸣惊人”之雷终于在沉默中“触电爆响”。

默雷在戏剧创作方面也有所建树,创作的《土壤》、《失灵的警报》、《乡醉》、《憨人梦》、《洪水》、《绿太阳》、《天家祠堂》、《背叛》等戏剧文学连获三届中国戏剧文学一等奖、首届中国戏剧奖、广西文艺最高奖铜鼓奖,部分剧本被外省专业文艺团体搬上舞台。戏曲《村长醉酒》两次在中央电视台文艺频道播出;近年在中国电影出版社出了一本《默雷电影剧本、戏剧剧本集》,《苗岭红桥》、《基塔》等电影剧本在电视文学刊物发表,还有多个戏剧剧本、学术论文在《剧本》杂志、《中国剧本》杂志、《吉林戏剧》杂志上刊出。早年还发表过中篇小说及故事《寨女情缘》、《国宝在南海丢失四十年之后》、《对门》、《玫瑰与陷阱》、《健康的病人》、《水滴鼓面》、《来自民间的记录》、《中华名人格言》等多种样式的文学。

38集大纲出来后,制片人发给北京有关专家审查,并得到“这个作者的故事和细节编得很巧”的肯定,此时,制片人才正式与默雷签下了《帝》剧全剧创作的合同……广西专家和领导肯定了大纲,并从历史经验和教训出发,把剧中真名实姓的“张九龄”这个人物舍掉。默雷还听取了央视著名导演、本剧艺术总监张绍林的意见,从平等、和谐等大局出发,抓住文化与民族情感写戏,不能只是别人给我们的皇帝下跪,我们泱泱大国的使臣也可以给小国的国王下跪嘛,这样才是平等,才是对东盟题材的把握与关怀,不能为了一些低俗的口味瞎编一通。后来,导演孙树培看了故事大纲,说“我读懂了默雷的意思”,并且希望尽快见到作者,于是制片人又和孙导从北京再次来到了南宁。孙导经过与默雷沟通后,说大纲可以了,让默雷立即进入剧本创作。于是,默雷根据故事大纲开始的全剧的创作。在剧本创作中,默雷还和总制片人深入钦州、合浦、北海、珠池等地进行采风,还与总导演孙树培一起到越南进行了为时十天的考查,默雷不时根据获得的新素材融入到故事中,尽可能让作品引起东盟国家的共鸣。

默雷认为他这个剧跟往常的历史剧不同,它表现的不是政治集团之间精神与力量的角斗,而是借这个历史来表达我们今天积极的思想倾向。历史是今天人的历史,本剧对这个历史题材强调的是艺术的真实而不是生活原貌的真实,因此,不打算以道德评判来看待艺术的创造,重点放在艺术评判上来认识和驾驭。

图片 2

并交由导演根据实拍情况进行调整。

剧作家默雷原籍马山县,早年于上海戏剧学院戏文系进修编剧,先后在广西壮剧团和广西彩调剧团任专业编剧,近年来他有多部戏剧作品获全国奖,引起了戏剧界的关注。

1979年开始电影文学写作,至今已创作了近200万字的电影、电视连续剧、电视情景剧和戏剧文学剧本,并被百集电视系列剧《绿城人家》剧组首聘为文学总编。正在筹拍的电影有《醉醒的寨子》、《对门》、《夜诊惊魂》、《急诊室的叫声》、《血婪》,以及20集电视连续剧《你从哪里来?》、30集电视剧连续剧《情海东盟》。2010年与央视著名导演张绍林、台湾导演孙树培(原《还珠格格》导演)合作创作了38集电视连续剧《女帝·海上丝路》,在主创中担任本剧的文学策划和第一编剧,为中国、泰国联合制作的大型电视连续剧《女帝·海上丝路》的拍摄提供了最基础的文学依据。

以上创作思想立即得到了制片人的认可,最后经过试笔,制片人一锤定音:“就你了!”,那是2009年下半年。至此,38集电视连续剧《女帝·海上丝路》经过认真策划后,文学创作才真正开始。

默雷指出这个剧的定位是走市场,强调故事性与期待感,还有娱乐的轻松感,为了避免剧作流程出现审美疲劳,因此,在大悬念成立的前提下,剧式可以采用单元式的结构展开,有悬念有期待感才有收视率,抓住了观众,就是抓住了市场。

