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遗址:揭秘海南史前生活

图片 12

日前,海南省文化广电出版体育厅召开上半年工作总结分析会,全面摸清海南省文物资源基本状况。根据普查,海南省不可移动文物4274处,其中水下文化遗产136处,居全国之首。三亚英墩、陵水桥山、莲子湾遗址的考古发掘,获评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填补了海南史前考古的诸多空白,揭开了岛屿古人史前生活的神秘面纱。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史前研究室主任、华南队队长傅宪国说,三亚英墩、陵水桥山、莲子湾遗址的考古发掘,获得了丰富的文化及自然遗存,为全面认识海南新石器时代文化面貌与性质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首先,第一次建立起“英墩文化遗存”(距今6000至5500年间)—“莲子湾文化遗存”—“桥山文化遗存”(距今3500至3000年)
的基本年代框架,为构建海南东南沿海地区史前考古学文化编年与谱系提供了重要的关键证据。
同时,陵水县桥山遗址出土了海南首座史前墓葬,并出土人类遗骸,将为研究海南先民的体质特征、DNA信息等提供支持。
更重要的是,海南岛既关联大陆文化,又有独特的岛屿文化,海南岛的新发现对于华南沿海地区、乃至整个南太平洋地区的史前考古具有重要意义,为南岛语族渊源的探讨提供了科学支撑。
三伏天里,海南省陵水黎族自治县的气温并不算高。过了分界洲岛,即是热带气候,最高不过35℃。
驶过种满椰子树和扶桑花的高速公路,转入乡间小道,数公里后即到三才镇的桥山遗址。
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博士后刘业沣在现场,带领记者辨别方位。“你看,遗址的西边、北边有很多树木,以前是条淡水河,自西蜿蜒向北;东南方位外面有海,名为桐栖港,其实是一处潟湖。”刘业沣一边走在天然沙石铺就的坑洼小路上,一边讲解:“现在,我们走的这条沙石路由南向北延伸,把遗址划分为东、西两部分,东边I区种的是芒果树,西边Ⅱ区则是西瓜地。”
“右手一个芒果,左手一只西瓜,你们的工地可真幸福呀!”记者惊呼。
刘业沣不禁哑然失笑。他说,海南考古的实地发掘一般是每年12月至次年5月,从6月至11月大多不在现场,而是在基地整理、研究文物,因为天气闷热、降水又多,雨季发掘容易造成对遗址的二次破坏。
“年关到现场发掘的确舒服,看着芒果、西瓜开花、结果、果实一天天长大,闻着花香果香感觉很不错的。偶尔,村民还会现摘一些熟了的芒果、西瓜给我们吃。”他说,“不过,开春以后,气温升高就难过了,日头太毒、沙子太烫,整日在‘碳烤’和‘桑拿’模式之间切换。届时,我们不得不早上六七点上工、九十点下工,下午4点以后再进工地……”
桥山遗址 婴儿脚模或与特殊活动有关
四年前,2012年3月,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与海南省博物馆
(海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联合在海南岛开展田野考古工作。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史前研究室主任、华南队队长傅宪国,担任该项目的负责人。
陵水县大港村遗址,1957年文物普查时就已发现、后来列为海南省级文保单位,当仁不让地成为联合考古队的重点关注对象之一。没想,几十年后,复查时,联合考古队在大港遗址南约一公里处新发现了桥山遗址。自那以后,一发不可收拾,2012年12月至今,联合考古队先后发掘了陵水县桥山、莲子湾以及三亚市英墩三处遗址,并发现了陵水岗山、走风等30余处史前遗址。
站在芒果地的断面旁,刘业沣说:“我们看看地层吧。”
单从地层来说,桥山遗址堆积可分为3层。其中,第1层为现代耕土层。第2层为黄色沙土层。第3层要分两层,层面
(编号为③S,S即Surface,是“表面”的意思)
为活动面,其上大面积密集分布陶器、石器等遗物;其下是文化层,黄褐色沙土,结构稍紧,出土陶器和石器。第4层及以下为生土。
记者好奇,为什么第3层地层要分两层,却都叫第3层?
