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1599.com报告文学集《眷恋大明山》出版

www.11599.com 1

由大明山管理局局长李孔全任编委会主任,陆登任主编的长篇报告文学集《眷恋大明山》一书最近出版。《眷恋大明山》记录了开发大明山的各式代表人物的群像,从领导者到护林员都有翔实的素描。整部书分为旅游开发篇、生态保护篇、文化研究篇和建设互动篇四部分。第一部分旅游开发篇写了大明山大门的设计与建设、大明山管理局局长罗世敏、大明山盘山公路安保工程、府雷二级公路建设、大明山旅游开发公司总经理黄继先等事件和人物的事迹。《眷恋大明山》一书值得称道的是第二部分生态保护篇写了护林员黄庭远、黄兆琼、潘福祥、防火科长覃洪灵等普通林业工作者的传奇故事,小人物的大胸怀在作品有生动的记述。作品的第三部分文化研究篇写了文化人黄承、谢寿球、蓝元等人的足迹,记述了大明山的文化内涵。作品的第四部分建设互动篇写了雕塑家黄德祥、壮医专家黄汉儒等人对大明山建设的贡献。虽然文化被列为末位,但也反映了大明山有文化内涵的事实。大明山人什么时候能浓墨重彩地记述大明山的文化,那时,大明山才能真正成为全国文化名山。

大明山旅游开发需要“文化自觉”(二)

——记大明山管理局局长罗世敏

《眷恋大明山》 由广西民族出版社出版,全书25万字。

黄世杰

廖铁星 黄 平

www.11599.com 1

摘要:大明山最先是居住在其周围的壮族先民西瓯骆越族裔崇拜的圣山,是壮族民间传说中最高的山,是壮族的祖宗神山,大明山正是靠其区内率真纯朴的民族风情、古老神秘的文化遗产和神话传说延续了自己的文脉,其外化为雄奇幽险的自然景观。因此,大明山景区应该以壮族深厚文化底蕴和多民族文化特色为依托,反映出壮族独有的精神内涵,从而向世界营销广西,有效传播壮族文化。

在大山中繁衍生息的骆越民族,或许都有一种特殊的情结——对大山无以言表的挚爱与依恋,类似与于古希腊神话中那个以大地为母亲的大力士:只要回到大山的怀抱,身心便会注入无尽的力量。

报告文学集《眷恋大明山》出版

关键词:大明山景区;旅游规划;文化自觉;

罗世敏是正宗的骆越后裔,出生在大明山脚下一个壮族村寨里,喝着山里的水,听着山里的歌长大的。

4.大明山最先是居住在其周围的百越民族西瓯骆越族裔崇拜的圣山,又是壮族民间传说中最高的山,壮族的祖宗神山,具有丰富的文化旅游资源。而龙母文化只是大明山的次文脉,其表现是浅层次的,表面化的,不能充分反映大明山的文化底蕴,所以,把龙母文化作为营造大明山底蕴的龙头项目来抓是不合适的

从大山里走出来,从煤矿工人到宣传干事,到市郊政府区长,到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罗世敏始终把自己看作山里的孩子。在接到调令的那一天,他在日记中写下这样一句话:“我将回到大山之中,去追寻一个古老而又美丽的梦想。”

大明山景区计划以壮族龙母文化这一重要的历史文化资源作亮点来打造“岭南八桂奇山,壮乡人间仙境”,他们认为“只有在环大明山地区旅游业的开发中注入壮族龙母文化这一新的、丰富的文化内涵,才能从根本上提升大明山的旅游文化品位,推动环大明山地区旅游业的迅速发展”(罗世敏、谢寿球,2006—03)。问题是所谓的大明山壮族龙母文化是否能承担起这个重任呢?笔者的回答是否定的。笔者的意思并不是否认在环大明山地区存在有龙母文化,在武鸣两江(黄桂秋,2006)和上林塘红的石门是有浓厚的龙母文化(侯金谷,2006)。但是,大明山龙母文化与其他更为古老的盘古文化等相比,龙母文化只是大明山的次文脉,其表现是浅层次的,表面化的,不能充分反映大明山的文化底蕴。

旅途向山

柏杨认为中国的历史可以分为四个时代,曰:神话时代,传说时代,半信史时代,信史时代(柏杨,1999-01)。其实,壮族的历史何曾不可以这样划分啊。广西文联的农冠品研究员根据壮族神话的形态及其内容,初步勾勒出了壮族神话时代神话谱系:大气神(黑、白、黄三色混合气体)→石蛋神(三色大气凝成的石蛋)→昆虫神(蜾蜂与屎克郎)→雷神(管天雷公)→水神(管水龙王、图额、蛟龙)→姆洛甲(花神、花王、生育女神)→布洛陀(创世男神)→特康、侯野、郎正(射太阳大神)→布伯(卜伯,战雷王英雄神)→伏依(盘古兄妹,再创世神)→岑逊(造江河氏族英雄神)→莫一大王(氏族英雄神)→童灵(人类进化神)→妈勒(人类探索宇宙神)→歌神歌仙(刘三妹、刘三姐,精神文化神)(农冠品,2001)。在壮族神话时代神话谱系中,大明山上的天坪、龙头山等在壮族神话谱系里具有崇高的地位,壮族起源比较早的神话可以在大明山地区找到遗存。重要的有雷神(管天雷公)、盘古,水神(管水龙王、图额、蛟龙)、姆洛甲(花神、花王、生育女神)、特康、侯野、郎正(射太阳大神)布伯(卜伯,战雷王英雄神)、伏依兄妹(再创世神)、岑逊(造江河氏族英雄神)、童灵(人类进化神)、妈勒(人类探索宇宙神)等。其中,盘古、布伯、伏依兄妹神话等最为丰富,流转最广。在壮族神话谱系里面,还没有龙母的地位。壮族的龙母只是传说时代的故事人物,她的起源还是比较晚近时代的事情了。

