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州钱山漾遗址保护规划专家论证会召开

图片 1

图片 1

昨天,我国考古学家在湖州命名一种新型考古学文化——“钱山漾文化”。学界认为,“钱山漾文化”与年代稍晚的“广富林文化”一起,可填补长江下游环太湖地区新石器时代晚期文化原序列中从良渚文化到马桥文化之间存在的缺环,对环太湖地区史前考古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今天在湖州举行的环太湖地区新石器时代晚期文化暨钱山漾遗址学术研讨会新闻发布会上,来自故宫博物院、北京大学等单位的多位知名考古学家一致认为,从出土器物组合及其特征、分布范围来看,“钱山漾一期文化遗存”作为一个环太湖地区新石器时代晚期相对独立的发展阶段已经比较清晰,文化面貌独特,并有充分的考古地层学证据,因而支持将“钱山漾一期文化遗存”正式命名为“钱山漾文化”。
钱山漾遗址位于湖州市城南钱山漾东岸南头,是湖州文明史上极其重要的一个古文化遗址。1956年和1958年,原省文物管理委员会对遗址进行第一、第二次发掘。2006年该遗址被公布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5年和2008年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湖州市博物馆联合对遗址进行第三、第四次发掘。头两次考古发掘出土的绢片、丝带、丝线是世界上迄今发现的最早的丝织品。当时,考古人员认为钱山漾遗址距今4700年至5200年,属良渚文化时期。
“那次考古发掘重要的是发现了一种新的文化类型。”省考古所副研究员丁品说,良渚文化的突然消亡至今都是一个谜。钱山漾遗址出土的器物与良渚时期的器物明显不同,但又与良渚之后的马桥时期相差甚远,其个性特征十分鲜明,当时考古队员已将其暂命名为“钱山漾类型文化遗存”。
国家夏商周断代工程首席专家、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李伯谦说,良渚文明曾达到巅峰,但之后突然消亡,从良渚文化至马桥文化时期,究竟是如何过渡的,这中间的数百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也是考古界一直想探寻的课题,“以前人们认为钱山漾遗址属于良渚文化晚期,但现在我们有了更清楚的认识”。
钱山漾遗存被命名为“钱山漾文化”后,我省已拥有上山文化、跨湖桥文化、河姆渡文化、马家浜文化和钱山漾文化等多处以考古学文化命名的遗存。
据介绍,考古学文化是指同一个历史时期、不以分布地点为转移的遗迹、遗物的综合体,同样的工具、用具以及相同的制造技术等是同一种文化的特征。(原文题目:环太湖地区新石器时代新发现
湖州钱山漾文化命名)

环太湖地区新石器时代晚期“钱山漾文化”命名——环太湖地区新石器时代晚期文化暨钱山漾遗址学术研讨会在湖州召开
11月14日至16日,环太湖地区新石器时代晚期文化暨钱山漾遗址学术研讨会在湖州召开,来自故宫博物院、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北京大学等高等院校和相关省市考古文博机构共60余位考古学者经过认真研讨,认为可以在长江下游环太湖地区命名一个新的考古学文化——钱山漾文化。
为了能在充分了解考古材料的基础上开展深入研讨,会议的主办方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湖州市文广新局取得了上海博物馆的支持,特别提供了上海广富林遗址出土的考古标本,并与湖州钱山漾、绍兴仙人山等遗址的考古标本在会议现场一同展出。大会主题发言重点报告了钱山漾遗址、广富林遗址和安徽歙县新洲遗址的最新考古成果。学者们就钱山漾遗址的学术价值及钱山漾文化、广富林文化等相关议题展开了讨论。与会专家学者充分肯定了钱山漾遗址的考古发现,从出土器物组合及其特征、分布范围来看,“钱山漾一期文化遗存”作为一个环太湖地区新石器时代晚期相对独立的发展阶段已经比较清晰,文化面貌独特并有充分的考古地层学证据,因而支持将“钱山漾一期文化遗存”为代表的环太湖地区相关遗存正式命名为“钱山漾文化”。钱山漾文化与广富林文化的提出,填补了环太湖地区良渚文化与马桥文化之间的空白,完善了该地区新石器时代考古学文化序列,对环太湖地区史前考古研究具有重要意义。与会专家还对钱山漾文化的文化因素及其与相关文化的关系进行了分析和交流。
钱山漾文化遗存发现较早,但在学术认识上一直与良渚文化相混淆。近年来随着研究的深入和钱山漾遗址的再次发掘,逐渐认识到该遗存是晚于良渚文化的特征鲜明的遗存,其部分遗存大致与中原龙山文化的年代相若。而广富林遗存的发现,将这一问题更加引向深入,良渚文化、钱山漾遗存和广富林遗存都存在明显的差别。2006年,张忠培先生提出将钱山漾一期遗存命名为钱山漾文化,为学术界认识这类遗存奠定了基础。
张忠培先生在会议总结发言中强调,学术研究是一个不断在前进中困惑、在困惑中前进的过程。钱山漾文化的发现为环太湖地区新石器文化序列的研究搭建了一个新平台,但仍有时代缺环,认识上还有许多困惑,考古工作的路还很长。李伯谦先生在发言中提出长江下游文化研究还需完善文化区系类型,寻找文化的中心聚落,从而探讨该文化在中国史前文化尤其是龙山时代考古学文化格局中的地位和作用。(全文来源:《中国文物报》2014年11月19日第1版)