刘业沣解释道,桥山遗址第3层层面是一种独立的特殊堆积单位或埋藏景况。
“在大型剖面上看,第3层层面有的地方大面积紧密分布遗物,最厚处可达20~30厘米,彼此几无空隙,又相互层压;而在稀薄的地方,几乎没有厚度,从平面上看又有陶片。我们将第3层层面特别标注了③S,内陆没有先例,在境内尚属首次,也算海南的岛屿特色吧。”他说,层面所出遗物以陶容器为主,偶见陶纺轮,形如算盘珠,中有小孔
(也有专家称之网坠,适用于渔网)
等。神奇的是,部分陶片常见有因风化所致的脱皮、磨损等现象。“我们推测,这些器物是古人出于某种目的露天放置在这里,可能是某种特殊活动的遗留。”图片 1婴儿左脚陶模,十分可爱。(除说明外,均本报记者付鑫鑫摄)
在陵水考古研究基地的标本室里,记者见到了一件“宝贝”———婴儿左脚陶模,模宽约5厘米,脚模中五指痕迹鲜明,脚掌宽度与刚出生的婴儿相当,俏皮又袖珍。
“脚模显然是古人有意为之,至于婴儿是不是宗教信仰里面的转世灵童,脚模是用于祭祀还是纪念,我们无从得知,有待将来揭晓谜底。”刘业沣说,③S的出现对探讨海南古代人类的行为模式具有重要意义。而海南史前首座墓葬的发现,让联合考古队欣喜若狂。
刘业沣至今仍难掩兴奋地说:“墓葬平面略呈圆角长方形,长约130厘米、宽约50厘米、残深约5厘米。正式发掘时,最先清理出来人的颅骨;一步步往下清理,骨盆那片没了,但沙子明显发黑,应该是骨头化进去了;到了小腿,又发现有胫骨。”
整个墓葬没有发现随葬品,却有八个柱洞环绕四周,推测柱洞与墓葬为共生关系,墓葬上原本应该有建筑。图片 2
桥山遗址史前墓葬,周围有8个柱洞。
“柱洞内部黄色的柱心堆积和周围白色的填土堆积,白中有黄,我们称之为‘鸡蛋’。”刘业沣笑着说,如今,墓葬已被整体装箱套取,运到北京做技术分析。未来是否有可能出现墓葬区,尚不好预测。但可以肯定的是,桥山遗址是海南地区迄今发现最大的史前遗址,其堆积之丰厚、遗物之丰富、保存之完好在整个华南地区都极为罕见。
莲子湾遗址 鱼脊椎骨揭示先民闯海能力
从地理位置上看,海南东南沿海地区,主要包括海南省万宁市、陵水黎族自治县、三亚市东部海岸地带。这片区域属于砂质海岸地貌,常年受潮汐、风浪影响,形成多个潟湖、海湾等相对独立又相互交通的地理小单元。各地理单元内,海生、陆生生物资源丰富,颇适于古人繁衍生息。
今年刚从河南大学毕业的杨斌是海南儋州人。在内陆学了四年考古专业,他对海岸旁的莲子湾遗址感觉特别新奇。
莲子湾遗址地处陵水县黎安镇大墩村西南约3.5公里,位于南湾岭和尖岭相夹的沙堤上。若不是学长告知,莲子湾遗址以东,有淡水河流经过。初来乍到的杨斌很难想象,在莲子湾沙堤内侧的金椰子树下,居然会有如此多文物。
记者在现场看到,矮小如灌木的金椰子树种在白色沙地里,间距相当开阔。其间,长满绿色藤蔓植物的方形、长条区域就是考古工作人员此前发掘、现在回填的地点。因上世纪90年代和现今两次洗砂作业影响,莲子湾遗址受到一定程度的破坏。很多陶片散落在遗址地表,隆起的沙堤上,红色或者橙黄的陶片俯拾皆是。图片 3
圈足盘,胎体最薄处仅2毫米。 在标本室里,记者见到了修复好的圈足盘
,上下圆口中间有一层隔断,敞口与圈足大体相当,胎体较薄,最薄处仅2毫米。据说,这种器型的具体用途有待考证,但其造型别致,十分罕见。
“还有,这个尊,是不是很像现在用的酒杯?