音乐方面也小有声誉,啵咧独奏曲《故土》收入艺术学院教材中,二胡独奏曲《赶集路上》被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录用。

这不是一部为情节而情节的武戏,而是一部站在历史高度,从俯视的角度把握的大题材,我们期待《女帝·海上丝路》能奉献给广西和东盟各国一部既有和谐大方向、又有文化品位的佳作。

默雷强调这个剧强调人与自然的和谐、人与动物的和谐,人与人的和谐,提倡人要具有博大的包容心。在大象无形的约定俗成中,剧作的终极关怀是和谐共通的大主题,通过商贸交往,促进多地区多民族的沟通与了解,达到平等、互利、大融和的目的。

默雷,广西马山县人,国家高级编剧,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中国戏剧文学学会理事,上海戏剧学院戏文系编剧专业结业。年幼时受父亲彭周年的影响,九岁学习二弦,20世纪70年代做过工人、中学教师,70年代末考入省级文艺团体后,任过二胡演奏员、演员、作曲、指挥、编剧、导演、文学策划等。

默雷、泰国中文台冯副台长、艺术总监、张绍林、制片人在《女》剧创作论证会上

作为大周外交特使的黎信义,带领一支商贸船队沿着海上丝路的航程去东盟各国之间进行友好商贸交往。远航归来在大周举办了万商大会。各国都派使臣前来跟大周缔结政治和商贸联盟,实现了四海臣服国运昌盛的大结局。

广西著名剧作家默雷

在下龙湾游船上,默雷与翻译罗梅体验拉帆

黎信义有情有义有商业头脑,在徐敬业起兵造反时因藏在酒桶里而逃过一劫,却阴差阳错被海盗首领梁士燮所救误入了海盗的队伍,由于仇恨武则天,他处心积虑要搞垮大周为舅舅报仇。他拦截外国商船是为了破坏贸易往来。莫嫣的可爱、淘气、纯真让他心动,为了自己心爱的人和商贸船队不受牵连,黎信义放弃了家仇,用自己作为交换,平息了战争。被带回到大周后,武则天宽宏的胸襟气度和为百姓做事的心折服了他,他完全放下了仇恨一心只想让国家繁荣富强,为此他实施了种种举措,还为大周前往沿海各国缔结商盟。

图片 3

默雷的新作《女帝·海上丝路》主要反映唐朝武则天执政期间与东盟各国之间友好通商、发展水上交通,巩固和拓展海上丝绸之路的故事。“海上丝绸之路”从内陆沿海经东盟诸国直达印度斯里兰卡,从而把地中海的7000多公里海岸线筑成了东西方政治、经济、文化的重要交流通道。由于这条通道把中国的丝绸、茶叶、瓷器、珍珠等特产销向了东盟各国,后人就把它称之为海上丝绸之路。