2005年4月底的一天,时任南宁市委副书记的封家镶将罗世敏约到办公室,用一种平缓而又慎重的语气告诉他:大明山即将开展旅游大开发建设,急需一位有魄力、有经验的领导;市里选来选去,觉得你最合适;你在郊区搞过扬美古镇,名声在外……

为什么《大明山龙母揭秘》的作者们要无限拔高大明山龙母的地位——从一个寡妇提升为壮族的“人文始祖”(罗世敏、谢寿球,2006—03)呢?这里面可能有种种原因人们不得而知。有一种可能就是《大明山龙母揭秘》的作者们在解读“特掘”扫墓的故事时,把故事当作了神话,完全从原始思维的角度看待产生于人类进入文明时代之后的口头创作,把整则故事看作无意识创作,着力于从中寻求“原始遗留物”,这是不对的。

到大明山任职,按级别属于“平调”。但罗世敏深知,保护开发大明山是党委政府的重大决策,迫在眉睫的旅游大开发,岂止一个“扬美古镇”可比啊。

笔者以为在环大明山地区的武鸣、马山、上林、宾阳四县及其周围地区如平果、隆安、大化、都安、忻城等流传的“特掘”扫墓的故事不属于神话,“特掘”扫墓的故事是一则传统的民间故事。对神话和故事的研究在方法上大有不同。神话是人类童年时期的产物,神话中人类借助想象和幻想征服自然和支配自然,其中蕴含着大量蒙昧时代人类的文化信息,表现的是原始人类在“万物有灵”观念指导下的奇思妙想,必须将其置于原始文化的视野下才能对其有所认识或了解。而对故事的研究重点却应该放在对其所表现的理性意识上,而断不可完全从原始思维的角度去考察(陈金文,2006)。在解读“特掘”扫墓的故事时,《大明山龙母揭秘》的作者们犯了两个方面的错误,一是以神话学的视角分析故事,犯了方法论上的错误,由于解读方法错误,所以,《大明山龙母揭秘》的作者们才会把一个寡妇提升为“人文始祖”。二是从日常事理的角度看待文学,犯了文学研究上常识性的错误。

南宁市郊区行政机构被撤销之前,罗世敏当过区长,几年间硬是将一个“扬美古镇”搞成了旅游热点。尝到甜头的村民们,无从感谢,打算给“领头人”立个塑像。闻讯,罗世敏吓出一身冷汗,专程赶到村里,对村干们拱手作揖:“千万,千万不能乱搞啊。”村长猛抓头皮,说:“这是大多数村民的意思,我们开会讨论过的,怎么是乱搞呢?”随行的区长助理陆彦明也急了:“搞不得,这样会害人的啊乡亲们……”

那么,“特掘”扫墓的故事究竟应该如何解读,究竟有着怎样的文化内涵?笔者以为,当我们不再把“特掘”扫墓的故事看作神话,而是还其以故事的身份后,其内容也就不难理解。在
“特掘”扫墓的故事里,“乜掘”是寡妇,而寡妇的厄运直接就是“无后”。她们老死之后,无人祭祀,就成了“饿鬼”,多么凄凉!故事就让“特掘”这类精灵充当了尽孝的儿子,为老死的妇人出殡,把“乜掘”抬上大明山埋藏,并每年都来扫墓。在当地人来看是尽了孝道(农学冠,2000:68~71)。这个故事想要表达的意思是,居住在大明山周围的壮族群众历来把大明山当作宇宙山或祖宗神山看待,人死后灵魂都要归于大明山,即“魂归岜社(大明山)”。在大明山周围的年轻人对老人表孝道最常用的一句话就是“dai
cijramhwnjBya
cwxbae”,即“人老死后抬上大明山埋藏”,就是表明了当地的壮族群众人死后有“魂归岜社(大明山)”的观念。

塑像没有立起来,但在一些人看来,罗世敏最终还是被扬美给“害”了。一些神通广大的朋友甚至在他离开后,多次问他,要不要帮忙,把关系“办回来”。但罗世敏都坚定地摇摇头。

在各民族文化交往与碰撞日益频繁的今天,每个民族都在力求从本民族文化的“根”中寻找在世界上的角色与定位。在壮族面向世界,要世界充分认识壮族人的真实面貌,壮族首先要认识自己,对自己的文化有“自知之明”。要做到文化自觉,既不妄自菲薄,也不妄自骄矜。所以,有网友如八寨后裔等在网上就评论说,不能为了打造大明山的文化内涵而编造一些假文化来蒙骗游客,这对游客一是一种愚弄;二是对一些有点文化水平的游客来说,会引起更大的笑话。

在壮族的神话传说中,大明山是太阳的故乡,《妈勒访天边》故事中的天边就是大明山最高峰的那一边。很小的时候,大明山就在罗世敏的心目中占据着无与伦比的崇高位置,具有无比神奇的天然吸引力。源于奶奶断断续续讲述的传说故事中,源于爷爷随口吟诵的古老歌谣里,他对这座壮族神山的崇拜与向往,随着岁月的增长而加深。每当眺望大明山云遮雾罩的群峰,他心中便油然升腾起一股对人生、对事业的无限激情——正是这座大山,这座祖先们曾经无数次地深情注目、顶礼膜拜的神山,在向他的灵魂不息地灌注着某种精神世界里的强大生命力。

那么,大明山深厚的文化底蕴体现在什么地方啊?