这些双肩石器也很漂亮,每个地方都打磨得非常精致。”杨斌在标本室里如数家珍。图片 4
陶体腹部一带有明显的细绳纹。
此外,莲子湾遗址还出土了鱼纲、腹足纲、瓣鳃纲、甲壳纲、珊瑚虫纲、爬行纲、鸟纲、哺乳纲等60余种动物的遗骸。
中国社科院考古所技工马刚刚是个90后,来陵水基地一年多。老家在陕西榆林的他说,莲子湾出土的鱼类脊椎骨,直径很粗,大约有7-8厘米。
“生平第一次看见这么大的鱼骨头,脊椎骨都断成一节节了,如果只是一条鱼的脊椎骨,那还原出来,这条鱼肯定大得‘吓死宝宝’了。如果是好些鱼的脊椎骨拢在一起,可以说明古人捕鱼能力、航海水平惊人啊。”马刚刚说,“还有海生哺乳类动物的肋骨,发现的残长就有10余厘米,直径能有三四厘米,具体是什么鱼现在还不知道,有待后续的DNA分析。有了这些动物遗骨和少量人骨遗骸,我们就可以推测史前古人的生产、生活场景,瞬间穿越时空,有没有?”
令马刚刚颇有成就感的是,现在,他也学会了如何判定遗址的大体位置。以莲子湾和英墩为例:遗址的范围,多数靠近大海和淡水。假设以沙堤为正弦曲线的波峰来看,外侧波谷濒临大海,内侧波谷面向潟湖,遗址通常位于沙堤的内侧,低于沙堤、高于潟湖的半山腰位置。“按照这个办法在这边找遗址,八九不离十。”人高马大的马刚刚音量不高,自信满满。
英墩遗址 蝾螺厣、鱼骨串饰反映史前生活
英墩遗址,位于三亚市海棠区江林村东约1.5公里,地处海棠湾沿岸沙堤旁。因此前疏通河道及修路,遗址略受破坏,目前现存南北长约300米、东西宽约50米,面积约15000平方米。在现场,记者见到了丰厚的贝壳堆积,约有40厘米。
图片 5英墩遗址丰厚的贝壳堆积,厚约40厘米,现场用特殊胶水和塑料膜加固保护。
“这么厚的贝壳堆积,其实就是古人吃剩的食物残留。”刘业沣很羡慕古代的渔民生活,他说,“在海棠湾这里,有开阔的潮间带,古人不需要花很大力气去捕捞食物,只要等大海退潮时,去潮间带挖些海螺、贝类就足够吃上好几天。不远处有淡水河流,水源充足;更远的地方,你看见的山上以前是原始森林,可以打猎,完全衣食无忧、吃喝不愁,很惬意的。”
距离贝壳堆积几十米,联合考古队还发现了一处房址。由于西边的沙地已经坍塌,剩下的大半,有三边柱洞,中部还有一个大柱洞,估计是中心柱。在房址内,发现有灰烬和碳颗粒,推测可能是古人在房间内用火留下的。
“房址面积约50平方米,还原之后,应该类似于现在的窝棚吧……”刘业沣自嘲地说,考古就是挖古人的垃圾堆,有关海南的史前卷宗几乎为零,所以,他们这是“摸着石头过河”,边挖边看。
在基地的标本室,记者还见到了英墩出土的蝾螺厣
,直径约10厘米、厚约1.5厘米,一面平滑,一面为弧形凸起。图片 6
英墩遗址出土的蝾螺厣大如手掌。
蝾螺厣刚采集回来时,考古队员不知道是什么。后来,询问了当地朋友,方知是蝾螺厣。
“一开始,我不太相信,哪有这么厚的螺厣?
