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1599.com古建筑一绝——东门旧城“南”字山庄

新桂网记者 喻媛媛

谢寿球

广西忻城莫氏土司衙署,是中国现存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土司建筑。

左江流域的土司文化是崇左市壮族文化的一个亮点,而土司文化最有价值的是它的建筑艺术。左江流域的土司衙门、土司庄园、土司陵墓向来以规模宏大。造型别致、雕刻精美而著名于世。忠州土司的“南”字山庄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南”字山庄以“南”字的形状作为建筑的布局,在空中俯看整座庄园就像一个巨大的“南”字,堪称南国一绝。
6月盛夏,记者慕名探访了这座别致的土司山庄。
“南”字山庄位于扶绥县东门镇旧城村四方岭下,整座庄园坐北朝南,一条小溪从东面绕村而过,村的北面是一片蓊郁的山林,东面远处绵亘不绝的大山就是著名的四方岭。庄园周围的景观如同虎踞龙蟠,气势不凡。看来当年忠州土司选择这里建造自己的庄园是有一番讲究的。
走进山庄,眼前所见的是一派水光潋滟的景象。山庄的正门有一泓石条砌边的清水塘,一座大石桥横臥水面。水塘两边还残留着石刻建筑的痕迹。扶绥县文化部门的同志介绍说,这座石桥是“南”字的最后一竖,当年是一座亭阁装饰的风雨桥,水塘的两边都建有楼阁。忠州土司经常在桥上和楼阁里设席宴客,领略“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的意境。可想而知,当年这里的景色是何等雅致,可惜现在楼阁已残,豪华难觅。面对这萧条的景象,记者不由得产生了许多感慨。
踱过石桥,便是山庄的大门了,按照“南”字的结构,这里应该有两进的门楼,但是眼前只见一排旧式的农舍,估计是原来的厢房改建的农民住宅。从门窗的木料和雕刻工艺来看,显然是山庄原来的建筑构件。我们穿过农舍的堂屋寻找当年山庄的大殿,大殿和土司书房的遗址已难辨痕迹,只找到了几方齐腰高的石雕柱础。这几方柱础的造型风格和其他土司建筑柱础敦矮富丽的风格绝然不同,瘦俏素雅,透出一股田园秀气。这几方有较高文物价值的石柱础,有的被农民兄弟移到廊檐下当作切菜的案几,有的充当了垫墙的石料,真可谓是“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南”字山庄的建筑风格明显地受汉族文化的影响,但是从石刻木雕的纹饰来看,大多是云雷纹、铜钺纹、凤尾纹等纹饰,带有鲜明的壮族文化特色。忠州的黄氏土司是壮族中的望族,从唐代起便在左江流域一带称雄。江州、明江府、忠州等左江流域主要州府的土官都是黄氏的族人。他们的官衙、陵墓大都以宏伟华丽著称。惟有这座“南”字山庄风格迥异,典雅别致,蕴含着较深沉的文化品味,这一文化现象值得壮学家们好好研究。
走在山庄的小道上,到处可看到沉埋在荒草中的残垣断壁。在一些古墙围起来的屋地里,村民们已清理了当年的破罐烂瓦,种上各种蔬菜和粮食作物。他们可能不知道,他们所丢弃的“废物”中有许多是价值不菲的文物。他们可能也不知道,把这废山庄开发成旅游景点远比他们在废墟里种菜的收入大得多。
县里的同志告诉记者,这一明代忠州土司的山庄当年是周边各县的政治和文化中心,门前经常是车马喧闹、宾客如云。可是岁月无情,几番风雨冲刷,一代名园如今已墙倒楼坍,繁华不再。使我们后人无法领略这一代名园的风采,这不能不说是历史的遗憾。
“南”字山庄虽然已经荒废,但是它那独特的建筑布局和造型风格的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却是不朽的,它是壮族文化的一个独特亮点,开发这一文化遗产,让它重现当年的风采,崇左市的旅游就会多一个热点。

关键词:●骆越祖母神殿 ●中国巫文化的重要源头 ● 骆越水城王都 ●
江河丝绸之路 ●壮族绝世文化 ● 壮族龙城 ●红八军的故乡

始建于明万历十年即公元1582年的莫氏土司衙署,不仅是中国古代具有地方民族特色的宫殿式建筑的典范,而且还是研究土司典章制度的重要实物例证。1963年被定为自治区级文物保护单位,1996年11月被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一、龙州文化旅游资源调查

土司制度是中国封建社会统治者推行“以夷制夷”、“以蛮治蛮”政策的产物。土司,也称土官,就是在这些地区被授予世袭官职的少数民族首领。

龙州是一个位置独特的地理单元,它位于大青山的东北麓,扼中国珠江流域和东南亚红河流域两大流域陆上交通走廊的咽喉。龙州气候属亚热带季风湿润区,森林茂密,生物种类繁多,是全国最大的亚热带岩溶植物园。龙州地势为一四周高,中间低的盆地,左江最重要的四条支流,全部汇集于这一盆地,这一地理沉积区是各种生物物种生活的乐土,也是历史上重要的农耕区和重要的交通中心,从越南红河平原进入岭南的水上通道全部汇集龙州,这一独特的地理条件使龙州成为自然生态的宝库和历史文化沉积的富矿区。