谈起《女》剧创作的起因,默雷非常兴奋,他说,《女》剧的制片人具有高远的目光,他看准了中国尚未开掘的海上丝绸之路题材,先后给北京、上海两地的剧作家做了有关海上丝绸之路的两个故事大纲,但终难以如愿。于是,制片人转变了创作用人思路,因为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在广西合浦,本土作家应该比较熟悉当地的历史情况,于是他铆下决心来到广西,并在香港某杂志总编的推荐下认识了默雷。制片人不动声色地对默雷进行了观察,并要默雷谈谈个人对武则天的见解,默雷的性格不是人云我云的随流作家,一旦看准了角度,宁可不出作品,也不随大流落俗套。因此,他对武則天的见解,得到了制片人的认同。随后制片人亮出原先的两个大纲征求默雷的意见,默雷一一指出了这两个大纲的不足,并站在历史的角度,指出如果这么大一个东盟题材,不从平等、和谐去把握这个剧作,而是闭门造车,只从戏剧的角度编织故事情节的话,哪怕武打再好看,情节再紧张,那也还是流入面向国内的常规的电视剧的套路,那不是关怀东盟大局的电视剧。制片人同意默雷不同凡响的见解,并将十本有关东盟国家的历史、人文资料,和几十部有关武則天的光盘交到默雷手上,让默雷先拿出《女》剧一个文学策划。默雷对这么个国际性题材经过审重考虑,作出了几个方面的文学策划,其中有:“把不同国籍、不同肤色和不同社会关系的爱情故事交织在一起。同时融入几个国家的地理、历史、人文,形成色彩纷呈的视觉信息。概括来说:航海是我们的积极的态度,经贸往来是我们友谊的手,文化是我们的共同语言,地理与人文是这个剧的肌肤,爱情是本剧的血液,来自海盗和政治背景的危机与悬念,是本剧的生命和脊梁。”并指出“过去好些宫廷争斗的戏总走不出高厚凝重的宫墙,那种有限的空间,加上剑拔弩张的人事关系,给人的感觉是华丽的压抑和高贵的危机,在这种紧张、严肃与令人窒息的氛围里,观众只是处在被教育的角度,没有多少参与意识和轻松感。因此,本剧设想把宫廷争斗的戏拉到民间来做,用社会的平台来展示,给它一个无限的空间,并且间接地参插到航海经商的过程中,成为推动情节发展的一个因素。并强调“剧本要具有故事性与期待感,还有娱乐的轻松感,为了避免剧作流程出现审美疲劳,因此,在大悬念成立的前提下,剧式可以采用单元式的结构展开。由于东盟几个国家地理环境与人文的融入,《女》剧的定位是面向东南亚。我们的创作观是,要有一个好的故事,一个好的结局。”不要流入矛盾重重,拼得尸血遍地局面,同时提出了色彩人物的运用。

女帝武则天看到这条海岸线是条金水线,对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发展,特别是对经济的发展,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就采取建立都护府,巩固边防,打击海盗,和谐少数民族关系,发展地方经济,制定政策,保护外商等一系列措施,把海上丝绸之路推到了繁荣的鼎盛时期,和谐了少数民族关系,增进了与东盟各国的友谊,经济得到发展,各国不断派遣使者进贡献礼交流学习,巩固了统治地位。

谷欣

图片 4

默雷考察越南下龙湾

图片 5

默雷历时两年的笔耕之后,这部大作的文学剧本终于写了出来,

默雷与孙导在越南老街参考古代商船模型

《女帝·海上丝路》不是常规的面向国内的戏,时时要有东盟的大局意识,在每一个单元故事中,力求事件都必需围绕中央的开放、平等、信誉、和谐、关注外商等思想来铺排故事情节,并在出海经商过程中,把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融入到故事中来展示,故事是过程,结果是文化。好不好看在故事,有没有内容看文化,这是该剧的人文意识,如果失去了这个俯视性的大局观念,或流入以武打片及为情节而情节的结构中去,那就偏了东盟题材的方向。策划还提出了本剧的终极关怀:强调人与自然的和谐、人与动物的和谐,人与人的和谐,提倡人要具有博大的包容心。在大象无形的约定俗成中,剧作的终极关怀是和谐共通的大主题,通过商贸交往,促进多地区多民族的沟通与了解,达到平等、互利、大融和的目的。

由于这是面向东盟的特殊题材,默雷在创作中注意了历史与文化的交融。例如,一粒合浦巨珠背后关系到国家与国家之间的贸易协定。救诃陵皇后的单元故事,表面看好似无可奈何地卷入了异国他乡一场宫廷争斗,然而,这一结构的背后隐藏着一场文化战争。苏禄国的血盟节,是中国商人与苏禄国人友谊的真实历史,剧中从追查一个罪犯到结局,其单元故事最终不经意地写海外对中国造纸术的发现。又如“洛阳城救外商”这一扣人心弦的单元情节,不但写出了宫廷派系尖锐的争斗,更明显地突出了女帝对外商的保护,和中央政权对开放经商的明确态度和立场。在佛教这条线的创作上,默雷也是根据制片人的要求进行的精心铺排,全剧力求所有戏剧动作都服从东盟平等、和谐的大局进行结构。故事中不允许出现上层建筑对开放经商的步调不一致。更不允许有可能挑起民族矛盾的背景、故事、情节出现。

由于长篇电视连续剧《女帝·海上丝路》最近开拍,记者对该剧的文学策划、第一编剧默雷进行了专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