后来,和朋友一起吃饭,遇到了小的蝾螺,仔细对比才发现,那么大一个厚片果然是蝾螺厣,凸起的一面向外,平整的一面向内,连接螺的软体组织。”刘业沣说。
图片 7鱼脊椎骨穿孔连缀成串的饰品。
同时,考古队员在英墩遗址还发现了鱼骨串饰,由鱼脊椎骨穿孔连缀成串,质地细腻饱满,大小颗粒均匀,推测为项链或手链等装饰品。另有大型动物头骨出土,前段有锯齿,疑似海豚等大型海生哺乳类动物。
刘业沣补充道,英墩、莲子湾、桥山三遗址的地层叠压关系及文化内涵表明,目前,以英墩遗址为支点或桥梁,可初步构建起海南东南沿海地区基本的年代框架———首次建立起“英墩文化遗存”—“莲子湾文化遗存”—“桥山文化遗存”的基本年代框架,为构建海南东南沿海地区史前考古学文化编年与谱系提供了关键证据。英墩、莲子湾、桥山遗址的发掘,为后续30多处遗址及以后海南的史前遗址断代确立了大体的参照标准。“不过,这个基本框架尚存在不少缺环,仍有待更深入、全面的考古调查、发掘与研究来补充完善,可能一辈子都做不完吧。”他说。(原文刊于:《文汇报》2016年8月14日第8版)

自2012年3月始,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与海南省博物馆联合在海南岛开展田野考古调查工作。2012年12月至今先后发掘了陵水县桥山、莲子湾以及三亚市英墩三处史前遗址,并对万宁、陵水至三亚三市沿海地区开展田野考古调查,发现了陵水岗山、走风等30余处史前遗址,取得了重要的学术成果。根据上述英墩、莲子湾、桥山等遗址的地层叠压关系及出土遗物特征,可初步建立起海南东南部沿海地区史前文化的基本发展框架,填补了该区域史前考古的多项空白。图片 8桥山遗址第3层层面
英墩遗址位于三亚市海棠区江林村东约1.5公里,地处海棠湾沿岸沙坝南部,东距海岸线约280米,西濒铁炉港。沙堤以西有大片低地,原应系潟湖,后干涸成陆。因疏通河道及修路,对遗址略有破坏。遗址现存南北长约300米、东西宽约50米,面积约15000平方米。英墩遗址存在丰厚的贝壳堆积,且出土遗物丰富,在海南岛乃至华南地区极为罕见。遗址堆积大致可分为早、晚两期。早期堆积出土夹粗砂的平底盘形釜以及夹细砂的罐、钵、杯等遗物。其中平底盘形釜器形硕大、制作粗犷,敞口、浅腹、平底,口径一般在40厘米左右,最大者可达44厘米,系英墩遗存的典型器物,亦为海南新发现的文化遗存。此类器物器表多有烟熏痕迹,其功能应系用作炊具。另外尚出土有双肩石器和骨器等。晚期堆积出土磨光红衣陶片,陶质较硬、火候较高、制作精美、打磨精致,可辨器形有卷沿罐等,与陵水莲子湾遗址及桥山遗址第3层出土器物相近。图片 9英墩遗址贝壳堆积
莲子湾遗址位于陵水县黎安镇大墩村西南约3.5公里,地处南湾岭和尖岭相夹的沙堤之上,沙堤以内有低地,原应为潟湖。遗址西南面向大海,东北可望六量岭,遗址东侧有淡水河流经。遗址出土遗物丰富,陶器分夹粗砂褐陶与磨光红、红褐、黄、白衣泥质陶两系。夹粗砂红褐陶胎甚厚,器型多为平底盘形釜;磨光泥质陶胎较薄,器型有折沿罐、卷沿罐、尊、钵、碗等。出大量双肩石器。另外,也有大量水陆生动物遗骸发现。莲子湾遗址遗物与英墩遗址晚期及桥山遗址第3层所出遗物相当。
桥山遗址位于海南省陵水黎族自治县新村镇桐海村北约2公里,北距三才镇港演行政村大港自然村约1公里,地处桐栖港的西北岸,遗址西部有淡水河流经,系一处潟湖沿岸的沙丘遗址。遗址所在沙丘被田间小路及冲沟分为东、西两部分,西部主要种植西瓜,面积约50000平方米。遗址保存状况良好,为海南地区迄今发现最大的史前遗址之一,其堆积之丰厚、遗物之丰富、保存之完好在整个华南地区都极为罕见。图片 10英墩遗址出土盘形釜