从唐代开始,到了明代,广西土司制度发展到了鼎盛时期,实行土司制度的地区占到了一半以上。明弘治九年,也就是1496年,莫氏土官获世袭,一统忻城天下。莫氏土司历明、清两代,至第二十任土官莫绳武因“纵匪殃民,世济其恶”,于光绪三十二年,也就是1906年4月被撤,其子孙永不准再行请袭。至此莫氏土司已世袭统治忻城长达470多年。

1、边关文化旅游带。

忻城莫氏土司衙署成为广西延续了上千年历史的土司制度的缩影。

沿边公路往往沿着地势较平坦的沟谷、河谷、穿梭于大大小小的峰丛洼地间,形成平地涌千峰,处处桃源洞的边关景观。每个峰丛洼地,都似小桃源,奇峰环立,碧水清流,田园平旷,村落俨然。壮居农舍隐约在茂密的龙眼、扁桃、木菠萝、人面果、木棉、榕树、凤尾竹丛、香蕉等亚热带的果木浓荫中,很有诗情画意。大青山森林景区、金龙湖风景区是这一风光的代表。

忻城莫氏土司衙署坐落在风光秀丽的翠屏山下,由土司衙门、土司祠堂、官邸、大夫第等系列建筑群体组成,占地面积38.9万平方米,建筑面积4万多平方米。

由于地处边境,龙州历史上遗留下许多军事防御设施,仅关、隘、卡就有50个。名关有二:水口关、平而关。隘有三十二个:著名的是叫埂隘、俸村隘、武德隘等。卡有十二个。古炮台有77座,重要的有将山炮台、俸村炮台、水口炮台、洞桂炮台等。龙州是我国边关军事遗址最集中最丰富的地带。

土司衙署以砖木为基本结构,以赤红的颜色为基本色调,从门窗、梁柱、檩椽、板壁以至桌椅床几,都被红色大面积覆盖,显示出一种“土皇帝”的富足和权威。而无处不在的五彩装饰,则更是喻示一种“本支百世”的强烈愿望。在衙署之内,上至屋脊,下至柱础,内至屏风,外至照壁,大至花窗,小至瓦当;或石刻,或木雕,或泥塑,或彩画,几乎布满了各类人物、动物、植物的形象及其他纹饰图案。这些形象图案,不仅生动逼真、构思精巧,既有壮乡的民族特点,又有中原文化的显著特征。

边境地区因为交通不便,环境闭塞,所以保留了许多古老的民族习俗,使这一地带成为广西重要的民族风情带。著名的天琴文化、壮锦文化、骆越巫文化就集中在这一地带。

二堂和祠堂的花窗上,则是根据壮族的壮锦图案雕刻而成的,这充满浓郁壮族色彩的花窗证明了土司自比“壮王”的心态,同时也使建筑的装饰上突出了自己独特的风格。

2、左江文化旅游带

一个“寿”字的写法,长、团、方、圆、立、卧,楷、草、隶、篆,多种形状,各种书体,可谓匠心独具。而这“寿”的周围,还装饰以蝙蝠、蝴蝶、葫芦、鹭鸶、公鹿等图形,共同组成“福、禄、寿”三全齐美的图案,寄寓着富贵长寿、世代永昌的热切希望。

数百公里的左江沿岸奇峰峭壁林立,竹树葱茏,明代著名地理学家、文学家、旅游家徐霞客曾深入左江考察。目睹左江奇异风光,他赞叹不绝:“草经冬而不萎,花非春也常开”。“沿江抵新宁不特石山最胜,而石岸尤奇。……余谓阳朔山峭濒江,无此岸之石;建溪水激多石,无此石之奇,虽连峰夹嶂,远不类三峡,溱泊一处,促不及武彝,而疏密宛转,在仲伯间,至其一派玲珑通漏,别出一番鲜巧,足夺二山之席矣!”

衙署的屋脊上,有一种造型活泼的草木植物图案,名为草龙,又被称为凤草。在等级制度极为森严的封建社会,作为只有七品官阶的土司,岂敢随意攀龙附凤。但他们机智地用了一个瞒天过海的方法,以此“龙凤草”装点屋脊,一面巧妙避开朝廷的忌讳,一面又暗示着要把“土皇帝”世代做下去的心理祈求。

左江沿岸是古骆越最重要的历史文化遗存带,著名的左江崖壁画的中心就在龙州。龙州县境内的骆越古崖壁画最多最集中,全县共有21个点,占左江崖壁画总数的26.6%。重要的有:棉江花山、岩洞山、弄镜山、那岜山、洪山、紫霞洞山、沉香角等。

“守斯土,莅斯民,十六堡群黎谁非赤子;辟其疆,利其赋,三百里区域尽隶王封。”这是衙署门柱上高悬的一副楹联,从中不难看出历代土司们高高在上、炫耀武功、残酷统治、效忠朝廷的“土皇帝”意味。