“北有桂林,南有南宁”——这是广西旅游发展的战略构想。桂林山水,名闻天下;作为首府,南宁坐拥广西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之优势,但要形成区域性国际旅游目的地,则亟需打造一个具有代表性的龙头景区!

大明山的壮语名字叫“Byacwx”,在壮族民间文学中,学者们把大明山译作“岜赤山”(农冠品、曹廷伟,1984;蓝鸿恩,1984),在壮族民间山歌唱本中,一般记作“岜取山”(罗世敏,谢寿球,2006),在壮族师公经书中记作“岜柱山”(莫幼政,2004:14~16)和“岜社山”(张声震,2004:209),其实意思都一样,直译就是壮族祖宗神山、灵山的意思。由于大明山所处的经纬度所至,导致“日中无影”和“日月同辉”这种奇特的自然现象出现,因此被百越民族中的西瓯骆越族裔认为是“宇宙之中心”。在大明山周围的壮族的师公经书中出现的《唱盘古》条目指盘古开天劈地死后化作“岜柱山”(大明山)的五座山峰的神话传说,说明壮族先民把大明山看成是盘古化生神话文化的重要发祥地。大明山是壮族民间传说中最高的山,大明山上的天坪、龙头山等在壮族神话谱系里具有崇高的地位,壮族起源比较早的神话可以在大明山地区找到遗存。另外,大明山下的武鸣马头元龙坡遗址、全苏勉岭遗址、安等秧遗址等是广西历史上最为辉煌的壮族青铜文明时期的重要遗址,其所出土的大量精美的青铜器震惊了历史学界,改变了先秦时代岭南地区是蛮荒之地的传统观点,其学术价值、出土文物的观赏价值都相当高,是丰富的文化旅游资源。大明山正是靠其区内率真纯朴的民族风情、古老神秘的文化遗产和神话传说延续了自己的文脉,其外化为雄奇幽险的自然景观,作为旅游资源不仅具有丰富性和多样性,而且具有独特性和垄断性,符合世界旅游趋势求新、求异、求知的需求,具有很强的文化吸引力和国际市场竞争力,有条件建设成为面向广西、大西南乃至东南亚的旅游胜地。所有这些东西本来就是一个独特的、具有强大旅游吸引力的看头,其神秘的氛围应该是打造大明山景区独特的、强大的旅游吸引力的一级吸引核。可惜规划建设方案没有充分利用这一点。笔者认为大明山景区应该以壮族深厚文化底蕴和多民族文化特色为依托,向世界营销广西、有效传播广西壮族文化。

这个“龙头”,万众瞩目。

5.大明山的旅游规划建设方案其人工雕琢的痕迹过大会大大破坏原先自然纯朴的意境,而急功近利的开发有可能导致大明山地区山体受损,若干年后水源枯竭

大明山,以她不可替代的区位与资源优势,进入了南宁市决策者的视野中——

第一,现在的大明山上正大兴土木,按规划建设方案设定的进行人工雕琢开发建设。其实,把景区建设作为政治任务来完成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就是能加快景区建设;坏处就是如果过于急功近利、急于求成,那么其人工雕琢的痕迹过大会大大破坏原先自然纯朴的意境。旅游开发并不是一味地都要大投资、大开发,更重要的是要有一个好的创意、好的规划。大明山风景区应当再寻找和开发一些更富有原始感的景点和旅游项目,少些人为设计,少些雕琢加工,越原始越好,越是保持自然的原创性和人文的延续性,越是有价值。因为原始并不等同于落后。一般情况下,游客慕名前往一个景点,是向往能见到原汁原味的自然风光的。人工雕琢的旅游在全世界都很泛滥,大明山不应当走这样的路子,应该凭借自身优势推出原生态旅游的概念,其景点开发、项目设计都应当以原生态为核心。

2005年4月8日,刚到任几天的市委书记马飚,几乎是“马不停蹄”地率领着数名干员上到大明山,作了初步考察和调研。

第二,大明山的旅游资源是丰富的,但其生态环境又是脆弱的,要知道大明山是广西重点的水源林自然保护区之一,所谓自然保护区,顾名思义就是一个保护自然的区域。发源于大明山的大小河水共33条,灌溉农田3.2万公顷,如果过度开发,若干年后将可能导致大明山地区水源枯竭。另外大明山也是一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2006年6月19日,大明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收到了《国家林业局关于广西大明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旅游规划的批复》传真件(林护发115号),该《批复》原则同意了《广西大明山自然保护区生态旅游区规划》(2006~2020)。但是该批复件也提出要着眼于可持续发展原则,规划实施中要严格限制和压缩人工设施的规模和数量。

大明山山体长68公里,宽23公里,横跨上林、马山、宾阳、武鸣四县,距南宁市区80公里;北回归线横贯中心,平均海拔1200米,主峰龙头山海拔1760米,为桂中南第一高峰;

有一些网友认为开发大明山要慎之又慎,其想法与笔者是一样的,如风雷电网友认为:大明山是一座神秘的山!开发它,将首先保护好它。从前有座山网友认为:大明山多为落叶层覆盖,山上植物根系较浅,树木生长缓慢,生态脆弱,一旦破坏很难恢复.开发旅游还要顾及水源林保护区的生态保护啊!山下周边几县都受益于此山。大力开发,请慎之又慎啊!另外有一个不留名的网友还提出了一个比较有意思的问题:是不是要把代表现代城市工业文明的工程永久性地骑踏在山头上?