遗址堆积可分为3层。其中,第一层为现代耕土层;第2层为黄色沙土层,出土少量陶片;第3层层面为活动面,其上大面积密集分布陶器、石器等遗物;第3层系文化层,黄褐色沙土,结构稍紧,出土陶器和石器;第4层及以下为生土。
桥山遗址第3层层面是一种独立的特殊堆积单位或埋藏景况,与第3层可明确区分。第3层层面遗物大面积紧密分布,最厚处达20~30厘米,彼此几无空隙,同时又相互层压,所出遗物以陶容器为主,偶见陶纺轮、石器等。常见有胎较厚的罐或罐形釜口沿,完整地置于第3层层面。常见钵形釜和带扭盖相互叠压而共出,这两种器物一般器壁较薄,因常年受地层覆盖而压平破碎,往往多层相叠于第3层层面。陶器以夹砂红褐陶为主,陶质较疏松,火候较低,器型见釜、盘口罐、凹沿罐等,另出算珠形陶纺轮、梯形石斧、锛等。图片 11莲子湾遗址出土双肩石器
第3层层面文化遗物大面积密集分布的情况鲜见于其他地区,应是古人某种特殊活动的遗留,对探讨海南古代人类的行为模式具有重要意义。
第3层出土磨光红衣陶片、夹粗砂红褐陶及双肩石器等遗物,与第3层层面所出遗物有所不同,应属于不同的考古学文化。但第3层所出遗物则与莲子湾遗址和英墩晚期所出遗物相近。
发现墓葬1座。位于I区,开口于第2层下。平面略呈圆角长方形,长约130厘米,宽约50厘米,残深约5厘米。填土略呈灰黄色,夹杂灰白色细砂,土色较杂。墓内出有头骨残片和部分胫骨,保存状况较差。头朝西南,面向不详,直肢葬。未见随葬品出土,填土中出有细碎的夹砂红陶片,与第3层层面所出相同。M1四周环绕着八个柱洞,柱洞之间的距离基本相等,柱洞填土为灰白色细砂,柱子所在的中心部分为灰黄色细砂,柱洞内未见文化遗物。推测柱洞与墓葬共生,墓葬之上原似应有建筑。图片 12桥山遗址第3层层面出土钵形釜
以往,海南考古的基础相对薄弱,学界对海南史前遗存知之甚少。通过在海南东南部沿海地区的考古调查和发掘,发现了英墩、莲子湾、桥山三种全新的、文化内涵有异的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存,并获得了丰富的文化及自然遗物,填补了海南史前考古的诸多空白。
英墩、莲子湾、桥山三遗址的地层叠压关系及文化内涵表明,目前以英墩遗址为支点或桥梁,可初步构建起海南东南部沿海地区基本的年代框架。英墩遗址的重要性体现在:第一,发现了一种全新的史前文化遗存;第二,发现了陵水莲子湾文化遗存晚于英墩早期文化遗存的地层叠压关系。而在陵水桥山遗址则存在莲子湾文化遗存早于桥山文化遗存的明确的地层证据。如此就首次建立起“英墩早期文化遗存”→“莲子湾文化遗存”→“桥山文化遗存”的基本年代框架,为构建海南东南部沿海地区史前考古学文化编年与谱系提供了关键证据。
同时,桥山遗址出土了海南首座史前墓葬,并出土人类骨骸,将为研究海南先民的体质特征、DNA信息等提供支持。英墩和莲子湾遗址出土了丰富的贝壳等水陆生动物遗存,为了解当时的自然环境及人类生计方式提供了重要资料。
(作者单位:傅宪国 王明忠 刘业沣 付永旭 寿嘉琪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海南省博物馆 ; 原文刊于:《中国文物报》2016年1月15日第8版 )

发布时间: 2016/5/19 8:26:43 被阅览数: 次