龙州的丽江和明江交汇处是重要的骆越文化中心,这里有古老的船街和古码头、有紫霞洞和古老的歌圩、有骆越“等铜”和铜链锁江建水城的传说。

莫氏土司衙署的“碑林坊”立有一碑,碑文记载有乾隆皇帝赐土官莫景隆为文林郎的诏书。莫景隆与其祖父莫元相都有“壮族文人”之称。在土司衙门的右侧,至今仍能辨出几间当年学堂模样的建筑,就是康熙五十三年由第十一代土司莫振国出面募集资金修建而成,这是忻城有史以来的第一所学校。“延名师掌教,聚官族子弟暨保目民俊秀者肄业其中”,到了这个时候,土司衙署开办的学堂,已经不再是官家子弟独享的特权,民间品行端良者,也可以在这里研习功课。一时间,土司衙署内“诗书之声,渐出蛮乡”。

3、弄岗自然生态旅游带

莫氏土司衙署如今已被辟为博物馆,在新的时代发挥新的功能。

弄岗自然保护区是我国最大的亚热带岩溶原始林区。这里气候温和,雨量充沛,森林资源极为丰富,多产望天树、蚬木、金丝李、格木、观光木、铁力木、紫荆木、顶果木、肥牛树、东京桐、金花茶等珍贵树种,其中有不少珍稀古木令人神往,如胸径2.99米的蚬木王,2.55米的人面果树,1.7米的大叶子山楝,1.5米的肥牛树,1米的金丝李等。金花茶是60年代被首先发现于广西的珍贵植物,被誉为“花族皇后”,成为世界著名观赏植物之一。

弄岗自然保护区动物资源种类繁多,据有关部门考察,属于世界稀有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有白头叶猴、黑头叶猴、蟒蛇、蜂猴等,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有猕猴、冠班犀鸟、大灵猫、小灵猫、苏门羚、野鸡、熊猴、短尾猴、穿山甲、金钱龟等十几种之多。此外在左江,大约生活着101种淡水鱼类,其中100种属硬骨鱼纲,惟有一种软骨鱼——赤魟,是一种比恐龙还古老的活化石。弄岗景区内丘陵起伏,山峰林立,地质地貌复杂,素以山清、水秀、石奇、洞美而著称。

4、红色文化旅游区

龙州是全国著名的红色革命根据地,是红八军的故乡,是改革开发总设计师邓小平初试锋芒的舞台,在全国红色旅游中有着自己的独特地位和影响。1930年,邓小平、李明瑞、俞作豫等革命先辈在龙州领导发动了震惊中外的龙州起义,建立了中国工农红军第八军,并创建了左江革命根据地,虽然最后起义失败了,但是保留下了珍贵的革命火种,也留下了许多革命文化遗址,重要的有红八军军部旧址、红八军成立大会旧址、红八军第二纵队第六营战斗遗址、龙州铁桥战斗遗址、红八军反帝斗争场所(法国驻龙州领事馆旧址)等,近年新建的龙州起义纪念馆荟萃了龙州红色文化的精华,成为全国重要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纪念馆广场立有全国最大的邓小平铜像,这一纪念馆像巨大的磁场,吸引了无数的中外游客。龙州的红色旅游资源与国内其他红色旅游景区相比还有着自身的特点和优势。20世纪20年代至40年代,胡志明等越南革命者曾多次到龙州进行革命活动,龙州是越南革命者进行境外革命活动的重要基地。至今,在龙州仍然保存有越南革命党人从事革命活动的联络点。从这个意义上讲,龙州也是越南革命根据地之一,这是龙州发展红色旅游的新亮点。近年恢复的胡志明革命遗址现在也成为我国特别是越南游客的旅游热点。

5、壮族六大绝世文化遗存区

● 壮族古天琴文化
左江流域最富有特色的乐器如天琴、波咧、乌猿箫、独弦琴等都分布在龙州。这些乐器多是巫文化表演的用具,都带有奇异、神秘的骆越文化艺术基因,是最有开发价值的壮族传统乐器。龙州还保留着众多的骆越时代的巫乐和山歌,这些宝贵的文化艺术资源使龙州成为壮族名符其实的音乐之都。

● 壮族古森林崇拜文化
龙州是历史上著名的壮族先民侬垌人的祖居地,侬垌人以森林为姓(侬或农在壮语中是森林的意思),侬姓中有一部分人改姓赵(也有改为朝、召、刀的),并不是宋朝皇帝赐姓,而是保留了侬皇的姓氏,(赵、朝、召、刀是壮语大王的汉语音译)以大树为自己的图腾,当作神灵来祭祀。许多珍贵的大树如蚬木王等因这一祭神树的习俗得以保留。侬垌特有的师公文化、山歌文化、饮食文化等是龙州的宝贵财富。