大明山以“雨后晴翠,层峦叠嶂,满目生机”而得名,被誉为“岭南奇山,人间仙境”。由于地形复杂,气候独特,相对温差大,动植物资源丰富等,塑造了其风光无限、多姿多彩的自然景观。“春之岚,夏之瀑,秋之云,冬之雪”是大明山四季景观的缩影……

五、结语

何故仙境人迹杳?只缘曲径盘云间。有人惊呼,这是上天留给壮乡首府的一座宝山!只要政府重视,赶紧把路修好了,大明山完全可以发展成为一处堪比庐山的旅游胜地。

以享受异域文化资源、感知异域文化差异、体验异域文化氛围的文化旅游理念正在成为旅游消费的主流。大明山旅游的开发者应该是明白这一点的。

“这是一个光荣的任务,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罗世敏做人低调,但勇于面对挑战。对于组织的安排,他没有犹豫,也不能犹豫——时间紧迫,市委要求他一个月内作好“进山”的准备。

那么,应该如何开发好大明山的旅游呢?笔者认为要解决好的关键问题就是要回答为什么大明山是壮族民间传说中最高的山?为什么大明山是壮族的祖宗神山?把这个关键的问题回答好,就可以形象的树立了大明山的旅游形象定位“岭南八桂奇山,壮乡人间仙境”这个问题。

古语云:“若要好,问三老”。上任之前,他决定先找一个长老级人物谈谈。

www.11599.com,附记:2007年8月15日,南宁市环境保护局网站公布了一条信息:日前,南宁市环境保护局农冰局长组织监督管理科、市环境监察支队、市环保科研究所等有关科室和部门人员到大明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开展督察工作。现场督察结果表明:大明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旅游开发建设项目在建设过程中对生态环境造成了一定的破坏,生态恢复工作较为迟缓,建筑物与自然环境存在着景观不协调的问题。农局长就此提出了整改要求和建设性的意见。看了这条信息,我的心情就沉重起来了。关心大明山开发的读者诸君你们有什么想法啊?

罗世敏要找的这个人,是年近古稀的罗宾老师。罗宾是一位壮族学者,终身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退休前曾任广西古籍整理办公室负责人。算起来,罗宾还是罗世敏的一个远房叔叔呢。

参考文献:

叔侄两人的这次谈话,因为涉及大明山的天文地理,历史沿革,民风民俗,故事传说,显得有点严肃,甚至有点别扭。在如何提升景区的文化底蕴方面,罗宾向他推荐了一个人:谢寿球。——正是这个人,后来成为大明山龙母文化的主要发现者。

费孝通,1999:费孝通文集:第14卷,北京:群言出版社

几天后,罗世敏以自己的真诚召集了一批各有专长的专家、学者:广西古籍办负责人、民族文化专家罗宾、广西文化旅游策划专家、《左江日报》调研员谢寿球,广西民族报副总编、广西山歌学会副会长陆登……在南湖边的一家咖啡馆,大家“扎堆”讨论、探究大明山的保护开发以及对其人文底蕴的挖掘研究,充满激情地展望着这座壮族圣山美好的未来。接下来,凭着内心抑制不住的热情,他们很快就投入相关的调研活动当中。至于经费呀,报酬呀,似乎都忘了。

乐黛云,2006—07-11:多元化世界的文化自觉,人民日报海外版

“有人说他们都被我说动了,甚至说被我哄住了。”罗世敏坦言,“其实他们和我一样,都深爱着大明山,都有一种历史的使命感。”

俞可平,2002:全球化:西方化还是中国化,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05年“五一”节长假过后,罗世敏与爱人商量,从存折里取了几千元钱,分发各位专家,每人也就600元,算是路费。

黄敏,欧志斌:2005—05-10:大明山旅游开发前景诱人,南宁日报

经过一个多月时间的调研,众多专家从旅游规划、历史文化与民族文化的挖掘等方面提出了许多宝贵的意见,使罗世敏对如何保护开发大明山,如何提升景区的文化内涵,心中有了一个“初稿”。

曾永联,2005-10-12:将大明山打造成岭南奇山人间仙境,广西日报

此时,罗世敏感觉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但任命书还一直没有下来——是什么原因呢?难道市委先前的决策有变?

董平原,2005-10-11:大明山景区总体规划方案通过评审关,南宁晚报

仙人指路

黄敏,2005-10-11:岭南奇山人间仙境——解读大明山景区总体规划方案,南宁日报

就在罗世敏为就任大明山管理局局长之事作充分准备的同时,南宁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们也正在为大明山的保护开发进行调研与讨论。直到有关策略、政策出台后,罗世敏才接到了市委的正式任命文件。

南宁政务信息网,2005-07-06:大明山风景区规划征集方案出炉罗世敏,谢寿球,2006—03:大明山龙母揭秘,南宁:广西民族出版社

这一天,天空一样的蔚蓝,白云一样的轻淡,但时序已从封副书记约他谈话时的暮春移到了南国最为可人的、繁花似锦的初夏。

李松,2006—07-07:原生态——概念背后的文化诉求,光明日报

封副书记握着他的手,语重心长地说:小罗呀,大明山的旅游开发,要坚持“保护中开发,开发中保护”的工作思路,任重而道远啊!另外,市委还要求经过相当程度开发的大明山风景区在2006年国庆节期间向全社会开放,你有信心吗?

蒋明智,2003-12:论悦城龙母传说及其信仰,叶春生:悦城龙母文化,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

罗世敏慎重地回答道:“有上级领导的关怀和支持,有市委、市政府的正确领导,我相信能够按要求完成任务!”