考古专家:3处遗址填补海南史前考古诸多空白,桥山遗址发现墓葬
3000年前的“海南人”长啥样? 英墩遗址贝壳堆积
海南特区报讯16日,2015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在北京揭晓,海南东南部沿海地区新石器时代遗存入围。该项遗存意义非凡,填补海南史前考古诸多空白,引起广泛关注。那么,海南东南部沿海地区新石器时代遗存到底是什么?考古专家们是如何挖掘遗存的?昨日,海南特区报记者前往遗存现场一探究竟,并采访了有关专家,请他们为大家揭开“庐山真面目”,讲述考古背后的故事。
过程 2012年底起挖掘3处遗址
海南东南部沿海地区新石器时代遗存是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与海南省博物馆(海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开展的项目。
据负责现场考古发掘工作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博士后刘业沣介绍,2012年,海南东南部沿海地区新石器时代遗存项目的考古工作就已经开展。2012年3月始,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与海南省博物馆(海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在海南岛开展田野考古调查工作。2012年12月至今,先后发掘了陵水桥山、莲子湾以及三亚英墩三处遗址,并对万宁、陵水到三市沿海地区开展田野考古调查,发现了陵水岗山、走风等30余处遗址。
刘业沣介绍,关于桥山、莲子湾以及英墩三处遗址测年份的数据还没出来,但是经过大概估算,英墩遗址距今已有6000年左右,莲子湾遗址距今有5000年左右,桥山遗址距今3000年左右。“我们发现的时候,有些遗址已经受到了破坏,可以说我们进行的是抢救性的发掘。”刘业沣说,目前,该项目的考古工作还在继续,目前挖掘的文物仍作为史料在研究,等考古工作结束,这些文物将进行展览,与大家见面。
揭秘 英墩遗址距今6000年左右 位于三亚市海棠区江林村东约1.5公里处
出土平底盘形釜器罐、钵、杯等遗物
刘业沣等考古专家们在海南东南部沿海地区到底发现、挖掘了怎样的遗存?记者进行了详细了解。
英墩遗址位于三亚市海棠区江林村东约1.5公里处,地处海棠湾沿岸沙坝南部,东距海岸线约280米,西濒铁炉港。遗址现存南北长约300米、东西宽约50米,面积约15000平方米。
英墩遗址存在丰厚的贝壳堆积,且出土遗物丰富。遗址堆积大致可分为早、晚两期。早期堆积出土夹粗砂的平底盘形釜以及夹细砂的罐、钵、杯等遗物。其中平底盘形釜器形较大,口径一般为40厘米左右,系英墩遗存的典型器物。此类器物表面多有烟熏痕迹,应系炊具。另外还发现双肩石器和骨器等。晚期堆积出土磨光红衣陶片,陶质较硬,烧制火候较高,打磨精致,可辨器形有卷沿罐等。
桥山遗址距今3000年左右 位于陵水黎族自治县新村镇桐海村北约2公里处
遗物之丰富华南地区罕见发现墓葬1座
在3大遗址中,桥山遗址是考古队们最先发现和挖掘的遗址。该遗址位于陵水新村镇桐海村北约2公里处,地处桐栖港的西北岸,遗址西部有淡水河流经。遗址所在沙丘被田间小路及冲沟分为东、西两部分,面积约50000平方米。遗址保存状况良好,为海南地区迄今发现最大的史前遗址之一,其堆积之丰厚、遗物之丰富、保存之完整在整个华南地区都极为罕见。