● 壮族古建筑文化
龙州古代的万户府土司衙门建筑以规模宏大,造型独特,艺术品位高而闻名,许多土司建筑也都带有奇异、大气、神秘的文化元素。
“万户”为元代路、州的军政长官,元成宗大德三年升龙州知州为万户府,授怀远大将军土官赵清臣袭龙州府万户,沿袭至雍正改流。对于元万户府的建筑,清诗人农余三的《题赵万户故园》诗曾有生动的描写:“苍烟香霭匝南宇,胜地曾传万户侯。幽人乘兴驾言游,麋鹿导我花园处。花园在昔号名区,风月山川胜画图。高门朱履三千客,夹道红楼十二衢。骕骦鸣凤逞物色,公子侯门好修饰。锦绣红袍仰射云,一声笑落双飞翼。猎罢归来奏管弦,吴姬越艳那堪眠。半阁帘钩横燕子,万家影落舞秋千。”从诗中可知万户府内有纵横十二条大道,两边排列众多的府衙楼群,非常有气派。据中央民族大学原副校长梁庭望教授考证,龙州万户府是全国最大的土司衙门,这一土司衙门的遗址在龙州县城北面的南宁师专院内。许多雕刻华丽的大型石构件已移到了龙州中山公园内存放。开发这一有全国影响壮族古建筑文化对于龙州旅游建筑的民族化有很大的借鉴作用。

.壮族古造船文化

左江是壮族造船文化的发源地之一,上金乡和响水乡是著名的壮族造船基地,所造的淘金船远销东南亚各国,上金的船街以船为造型,在文化内涵上与花山崖壁画上的骆越龙船一脉相承。龙州的五月初五祭水神赛龙舟习俗对桂南和东南亚有很大影响。龙州是骆越水事文化的重要源头,也是广西与东南亚水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起点。

●壮族古纺织文化

左江流域唐宋以来所产的緂布、壮锦成为珍贵的贡品。左江是壮族纺织文化的发源地。龙州是重要的壮族纺织文化遗存区,近年来上京展览的壮锦龙州产的就占了三分之一。龙州的壮锦色彩鲜明,花纹独特,一些抽象化的图案与左江崖壁画有明显的传承关系。特别是近年来在龙州与大新交界的古侬垌地区发现了珍贵的天然彩色棉花,这一消息轰动了全国纺织业界,天然彩色棉花的开发有可能成为龙州新的产业。

●壮族古武术文化

左江流域是壮拳的主要流传地,龙州的农式丰是一代传人,当年当过桂系部队的武术总教练,他的壮拳享誉南国,被称为壮拳王。壮拳动作刚劲有力,套路奇特怪异,在中华武术中自成一派。壮拳的许多动作与花山崖壁画上的人物动作相似,带有浓郁的壮族文化色彩。中国古代三大气功文物之一就是左江流域的崖壁画(其余的两大文物是战国时代的《行气玉佩铭》、汉代的马王堆帛画导引图),一些专家认为,左江流域的崖壁画上做双臂上举,两腿下蹲动作的人物是在运气练气功。不管专家们的观点如何分歧,壮拳的动作和壮族气功十八法确是从左江崖壁画上的动作得到启示而创制的。龙州可以说是壮族武术之乡,是壮族武术的重要传承圣地。