陈金源,2005-01.再论龙母.广西地方志

走进大明山深处,罗世敏感叹着它“高耸千寻侵碧落,横盘百里控邕宾”的磅礴气势,自己又常常陷入深思之中。老家就在大明山脚,他当然知道这座山有多高多大,也知道山中有数不清的珍稀动植物,有天然草坪、峡谷飞瀑,有许多古老神秘的风物传说……可当“保护开发”这一命题摆在面前时,他才发觉,自己对这座“祖宗山”的了解,实在是太少,太浅了。

柏杨,1999-01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他决定把大明山认认真真地走过一遍。

很短的时间里,天坪中心附近的所有旧线路都印遍了他的足迹,也在他的笔记本中留下多个发展规划草案。“勤能补拙,俭可养廉”。认识罗世敏的人,都知道他勤。这个“勤”字,写得刚劲有力,也写出了他人生的精彩之页。

上任之后,罗世敏还对大明山的原有林业站、点作了一次全面的视察,每日都几乎是马不停蹄地奔波着。不到一个月时间,所有的护林站、护林点,都留下了他的足迹。

一个天低云净的月圆之夜,罗世敏站在海拔1560米的大明山飞鹰峰顶上、观日山庄之前,沐浴在乳白色的月光里。此刻的天空银盘悬挂,万里光明,月光下的大明山显得格外清晰而又遥远。山风轻轻拂过他的面颊,也吹在他的心坎上。抬眼望去,但见绵延一百多公里的大明山脉,宛如一条巨龙,游动在银色的世界里。不远处的天坪和爱心草坪,隐隐约约地罩在薄雾里,少女般娴静含羞。脚下的大峡谷,被月光洗涤得纤尘不染,显得特别幽深而空旷。前方的橄榄服务区,灯火点点,仿佛有人提着灯笼,行走在天幕之下、红尘之上的神仙街市。四周围夜景亮色如同被加上了一个超广角镜头,能在一瞬之间即让人尽收眼底。大明山的最高峰——龙头峰,披着一层轻纱,扑朔迷离,让人感到更加神秘莫测。

大明山龙头峰海拔1760.4米,为广西中南部最高峰。龙头峰据称是大明山脉的灵魂之所在,所谓“千里寻龙,于此结穴”,传说中掘尾龙就是把母亲葬在此处的。一个可以考证的奇迹是,历史上发生过的森林火灾,无论大小,一挨近龙头山,就会自行熄灭,再也漫延不起来。由于它的神奇与险峻,一般人对它是既向往又敬畏,就连在山中工作了十几年的老职工,也从未登上龙头峰。罗世敏心头升起一阵阵的热潮——无论如何,一定要去攀登一次龙头峰!

勇攀高峰

2005年11月25日,
在罗世敏带领之下,由副局长农绍岳、黄棉及管理局党政办、规划建设科、旅游发展科、科学研究科、经营开发科等科室、站、所共25人组成,以中青年干部、职工为主力的考察队,赴大明山最高峰龙头山进行考察。

早上八时正,探险队从管理局所在地武鸣县两江镇雷江村分两个组乘汽车出发。第一组由局长罗世敏带队,乘汽车沿大明山山脚经马山至上林县龙山保护区,走过下水源、上水源,然后步行从大明山东南侧攀登;第二组由副局长农绍岳、黄棉带队,乘汽车出两江镇,入马头镇小陆村,从陆上屯走路攀爬大明山脉龙头山的西北侧。

罗世敏的这一组,就要从上水源开始上山时,当过几年兵的向导打量了他一下,笑而不语。罗世敏心里有点儿纳闷,便问组员们有什么问题吗?害怕吗?体壮如牛的组员韦焕荣把胸脯拍得很响:“我在山里十几年,肯定是第一个没问题的。”刚从部队转业的熊润德不服气:“我没在山里呆过,难道就会有问题吗?爬这点山路,总不会比新兵训练更苦吧?”有人悄悄制止他:不要乱讲,这座山是有神灵的。

当他们在越来越陡的山林间走了六七个小时之后,恰恰是韦焕荣和熊润德出了问题:一个抽了筋,不得不拄着拐杖,一步一停;一个磨破了脚趾头,走下坡路时只得屁股先行,慢慢退着走……

在到达距离山顶还有一百多米的一条山沟时,天就快黑了下来,罗世敏只好下令宿营。

攀登龙头峰也有点儿类似于攀登珠穆朗玛峰,珠峰从南坡攀登相对比较容易,从北坡攀登难度就比较大;而大明山龙头峰的攀登难度方位正相反。所以,从武鸣上山那一组,在天黑前就已经到达山顶并安安稳稳地扎寨宿营了。

虽然两组登山队员之间在空间直线上的距离不是太远,甚至大家大一点声讲话都能听得到,但山腰这组想要上到山顶,至少还要攀爬一两个小时。

在冬季高海拔的山野里过夜,寒冷固然是不用说的了,但更令人担心的是野生动物的袭击,所以不得不生起篝火过夜;但又担心睡着了引发山林火灾,必须有人值夜。谁来负责值夜呢?尽管都已经疲惫不堪,但在领导面前,个个都站了出来。

“值夜的事,由我负责。”罗世敏不容大家分辩,立即下达了休息的命令。作为最高领导,他得到最高待遇——一个蛇皮袋——将它套在脚上,有很好的保暖作用。

抽了筋的韦焕荣,喝了四瓶“小二”,此时正躺在火边呼呼大睡,罗世敏最担心他把脚伸到火堆中,所以一直在密切地注意着他的动静,不敢打个瞌睡。

半夜里,野生动物的嚎叫声此起彼伏,有人说是豺狼,有人说是山狗,有人说像金钱豹……山风呼呼吹过,寒意阵阵袭人,大家冻醒后再也睡不着,只好爬起来围着篝火聊天。

罗世敏给大家讲了一个故事:抗美援朝战争中,在一个山沟,我志愿军一个连被美军飞机发现后一阵狂轰烂炸,全连只剩下六个人,而且都不同程度地受了伤。他们满腔悲愤,决心为牺牲的战友报仇。六人齐心协力,将一门迫击炮推上山头,作好对空战的准备。不久,敌机又来了,一声炮响,一击而中,只见一架飞机拖着黑烟载了下来……

罗世敏说:这个故事听起来很平淡,但很真实,我的舅舅就是那六个战士中的一名;战斗结束后,舅舅和他的战友们都不能相信,他们六个人,怎么可能将那门迫击炮推上山头呢?这在平时,至少需要二三十个人呀……

“这个故事,一直在激励着我……”

山上陷入一阵寂静之中。

“好啦,四点钟了,大家继续攀登吧!”