该遗址发现墓葬1座。该墓位于桥山遗址Ⅰ区,开口于第2层下。平面略呈圆角长方形,长约130厘米、宽约50厘米、残深约5厘米。墓内有头骨残片和部分胫骨。头朝西南,直肢葬。未见随葬品,填土中出有细碎的夹砂红陶片,与第3层层面所出相同。墓葬四周环绕着8个柱洞。初步推测墓葬之上原应有建筑。
莲子湾遗址距今5000年左右 位于陵水黎族自治县黎安镇大墩村西南约3.5公里处
出土两系陶器和大量水陆生动物遗骸
莲子湾遗址位于陵水黎安镇大墩村西南约3.5公里处,地处南湾岭和尖岭相夹的沙堤之上。该遗址西南面向大海,东北可望六量岭,东侧有淡水河流经。遗址出土遗物丰富,陶器分夹粗砂褐陶与磨光泥质陶两系。夹粗砂红褐陶胎甚厚,器形多为平底盘形釜;磨光泥质陶胎较薄,器形有折沿罐、卷沿罐、尊、钵、碗等。此外还有大量双肩石器,以及大量水陆生动物遗骸。
评选 经过3轮评选脱颖而出
说起此次入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海南省博物馆馆长丘刚有些激动。“经过多轮的筛选从全国几百个项目中评选出来,真的是不容易。”丘刚说,受活动组委会邀请,他到北京全程见证了整个评选过程。“16号下午出结果,中午激动得都没睡好觉。”丘刚说。
记者了解到,今年2月19日,2015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评选初评活动正式启动。活动经过了3轮评选。首轮,评选活动办公室从来自全国各地的数百个考古项目中遴选出38个项目参加初评,数百个项目中有主动申报参评项目、《中国文物报·文物考古周刊》考古发现投稿项目、国家文物局2015年度中国重要考古发现项目。第二轮为,对38个初评项目进行投票,产生25项进入终评。5月15日、16日,终评在北京举行。
刘业沣作为海南项目的代表在评审会上作了项目汇报并接受评委提问。“海南是第5个接受评审的。”刘业沣介绍,15日上午,他上台对项目作了汇报,并现场接受评委的提问。
16时下午,评选结果揭晓,海南新石器时代遗存入围前十。对于结果,刘业沣表示,他并没有太多意外。“我们的项目很好,相信专家们也是看到了项目的意义和重要性,所以给我们评上了。”刘业沣说。
意义 证明海南自古以来并不是蛮荒之地
昨日中午,丘刚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海南新石器遗址入围十大考古新发现意义重大。首先,填补了海南史前考古的诸多空白,首次建立了“英墩早期文化遗存”→“莲子湾文化遗存”→“桥山文化遗存”的基本年代框架,为构建海南东南部沿海地区史前考古学文化编年与谱系提供了关键证据。同时,在桥山遗址发现了海南首座史前墓葬,并出土人骨,将为研究海南先民的体质特征、DNA信息等提供支持。
以前考古成果多出现在河南、陕西,他们代表的是黄色文明。而此次海南新石器遗址的成果代表的则是蓝色文明,尤其是在海南倡导大力发展海洋文化的当下,意义非凡。比如,英墩和莲子湾遗址出土了丰富的贝壳等水陆生动物遗存,为了解当时的自然环境及人类生计方式提供了重要资料。“史前文明没有国界的,这次考古发现证明我们的先人在五六千年前就与周边国家有着广泛的联系。”丘刚认为,此次考古发现印证着海南与南太平洋诸岛有着或多或少的潜在联系。此次考古发现对南岛语族的研究提供珍贵史料。