6、龙州县文化旅游资源的劣势

● 文化遗存残缺不全
许多历史上辉煌的建筑如龙州万户府只剩下一些残件,很难重新恢复。

● 许多景区可进入性差
如弄岗自然保护区,按照保护法规不能修路开发。水口炮台是军事管理区,一般游客不能参观游览。

● 区位较偏 离中心城市较远,较难组织客源。

二、龙州文化旅游资源的解读和定位

1、骆越祖母神的祭祀圣地

龙州的丽江和明江有一种古老的祭祀水神白母娘的习俗,据著名学者游修龄
在《龙舟、端午节和屈原》一文中考证,“靠近河边的壮族,举行龙舟活动,龙舟用长竹扎缚而成,约七八个人一组,竞赛的情况和汉族地区一样。值得注意的是,广西宁明县当地传说,古时候的蛟龙叫“图额”,是壮族的雌性水神,宁明县五月五纪念的不是屈原,而是白母娘。当天先在室内祭祀祖先,然后换衣,化妆,打扮一番,去看龙舟赛。在竞赛时,还要放鞭炮和地炮,炮声和呐喊声此起彼应,十分热闹。与他们祖传的《端阳节歌》所唱的一致:‘划船恭敬白母娘,鞭炮地炮响连天。’壮族地区龙舟的演变,更为明显地说明端午纪念屈原是后来受到汉族的影响,他们最初祭祀的白母娘才是与古百越族同源。”这里所指的水神“白母娘”壮语叫“妑蒲”,意即祖母。壮族的祖母神源于骆越的始祖女王,也是能驯服水中蛟龙的女神。在骆越后裔的两广汉族、壮族、侗族、水族、仫佬族、黎族等民族中,她都是至高无上的祖母神,两广珠江流域骆越后裔的汉族称她做“阿嬷”或“龙母”,壮族叫她做“娅蒲”、“妑蒲”或“娅王”,侗族称“萨玛”或“萨岁”,仫佬族叫“蒲王”或“婆王”,黎族叫“黎母”。显然,在骆越故地的“祖母神”具有其他地方“祖母神”更为崇高的地位,龙州紫霞洞就是古骆越祖母神“妑蒲”的祭祀圣地,这里是骆越崖壁画的中心地带,也是骆越祖母神“妑蒲”的祭祀中心,这个中心的中心就是龙州境内的紫霞洞。紫霞洞自古以来就是红河流域、左江流域祭祀骆越祖母神“妑蒲”圣地,每年的二月十九,各地数万群众汇集祭祀骆越祖母神“妑蒲”,并举行隆重的抢花炮和歌圩活动。古代把骆越祖母神“妑蒲”附会为“班夫人”,近代又把她附会为观音神,并把农历二月十九的“妑蒲”祭祀日称为观音诞。实际上骆越祖母神“妑蒲”的诞辰为每年的夏至日(左江流域定为农历五月初五,西江流域定为农历五月初八,贺江流域定为农历五月十八)。传说水中的秃尾龙神是她的养子,秃尾龙神是蛇变成的,喜欢吃狗,所以在夏至骆越祖母神祭祀日人们都用狗作祭品,于是在两广地区就有“夏至狗无处走”的谚语,左江崖壁画的每一个中心人物祭师前也就画有一条狗。骆越祖母神祭祀圣地的开发显然对骆越后裔民族和东南亚各民族有很大的吸引力,这是龙州旅游开发的一个重要的切入点和亮点。

2、古临尘县和雍鸡县的驻地

临尘县和雍鸡县是汉武帝征服南越和骆越后在左江流域设置的两个县,学者多认为临尘县是象郡的驻地,在现在的江州区。这一观点有许多可商榷之处。

我国最早的地理古籍《禹贡》把古华夏地分为九州,崇左市的地域在九州之外、荆州之南即徼外,尚未归属中原管辖。战国时的神话古籍《山海经》中的《海内经》说“西南黑水之间,有都广之野。”这“都广”两字是带有明显壮语特点的地名字。“都”在壮语中也叫“垌”,是指平坦的稻作区,“广”在壮语中也是宽广的意思,“都广之野”很可能指龙州盆地和宁明盆地,左江的一条重要支流叫做黑水河,在龙州的棉江村流入左江,龙州盆地和宁明盆地就在黑水河两边。这两个盆地在先秦时代是左江流域最大的稻作区,左江流域的经济中心、政治中心和文化中心应在这一带。

自从秦始皇派五十万大兵征服岭南后,崇左地域才纳入中国版图,属当时的三十六郡之一的象郡管辖。这时左江流域出现了一个县级地名叫做“临尘”,《汉书·地理志》对“临尘”有这么一段记载:“临尘,硃涯水入领方。又有斤南水,又有侵离水,行七百里。莽曰监尘”,这段话的意思是说:“临尘县内有一条河流叫硃涯河,流入领方县,又有两条分别叫斤南江和侵离江的河流,流程七百里。临尘县王莽主政时改叫监尘县。”

汉朝经略岭南时所设的行政区名,多以当时的山川名命名。如现在的贺州市古叫“临贺县”,也叫“大贺县”,就是以贺江命名的。“临”在壮语是水的意思,“大”是江河的意思,“临”就是“大”,也即是江河。《汉书·地理志》记载的这些汉代的行政区名,保留了许多骆越古地名的信息。汉代所建立的临尘县是当时骆越人居住的中心区,也是当时左江流域最重要的交通中心。古代的交通以水运为主,古临尘县应当在明江、黑水河、平而河和水口河四河交汇的地区,即龙州盆地内。

《汉书·地理志》所记载的“斤南水”是指那条河呢?“斤南水”在一些不同版本的古籍中也写成“斤湳水”,“湳”和“临”在壮语里都是水或江的意思,在古汉语中“尘”与“斤”音近。“临尘”就是“尘江”或“斤江”、“勤江”,也就是左江。有意思的是在龙州县上金乡的左江边也有一个名字叫“勤江”。

“尘”、“斤”、“勤”都是壮语的音译,意思是“上面”或“天上”。壮语“天”字的音译也写作“乾”,这就是八卦中的“乾”卦,八卦的“乾”就是天。至此我们已经清楚地知道,左江在壮语中有一个名字叫“临尘”或“斤南”,也就是天上河流的意思。

那么骆越时代左江流域的政治经济中心“临尘”在哪里呢?对这个问题史家的说法不一,有说是在邕宁县西的,因为邕宁县的西部吴圩一带至今还有“平垌”这一古地名。有说在江州区新和的,因为新和在黑水河边,这里有传说是古象郡的村子。有说是江州区左州的,因为左州顾名思义就是左江流域州府所在地。而更多专家的观点是在江州区的太平镇,因为明清时代,太平府都是左江流域的政治中心。这些被认为是古“临尘”的地方经实地考证,最后的结论是这些地方为临尘的证据都不足。

作为左江流域古骆越地的中心“临尘”必须符合以下几个条件:

①滨临左江并且位于左江与其重要支流的交汇处,水上交通便利。

②有丰富的汉代以前的文化遗存,特别是青铜文物遗存。

③有丰富的壮族民间传说的古记忆遗存。

④有壮族古地名的证据支撑。

⑤有古骆越宗教民俗的遗存。

按照上述的条件,左江流域只有龙州县的上金乡政府所在地符合上述条件:

①上金乡政府所在地位于左江与其最大的支流明江的汇合处,自古以来就是左江流域最重要的交通中心。

②上金乡及其附近的宁明花山和棉江花山一带是左江流域崖壁画的中心区,这里古骆越的崖壁画最多最密集;上金附近有铜矿分布,可供炼铜,并且左江流域目前发现的古青铜汉墓——古坡遗址就在棉江花山遗址不远处,古坡遗址出土了一批精美的青铜器,它的发现说明在棉江花山崖壁画附近有古骆越人的聚落。

③上金乡民间有骆越古城的传说记忆。记者在上金乡河抱村采访时,乡村父老们都说上金的中山村和河抱村一带是“贼军”驻守的古城寨,两村之间的明江河上有青铜长链横贯,后来“贼军”与官兵在这里发生大战,死了很多人。这些战死的“贼军”都安葬在紫霞洞山附近,因此紫霞洞山壮语叫“岜伤”,即战死者山。“贼”在古壮语中是军队或士兵的意思,青铜时代的壮族军队显然是骆越军队,骆越军队驻守的城寨当然也是骆越城寨。

④古临尘县在汉代王莽主政时改为监尘县,“监”在壮语中是山洞的意思,“监尘”就是“岩洞上面”的意思,上金滨临左江而附近又有重要的紫霞洞文化遗址,在左江流域只有上金称得上是岩洞上的县。上金乡的河抱村壮族名字叫“等蕩”,即竖立铜柱的村庄,这证明古代汉军攻下这里的骆越城后曾在这里竖立过铜柱记功,这一历史地名信息在左江流域只有大新和龙州两县遗存。

⑤上金乡的紫霞洞是左江流域最大的古宗教民俗文化遗址。古代这里是骆越祖母神的重要祭祀地,远在越南北部的岱侬族和南宁市的壮族群众都到这来烧香求雨求子祈福。紫霞洞歌圩也是左江流域最大的壮族歌圩,历史上每年的农历二月十九都举行隆重的歌圩活动。这些民俗活动都说明上金是古代壮族先民的重要圣地和纪念地。

哪么汉代左江流域的雍鸡县址又位于何处呢?从《汉书·地理志》中的临尘、临贺、郁林等以河名命名的古县名分析,“雍鸡”很可能是一条古壮语的河流名称。“雍鸡”也是汉代以前的一个关口的名称,有专家认为这“雍鸡关”就是现在的友谊关,那“雍鸡”这条河流应在友谊关附近。在友谊关附近的河流是左江的重要支流平而河,“平而”在粤语中读音与“平夷”相同,这一名字估计是后起的汉名。平而河古籍中称“葑溪”、“艽葑水”,而在越南保留的壮族名字叫“奇穷河”,“奇”或“鸡”在壮语中是“溪水”的意思,“穷”或“雍”是大的意思,“奇穷”或“雍鸡”都是“大溪”的意思。“雍鸡”显然是平而河壮语古名的汉语音译。古代水上交通远比陆路交通发达,所以“雍鸡关”应为一个水口关,即古代的平而关,雍鸡县驻地也应在平而关附近的龙州境内。它的辖地可能包括所有的平而河流域直至越南的谅山市等地。

龙州是汉代临尘县和雍鸡县驻地,按照古文化沉积层多重迭分布的规律,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龙州蕴藏有那么丰富的民族历史文化资源了。龙州应成为左江流域文化旅游开发的重点地区。

3、中国巫文化的重要源头

龙州的民族文化以天琴表演闻名天下,天琴演唱是壮族巫婆做巫事时的演唱形式,天琴有三种表演形式,一是“弹天”,即独奏,二是“唱天”,即伴奏演唱,三是“跳天”,即边弹边唱边跳。这些表演形式就是历史上被许多学者称为绝响的骆越古巫乐。骆越巫文化是中国巫文化的重要源头。远在西周时期,越巫就被请进朝廷表演,汉武帝时“初令越巫祠上帝、百鬼,而用鸡卜。”
(意为汉武帝开始命令越族巫师祭祀上帝和众鬼,并使用鸡骨进行占卜)越巫是古越族的巫师,可见古越巫文化对中原华夏文化的影响。巫文化是不能简单地用“迷信”二字来定论的,巫文化直接催生了中华民族的诗歌、戏剧、绘画、音乐、宗教。中华民族第一个伟大的浪漫诗人屈原就是从古越巫文化中汲取了素材和灵感,创作出他的千古绝唱《离骚》、《九歌》、《九章》的。龙州在百越巫文化的地位比较特别,按照著名人类基因学家李辉(复旦大学人类学研究中心博士)在《东亚人的遗传系统初识》一文中的说法:“东南亚中南半岛的西北部和东南亚的人群产生了差异,西北部以缅甸为中心开始形成后来的百濮等族系,东南部以柬埔寨为中心开始形成后来的百越等族系。……其它留下的部分,也开始分别向南向北分化。向北到广东广西间的人群形成后来的百越族群。”在李辉所绘制的古人类迁移地图里百越族群的先民们正是在龙州一带沿着左江进入中国大陆的,从这个角度来看,龙州是百越文化的重要源头也是百越巫文化和骆越巫文化的重要源头。龙州巫文化的积淀如此深厚,历史上被人们称为“鬼出龙州”,这是有深远的历史原因的。龙州的骆越巫文化遗存主要有左江崖壁画、天琴演唱、巫经和巫师法事仪式、唱娅王、游花园、鸡卜、巫乐等,这些原生态的文化是龙州宝贵的文化旅游资源,应该很好地加以保护和开发,并可从中汲取灵感,创作出富有民族特色的现代文化艺术。