凌晨五点多钟,就在日出之前,他们终于摸着黑手脚并用连攀带爬地上到了龙头山的最峰顶,与另一组人胜利会师。

在龙头山顶观看日出,肯定是人生难得的一次视觉冲击。在这里,人们仿佛站在与地平线同一水平的山巅上,可以观察四周天空的云彩随着太阳的升起而发生奇妙细微的变化;太阳从开始露出橙红的脸盘,到放射出耀眼的光芒,时间不过短短两分钟,但这期间的瞬息万变却让人叹为观止。那是一种怎样的享受啊,每个人都为之欢呼雀跃,所有劳累都一扫而光。

登上最高峰龙头山,展眼朝四面望过去,只见群峰连绵起伏,各个主要山脉均以龙头山为中心,分别向四周散射开去。往东,可鸟瞰上林县城全景,南能清晰看到首府南宁绿城英姿,西南可依稀望到钦州、防城等地。脚下的龙头山犹如一条昂首挺进的巨龙,傲然俯视周围的群山,大有“一览众山小”之感。

两组人马分开后,又各沿着原路下山。下山时,一怕石头滚动伤人,二怕滑倒跌下山崖,三怕收不住脚步冲下陡坡。正所谓“上山容易下山难”,但所有队员都咬牙坚持了下来。

回到山脚时,已经是下午二时。吃饭的时候,向导又一次打量罗世敏说:罗局长,我很佩服你!说真的,一开始,我最担心的人就是你,怕你吃不消;想不到呀,精力最足的人,却是你!

罗世敏笑着说:其实我也很累了,而且我的脚也起泡了,跟大家一样,我也在咬牙坚持呀!

江山宏图

创业的艰辛,难以备述。

府雷二级公路的规划建设是大明山保护开发大会战的第一个重大战役。此前,罗世敏专门组织了一个探路小组,在南宁市委封家骧副书记的带领之下,艰难地行走在被称为“蚂蝗山”的小明山路径上。时值春末夏初季节,阴湿的山地里山蚂蝗特别多,行人一走过,它们就会立马醒来,敏捷地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弹跳而去,人们便在不知不觉之中被叮上。这些咬不死人吓死人的东西,个子不大,却极有“韧性”——一旦咬上就死也不松口,直到吃饱喝足。有一次,小组里年轻的女同胞葛玉铃,两条腿被七八条山蚂蝗叮咬,怎么扯都扯不脱,没办法,只好用镰刀来刮、割……这段路程,罗世敏带领着一帮人,来来回回地走了好几次,几乎每个人被山蚂蟥咬过,直到最终把公路线路给定了下来。

大明山有两个主要的大峡谷,一个是橄榄大峡谷,一个是龙母大峡谷,而最不为世人所知的就是二十几公里长的龙母大峡谷。只听说过龙母大峡谷里的山泉水是大明山中最为清澈明亮的,但由于无路可走,大多数职工都没有去过。

在这条流水潺潺、古树攀藤、鸟歌蝉唱的大峡谷里,罗世敏带领的专家小组,为新的发现而兴奋不已,同时也历尽了艰险。有些地段,又险又陡,大家就用绳子绑腰,互相提携牵拉而上;有些沟壑,无法通过,只好架上梯子,一个个爬过去。

到半山腰的时候,走在最前面的罗世敏猛然停下脚步:“不好,前面有地王蜂!大家原地蹲下,不要大声说话!”只见几只暗黄色的地王蜂,侦察机般在前方不远处嗡嗡嗡地飞舞着,不一会儿,更多的地王蜂接到“警报”,正从巢穴里飞出,眼看就要对人群发动攻击。情况危急,逃避已来不及,怎么办?一旦遭到蜂群叮咬,后果将不堪设想!这些地王蜂,毒性极烈,踩到蜂窝的水牛,十有八九被它们活活蜇死。

罗世敏急中生智,他沉着地打开手中的雨伞,挡住前面,并挥手示意大家从原路后退。

地王蜂把雨伞当成了攻击的目标。躲在雨伞后面的罗世敏,听到一阵阵叮叮咚咚的撞击声,不免心惊肉跳。几分钟后,大家都退到了安全地带,罗世敏这才慢慢地后退。

对这群大明山的“地主”,他们惹不起还是躲得起的——大家只好绕道前行了。

吃一堑,长一智。那次经历之后,在罗世敏的随身口袋里,经常带有解毒药、蛇药、跌打药等应急药物。

那天,他们一行人从早上出发,直到下午三点多钟才到达山上的朝阳保护站,个个都饿得说不出话来。保护站的职工已经准备了饭菜等候多时,大家一坐到饭桌旁,再也顾不了往日的斯文,个个狼吞虎咽。一位老专家,甚至来不及拿筷子,伸手抓了一块红烧猪肉……