作为海南考古研究所所长,丘刚同时认为,此次考古发现对海南文物考古事业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遗址的发现证明海南自古以来并不是蛮荒之地,我们的先人很早就创造了灿烂的文化。海南不是无古可考,而且一考惊人。”
走访 遗址现场已被保护
昨日,记者实地探访了三亚市海棠区江林村距今已6000多年的英墩遗址所在地,该处位于海棠湾沿岸沙堤的南端,东临大海,西濒铁炉港。
记者注意到,遗址现场大量贝壳裸露在沙土外,均已遭到风化,其中一处贝壳堆积十分丰厚,虽同样遭到风化,但相对较为完整,对考古研究意义重大,在贝壳堆积层下方堆放着不少沙袋,用于固定贝壳堆积层,防止进一步风化,堆积层下方还有几根木桩固定在沙土中。
此外,距离贝壳堆积层不远处的另一处考古发掘现场目前已被回填,考古学家已暂停了发掘工作。记者注意到,回填时,考古学家已用帆布将发掘现场遮盖起来,同样在下方堆放了不少沙袋,对发掘现场进行了相关保护工作。
不同于发掘前,走访过程中,记者发现遗址现场除裸露在外的贝壳及沙土等,并未看到生活垃圾、建筑垃圾等,遗址现场未继续遭到人为破坏。
始风貌已遭到破坏,目前考古学家已对遗址进行了第一、第二季度的抢救性发掘。“目前,考古学家已经对发掘的遗址进行了回填,并固定了已发掘的成果,防止发掘成果再次遭到破坏。”李子衿说。
“英墩遗址被发掘后,海棠区政府已向三亚市政府提出申请,希望通过市政府拨款对遗址进行圈围。”李子衿说,因英墩遗址现为对外开放状态,为进一步保护英墩遗址,区政府希望对遗址分布范围进行界定,之后再用围墙围起来进行保护,目前该方案已得到三亚市政府的批准。
此外,海棠区政府已向相关部门提出申请,对英墩遗址所在地进行调规。“该遗址目前并非文物用地,调规后将不能作为建设用地使用。”李子衿说,目前区政府正在进行相关前期工作,待所有审批手续齐全后,下一步将对遗址进行圈围,预计今年内即可完成施工。
李子衿说,除以上措施外,区政府已跟城管部门及江林村进行了沟通,城管队员及村网格员日常巡逻时会加强对遗址的保护,防止工程车辆往该处倒垃圾,或对遗址进行人为破坏等。
保护 海棠区政府: 进一步保护遗址
据海棠区政府旅游文体局主任李子衿介绍,英墩遗址被发掘前,因长期无人管理,原始风貌已遭到破坏,目前考古学家已对遗址进行了第一、第二季度的抢救性发掘。“目前,考古学家已经对发掘的遗址进行了回填,并固定了已发掘的成果,防止发掘成果再次遭到破坏。”李子衿说。
“英墩遗址被发掘后,海棠区政府已向三亚市政府提出申请,希望通过市政府拨款对遗址进行圈围。”李子衿说,因英墩遗址现为对外开放状态,为进一步保护英墩遗址,区政府希望对遗址分布范围进行界定,之后再用围墙围起来进行保护,目前该方案已得到三亚市政府的批准。
此外,海棠区政府已向相关部门提出申请,对英墩遗址所在地进行调规。“该遗址目前并非文物用地,调规后将不能作为建设用地使用。”李子衿说,目前区政府正在进行相关前期工作,待所有审批手续齐全后,下一步将对遗址进行圈围,预计今年内即可完成施工。
李子衿说,除以上措施外,区政府已跟城管部门及江林村进行了沟通,城管队员及村网格员日常巡逻时会加强对遗址的保护,防止工程车辆往该处倒垃圾,或对遗址进行人为破坏等。
来源:海南特区报 编辑:秋痕


图片 13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