湖州钱山漾遗址自1934年湖州潞村人慎微之先生发现以来,先后经过五次发掘勘探,基本弄清了遗址的文化内涵与遗址堆积分布情况。遗址的文化内涵主要包括了新石器时代晚期和属于青铜文化的马桥文化两个时期的遗存。其中新石器时代晚期文化遗存又可分为钱山漾文化和广富林文化遗存。遗址出土了大量的陶器、石器、稻谷及多种植物种子、竹编物、木制品和丝麻织品及大型的房基遗址。

2014年,湖州市文物保护管理所委托浙江省古建筑设计研究院编制遗址的保护规划。经过3年多的调查研究,形成了钱山漾遗址保护规划方案初稿。7月2日,湖州市政府主持召开了钱山漾遗址保护规划省、市联合论证会。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湖州市规划局、市国土资源局、市交通运输局、市水利局、市农业局、市旅发委、吴兴区人民政府、吴兴区文体局、吴兴区国土分局、吴兴区水利局、吴兴区规划分局、吴兴区农林局、吴兴区旅发委、八里店镇人民政府、南浔区人民政府办公室、南浔区文体局、和孚镇政府、和孚镇云东村及市文广新局、市文保所等有关部门的领导、专家30余人参加了论证会。

与会专家先期对规划文本进行了详细地研读,对遗址进行了实地勘探,在听取了规划编制单位介绍后,对保护规划进行了认真讨论。会议认为,规划编制单位对钱山漾遗址进行了充分的前期调查工作,规划指导思想明确,保护原则把握较好,框架较为完整,基本符合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保护规划编制要求。会议要求进一步增强规划的总体原则指导性及具体针对性,加强相关项目、内容的研究工作,以提高规划的科学性、有效性和可操作性,明确规划的组织管理、资金来源、及各部门责任分解等。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学术会议 湖州钱山漾遗址保护规划专家论证会召开 发布时间:2018-07-10

湖州钱山漾遗址自1934年湖州潞村人慎微之先生发现以来,先后经过五次发掘勘探,基本弄清了遗址的文化内涵与遗址堆积分布情况。遗址的文化内涵主要包括了新石器时代晚期和属于青铜文化的马桥文化两个时期的遗存。其中新石器时代晚期文化遗存又可分为钱山漾文化和广富林文化遗存。遗址出土了大量的陶器、石器、稻谷及多种植物种子、竹编物、木制品和丝麻织品及大型的房基遗址。

2014年,湖州市文物保护管理所委托浙江省古建筑设计研究院编制遗址的保护规划。经过3年多的调查研究,形成了钱山漾遗址保护规划方案初稿。7月2日,湖州市政府主持召开了钱山漾遗址保护规划省、市联合论证会。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湖州市规划局、市国土资源局、市交通运输局、市水利局、市农业局、市旅发委、吴兴区人民政府、吴兴区文体局、吴兴区国土分局、吴兴区水利局、吴兴区规划分局、吴兴区农林局、吴兴区旅发委、八里店镇人民政府、南浔区人民政府办公室、南浔区文体局、和孚镇政府、和孚镇云东村及市文广新局、市文保所等有关部门的领导、专家30余人参加了论证会。

与会专家先期对规划文本进行了详细地研读,对遗址进行了实地勘探,在听取了规划编制单位介绍后,对保护规划进行了认真讨论。会议认为,规划编制单位对钱山漾遗址进行了充分的前期调查工作,规划指导思想明确,保护原则把握较好,框架较为完整,基本符合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保护规划编制要求。会议要求进一步增强规划的总体原则指导性及具体针对性,加强相关项目、内容的研究工作,以提高规划的科学性、有效性和可操作性,明确规划的组织管理、资金来源、及各部门责任分解等。

作者:湖州市文物保护管理所 文章出处:浙江文物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