如今,在他们爬过的这条峡谷中,已经开辟出一条4.5公里长的步行游道,成为大明山“朝圣之旅”最为引人入胜的观光路段。有专家测定,在全国的景区中,这条游道可谓是一条不可多得的黄金线路。

名山添彩

在坚定不移地执行着市委制定的方针,努力实施着对大明山的保护与开发同步进行的同时,罗世敏从一个不同的角度出发,主持开发了大明山尚未为世人所熟悉的另一个层面——人文内容与文化含金量。

没有文化底蕴的旅游景区,是不完整的旅游景区,是缺乏生命力与历史生存空间的,是没有发展活力更没有永恒魅力的。

有人说,大明山上找不到人文的东西。此话初听起来似乎有一定的道理。但是,如许恢宏巍峨的一座大明山,难道真的就从来没有留下过任何一点稍具人文内容的历史痕迹吗?罗世敏怎么样也不相信。

白天,罗世敏在办公室与景区间来回奔波,与领导、专家、同事们商量游道亭台的建设,晚上回到家,已是身心俱惫,却还要逼着自己翻阅书桌上那一大堆民族文化研究方面的书籍,苦苦思索着有关大明山的民风民俗,寻觅大明山文化与旅游的最佳切入点。提起这两年的高强度工作,罗世敏感慨良久:“都知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但很多事情都在急等着,根本就停不下来,只好拼了。可以说,这两年间我没有几天是睡够六个小时的,以前的午休习惯,只能偶尔在车上打个盹。”

有一天下午,罗世敏在车上打了个盹,刚来的司机就走错了路——本来是要去区旅游局的,却不得不上了厢竹立交桥。他只好对同车的谢寿球说:“再拐回头,人家也该下班了,我们还是到宣传部休息一下,喝杯茶吧。”

当时,罗世敏一身多职,还未卸下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一职。在办公室门口,他们遇见了原郊区区长助理、现在市政局任职的陆彦明。自郊区撤销之后,各奔前程,如今时过境迁,久别重逢,两位老搭档紧紧地握手。陆彦明说,今天出来办事,顺路来看看老领导,听说你就要去当“山大王”了……

罗世敏告诉陆彦明:“这几天我和谢寿球老师正在寻访一个文化遗址。根据文献记载,在大明山脚曾经有一个很大的神庙,但具体在哪个位置,我和谢老师走了很多地方,问了很多人,都没有个结果。你听说过这个地方吗?”

“何止听说!”陆彦明说。“我小的时候就在那玩耍过的,它就在我老家——武鸣县马头乡全曾村的庙口屯。明天我可以带你们去看看……”

“哎呀,哎呀!”一边的谢寿球兴奋不已。“真是妙到家了,妙到家了。”

“走!”罗世敏站起来,“找个地方,喝两杯!”

后经专家考查,位于马头镇全曾村庙口屯的大明山庙是环大明山地区历史上最大最古老的壮族龙母庙,也是广西有文物遗存的最古老的龙母庙。这一发现,为大明山的民族历史文化研究与利用添上了浓重的一笔。

古人云:“吾尝终日而思焉,不如须臾之所学也。”罗世敏明白这个道理,更从中引伸出“行动胜于冥想”的哲理。很快地,他利用各种关系,找到了中央民族大学的原副校长、博士生导师梁庭望教授——由他领衔组织成立了大明山专家顾问团,成员包括覃圣敏、郑超雄、谢寿球等十多人,开始了对大明山民族历史文化的挖掘与研究。

按照市委马飚书记关于大明山地区旅游资源保护与开发“要注意挖掘自然景观、人文景观、历史遗址、民族风情、自然奥秘,挖掘出景区、景点的文化内涵、历史内涵、民族内涵”的工作意见,从2006年起,在罗世敏的大力倡导下,大明山管委会在积极开展旅游基础设施建设的同时,高度重视对旅游圈文化资源的挖掘与研究,多次组织专家、学者举行专题研讨、开展文化调研活动,取得了重大的研究成果:论证了大明山地区是龙母文化发祥地、骆越古国的中心和骆越古国最早的都城所在地的观点。这些研究成果被权威专家称为2006年中国壮学研究最引人注目的成果,引起了学术界及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和广泛关注。国务院新闻办、中国社会科学院边疆史地研究中心特别组织了专家组前来进行专题考察,对研究成果给予了充分肯定,并决定争取在国家层面加强对骆越古都文化的深度研究和对外宣传;中央民族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已在大明山分别建立研究基地。

难得的是,在繁忙的行政管理工作之余,罗世敏还坚持参与文化调研活动,并写出了多篇有独立见解的研究文章,先后主编出版了《神奇大明山》、《大明山龙母文化揭密》、《骆越古国历史文化研究》等三部书;撰写了《骆越养生大明山》、《回归绿缘》等科研专著。

这一切的一切,充分论证了环大明山地区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为大明山的文化旅游开发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明山新貌

罗世敏和他带领的大明山人创造了大明山新世代的奇迹。经过一年多时间的艰苦努力,他们按照国家林业局批复的规划要求和市委、市政府的工作部署,在区、市及有关部门领导的关心和支持下,至2006年,便完成了工程投资约30071万元,各项旅游基础设施建设均取得了显著成果:

大明山旅游专用道通车。该专用道从都南高速公路府城出口处至大明山入口服务区,全长约19公里,按二级公路标准建设,于2006年10月建成通车。专用道的建成使得从南宁市区到大明山的车程由原来的2个多小时缩短至1个小时,为环大明山地区形成一小时旅游圈创造了条件。

大门区主体工程交付使用。大门区是游客上下山时停留的主要区域,是公众休闲活动和举行大型文艺表演、可容纳8000人同时进行各种群众文化娱乐活动的理想场所,同时也能满足景区实施服务管理功能的需要。该工程包括景区大门、上山公路、前后广场、广场环道、排水明渠、生态停车场等等。