4、骆越水城王都

百越先民既然从龙州走上了中国的历史舞台,龙州又是左江流域史前经济、政治、文化的中心,并且龙州有如此丰富的骆越文化遗存,可以推断龙州一定有一个骆越古国的中心城邑,这个城邑遗址就在龙州左江和明江的交汇处,即上金乡中山村和合抱村一带。

据合抱村的壮族村民介绍,中山村和合抱村是古代“贼军”即骆越兵的城寨,这一城寨的街道修建成中间宽阔两头狭小的“船形”,群众叫这样的街道叫“船街”,显然这是骆越人的习俗特点。骆越人“陆事寡而水事重”,生前以船为家,死后的墓穴也做成船形,悬棺葬的棺材也是船形棺。街道修成船形正是骆越人船崇拜文化的体现。

村民还介绍这里的城寨分建在两岸,用铜链相连,渡船船工攀链横渡。两岸城寨功能不同,“船街”是经济贸易区和政治中心,合抱这边是文化活动区,有紫霞洞祖母神殿、抢花炮广场、歌圩等民俗活动场所。这样的建筑功能区划分,说明当时的上金已有了水上城市的雏形。

左江流域有不少以骆越王命名的地名,古壮语称呼王为“召”或“雄”,“召”也音译为“朝”、“赵”、“州”、“巢”、“造”,这在战国时代著名的《越人歌》中有记载,据韦庆隐先生考证,《越人歌》中所记的王子和王府的越语音就是“朝”和“州”,越南人称古骆越王为“雄王”,实际上,“雄”也就是王的意思,不必再重复冠以王字,如今泰国人仍称呼国王为“召”,云南文山州的壮族人仍称呼王为“雄”,这就是明证。在左江流域有几个重要的以“骆越王”命名的地名,一个是“叫城”,在扶绥县的左江边,一个是“黄巢城”,在江州区左江边,明代万历年太平知府修撰的《太平府志》对“黄巢城”的解释是“黄巢战败南奔,分据险要以屯其众兵”,这就是“黄巢城”名字的来历。这一命名是典型的没有历史知识的杜撰,实际上黄巢及其军队从来也没有到过左江流域,公元879年,黄巢农民起义军从福建沿海进军广东,攻占广州,经过大约两个月的休整,在这年冬又率领大军北伐,自号“义军都统”,并发表文告,宣布即将打入关中,义军拥众数十万,从广州沿西江入桂江攻占桂州,又从桂州乘大筏沿湘江顺流北上,攻克潭川,又下江陵。信州,自采石(今安徽马鞍山西南长江东岸)飞渡长江。跨越淮河,占领东都洛阳和西都长安,后兵败退入山东,全军在山东覆没,黄巢最后在狼虎谷自杀。遍查历史,黄巢军队何曾有一时一刻、一兵一卒进入过左江流域?实际上黄巢城的壮语地名叫“城巢”,意为王城,是古代骆越王驻军过的城寨,这些城寨遗址在唐代之前就存在了。近年来著名考古专家蒋廷瑜考察上金乡明江河口的舍巴古城,认定这是一个有汉代遗址和文物的古城。其实“舍巴”这一地名在古骆越语中就是河口寨城的意思。同样的地名遗存在上金明江河口还有“思达”,这一地名在古骆越语中的意思就是河口城。这些文化遗存都透露了上金乡政府所在地是古骆越水城的信息。

上金附近还有骆越时代的重要文物玉戈传世,这一玉戈至今还保存在龙州县博物馆。玉戈是古代骆越王权的标志,玉戈在这一带流传说明上金是古骆越人的一个重要的权力中心。这个权力中心我们姑且把它命名为“骆越水城王都”。

4、壮族龙城

龙州的得名是唐代先天二年所设置的羁縻龙州。龙州的前身是上龙土司,上龙土司的治所在著名的“水弄”北面的上弄(今龙州县逐卜乡谷阳村旧州屯),上弄也写作上龙,所以叫上龙土司。宋代龙州城移至现在的龙州县城北面的南宁师专一带。