上山公路安保工程完工。该工程将原上山公路(全长32.5公里)采取局部裁弯取直,并设置各类安全警示标志,在危险路段和靠近边坡处设置防护墩、防护栏、防护墙及防滑标线等,已于2006年9月全部完工。

游道及观景亭台初步完善。该项目共建有可向游客开放的揽胜之旅、神奇之旅、养生之旅、休闲之旅、仙境之旅等5条线路,以及正待进一步完善的、即将向游客开放的有朝圣之旅、探秘之旅、临崖之旅等3条游道,还有沿线的41个观景亭台。

景区停车场建成。景区内已建成的较大的停车场有:灯笼花苑停车场、观雪亭停车场、冰凌雾松停车场、龙亭停车场、云龙佛光停车场、天坪服务区停车场、养生之旅停车场、爱心草坪停车场、龙母文化园停车场、飞鹰峰停车场等,共可容纳1000多辆小车停放。

景区生态厕所设置完备。目前已在山上各景点设置生态厕所34座,加上景区原有或新建的固定厕所,可满足所有游客之需。

天坪广场启用。天坪广场可容纳5000—6000人活动,是天坪服务区未来最大的饮食、游乐、购物场所。广场内还建有一个露天大舞台,可供歌舞、风情表演之用。

气象、通信、供水、供电等设施开通。目前景区内已建有气象观测站、自来水净化、高压变电等设施,供水供电可保障游客需要;已开通程控电话、移动电话、宽带上网。

食宿条件完备。目前山上可供游客食宿的有明顶山庄、龙腾楼、大明山宾馆、观日山庄等,共有床位500多个,可同时容纳1000多人就餐。

……

万事开头难,创业的艰辛难以备述,用专家顾问郑超雄的话说,大明山的保护开发建设,是“饿马拉重车”,“一年干了三年的活”!作为领军人,罗世敏以“初恋般的热情、战斗般的激情、宗教般的虔诚”励已励人,带领他的同事,为保护大明山,建设大明山付出了无数的心血,成败得失,自有青山作证。

一肩霜月

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包括冰灾气候的影响,直到2008年4月30日——距2006年4月30日对外封山那一天,正好是两周年——大明山景区才宣布正式对外开放。

这一天晚上,在送走了前来庆贺的领导嘉宾之后,他独自一人登上飞鹰峰,坐在仙镜亭上,回想这两年多时间走过的艰难,不由得感慨万千,悲欢苦乐一齐涌上心头……

三年前,刚到任的时候,就有朋友说他笨,笑他傻:“都一个正处级干部了,还爬到大明山上去穷折腾干什么嘛?每天山上山下沟里沟外的,又苦又累,何苦来?”

但他从不言悔。在内心深处,他已经爱上了这座大山,爱上了山上的一草一木,沟沟岭岭,也听惯了林间的鸟叫虫鸣。

两三年间,为大明山大大小小的事务,他没日没夜地操劳,人变得又黑又瘦。每当某项工作有所进展,他都会高兴得像个小孩般,所有的苦和累,都会在与同事们的谈笑声中化为乌有。

旅游专用道路修通了,新的大门建好了,上山公路安保工程竣工了,山上有了星级宾馆,景区内开辟了8条游道、100多个观景点,所有这一切,都凝聚着他的一份血汗,也熔入了他内心永久的喜悦。

与此同时,保护工作非但未受影响,而且加强了人力和财力上的投入,使之逐渐地走上正规化、科学化,GFE项目实施三年多,如今已初见成效,基本实现了“开发中保护”的目标。他永远不会忘记自己说过的话:如果因为开发旅游而破坏了自然环境,那我就成了大明山的罪人了。

他想起由于工作上的问题而被批评、指责时,内心的委屈与无助,也想起区市首长乃至国家领导人上山视察时的鼓励与赞扬,对他来说,那是比获得金钱和物质享受更为珍贵的奖赏啊。2006年,他被市委评为“改革开放创新先进个人”,获得600元奖金。时值“六一”儿童节,他把奖金全部捐给了孤儿学校。

说到钱,罗世敏还在宣传部常务副部长的位子上时,月工资二三千元,到了大明山工作后不久,市委同意他不再担任宣传部常务副部长职务,他的工资几乎降了一半,扣七扣八,有时候到手还不足千元,最少的一个月,竟然只有600多元,弄得他爱人都产生了误解——钱都到哪儿去了?是不是拿去打水漂了?罗世敏笑着说:银行卡都在你手上,能花到哪里去呢?市长林国强也知道这种情况,有一次在大明山上视察时就曾拍着他的肩膀笑着说:小罗呀,这工资里少了的部分,暂时没办法解决,山上负离子含量特别高,你天天免费享受,也算是补回来了……

罗世敏是一个乐观主义者,他坚信:天道酬勤,付出必有回报;等到旅游搞起来了,一切都会好起来。

保护开发大明山,是造福子孙的千秋伟业。

如今,大明山这颗北回归线上的绿色明珠,正焕发出迷人的光彩,吸引着八方游客。

夜深了,在海拔1560米的飞鹰峰上,罗世敏遥望星光下云遮雾罩的龙头峰,心中的潮水,依然像初上大明山时的汹涌澎湃。他掏出手机,在屏幕上写下了流自心底的诗句:

可以告诉滔滔泠泠的澄澈溪水

可以告诉湛湛柔柔的清浅河汉

有一颗赤诚的心

烙印在大明山的群峰顶

有一柄犀利的剑

长倚着南天下的最高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