龙州的“龙”字原意虽然和龙文化的龙字没有什么关系,但是龙州却是壮族龙文化之乡。龙州是骆越祖母神“妑蒲”的祭祀圣地,左江和明江的农历五月初五有赛龙舟祭祀水神“妑蒲”的古老习俗,就是纪念龙母的生日。解放前全县41个歌圩点有11个点兼有赛龙舟、抢花炮习俗。这一歌圩赛龙舟习俗不管在全区甚至全国都是非常罕见的。龙州县的巫经中有专门的祭龙唱经,巫师活动中也有专门的祭龙仪式。左江崖画所表现的内容就是祭祀水神“妑蒲”的场景。龙蛇信仰是古代百越民族的重要习俗。闻一多先生《伏羲考》说:“所谓龙者,只是一种蛇的名字便叫龙”。《说文·虫部》曰:“南蛮,蛇种。”百越民族特别是骆越族人都自认为是龙的真正传人
。其原因是因为骆越人是稻作民族,稻作与雨水的关系非常大,传说龙是管雨水的,所以骆越人崇拜龙。越人龙蛇信仰产生的另一个原因是为了避免蛟龙之害。越人常在水中,由此盛行断发文身,“以象龙子”的习俗。颜师古《汉书·地理志》注说:“常在水中,故断其发,文其身,以象龙子,故不见伤害也。”这一习俗在左江崖壁画上也有体现,壁画上的船都绘成蛇的样子,许多人像的头饰也做成蛇头的样式。骆越人所祭祀的祖母神也多是蛇髻头饰,穿着蛇皮纹的衣服。水神也是蛇身人像,汉族文人把这蛇身人像的水神附会为汉族的龟蛇合体的真武神,所以左江流域的骆越水神庙在宋代后都演变成真武神庙。紫霞洞就是左江流域最大的真武神庙,实际上也是左江流域最大的骆越龙神庙。

龙州丰富的龙文化遗存说明龙州是名副其实的壮族龙城。

5、江河丝绸之路的要道

龙州水道是连结广西郁江流域与越南红河流域两大流域的水上交通要道,郁江古称骆越水,是骆越人的母亲河,骆越人的祖居地和大本营就在郁江流域。红河流域也是骆越人生活的重要区域,红河流域有东山遗址、螺城、雄王庙等众多的骆越文化遗存,说明了骆越时代这一地区的繁华。这两大骆越区域的交通都以龙州为纽带。木帆船从龙州溯平而河可达越南的谅山市,溯水口河可达越南的高平市,并以此进入红河流域走向东南亚。从龙州沿左江下行,木帆船可达骆越人的祖居地大明山脚下的古鲁城,更可通当年的骆越重镇郁林城,郁林是骆越水的壮语名称,因此郁林城就是骆越水城。在这条重要的交通水道上,每到滩险水急处骆越人都要举行祭祀水神的仪式,以求旅途平安和招抚遇险的亡魂。左江河段滩多水急,并且江边有耸立的崖壁可以绘制祭祀的画像。所以左江沿岸留下了众多的骆越崖壁画。在郁江河段横县的乌蛮滩最险要,但是这里没有崖壁可供作画,所以这里的过往船队流传下丢小狗进滩祭水神的古老习俗。

秦代凿通灵渠后,这条水道又连通了长江流域,龙州的交通地位就更加重要。许多商队和官吏都沿着左江经龙州前往安南和东南亚。元代的礼部郎中陈孚出使安南时所写的《邕州》诗对这条水道有生动的描写:“左江南下一千里,中有交州堕鸢水。右江西绕特磨来,鳄鱼夜吼声如雷。两江合流抱邕管,暮冬气候三春暖。家家榕树青不凋,桃李乱开野花满。蝮蛇挂屋晚风急,热雾如汤溅衣湿。万人冢上蜒子眠,三公亭下鲛人泣。驿吏煎茶茱萸浓,槟榔口吐猩血红。飒然毛窍汗如雨,病骨似觉收奇功。平生所持—忠壮,荒峤何殊玉阶上。明年归泛两江船,会酌清波洗炎瘴。”诗中陈孚记述沿着左江南下可直到越南堕鸢水,途中多鳄鱼、蝮蛇、热雾、炎瘴,旅途仍然有许多凶险,连龙神也因人们所遇到的凶险而流下同情的眼泪。

在明代,平而关水道依然是广西往安南的主要交通要道,明代著名学者邝露在他的名著《赤雅》中记述:“粤西入安南三路,一系凭祥州出镇南关:一日至文渊州;一由思明州入邱温,过摩天岭,一日至思陵州;一由龙州入,一日至平而隘。”三路中只有龙州过平而关是水路,其余两路都是陆路。

龙州这条水道在陆荣廷经营龙州时,达到它的鼎盛高峰。龙州县城如今所遗留的十多石级码头,记录下当年的繁荣。上金、水口、平而等地也留存有这条古代水道的许多文物。沿着这条水道游历,会使人产生无尽的遐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