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考古所公布2015年度考古新发现

昨日,辽宁省考古所在2015年度辽宁省考古业务汇报会上,公布了2015年度的考古新发现。
“丹东一号”基本确定为“致远”舰
“丹东一号”沉船水下考古开始于2013年。2015年8月至10月,相关部门发掘发现120多件文物,同时,沉船舰体两侧均有发现“致远舰”采用过的方形舷窗,左舷3个,右舷1个,并在左舷前部发现两个带“致远”篆书的瓷盘。据此,“丹东一号”基本确定为清北洋水师“致远”舰。
康平辽墓主人推测为契丹贵族
因群众举报盗墓,沈阳市康平县张家窑林场10号辽墓走进公众视线,2014年12月~2015年1月,沈阳文物考古部门进行了抢救性发掘。
发掘显示,该墓为一座近方形石筑券顶单室墓,由墓道、甬道、墓室三部分组成。墓主人的葬具为木棺,骨殖上着银丝网络,头北脚南,头部戴银鎏金面具。随葬品多出土于墓室及甬道内,有银质马鞍桥、绿釉鸡冠壶、白瓷碗、篦齿纹陶壶、磨石、铁剑、铁灯、铜鎏金马具及铁马镫等。墓室西北角还发现羊头骨一具。
“根据墓葬形制和随葬品情况推测,该墓年代为辽代早期,墓主身份为契丹贵族。”专家介绍。
辽阳冮官屯窑址烧制官用精品瓷
通过考古发掘还原,辽阳冮官屯窑址是一座辽金时期的窑址,为辽代东京附属瓷窑的代表窑场之一。
2015年的第三次挖掘中,发现了排灶、高台建筑基址一座。据推断,这应该是窑址中的一处重要建筑,有可能是瓷窑务驻地或者窑神庙基址,但无论是哪个,在全国窑址发掘中都是首次发现。
有“十里窑场”之称的冮官屯窑址,是东北地区大型手工工场的首次发掘,可窥见当年窑火不息的盛况。其出土的瓷器产品中,还发现一定数量的白瓷、黑瓷精品,说明该窑场不仅烧民用瓷,也烧官用精品瓷。据此发现,关于辽金瓷器史或东北地区的瓷器生产史都要改写。
朝阳半拉山积石冢出土英俊石人头像澳门新葡11599
2014年9月至2015年10月,有关部门对半拉山积石冢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
墓地共清理各类型墓葬54座、祭坛1座、祭祀坑7座,出土陶器、石器和玉器等珍贵遗物200余件,其中玉器尤为丰富;此外,出土数件石人头像,其中一件人头像雕刻工艺水平精湛,人物面容清秀俊美,堪称“半拉山男神”。
据介绍,出土的兽首形柄端饰的石钺等器物为红山文化遗存首次发现。
牛河梁遗址已划出58平方公里保护区
位于朝阳市的牛河梁遗址是出土红山文化文物的核心区域,日前作出一审判决的“11·26”特大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案被追回涉案文物1168件,其中一级文物125件。
据有关人士介绍,牛河梁遗址目前已经划出58平方公里的保护区作为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同时,在这个保护区内,都设有监控探头等保护措施。
科技考古确定医巫闾山人工遗迹疑似点
科技考古方面,2015年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首次启用机载激光遥感调查与测绘技术。
该技术利用机载三维激光雷达,测量后搭建三维可视化成果管理系统,并提供一个大遗址文物分布和保护情况展示平台。
2015年10月上旬,野外航飞工作顺利开展,通过对采集的地面信息进行处理和分析,获得了医巫闾山辽代帝陵区及其周围150平方公里的三维电子沙盘,并且发现了100多处人工遗迹疑似点,为辽宁科技考古的新尝试。(原标题:辽宁省考古所昨日公布2015年度我省考古新发现
原文刊于《华商晨报》2016年1月15日A6版)

1月14日,辽宁省文物保护专家组组长、著名考古学家郭大顺接受本报独家专访,对2015年度辽宁考古新发现的历史文化价值做出了点评和阐释。
“丹东一号”沉船:
2015年的水下调查找到了关键证据,结合档案、照片,从其外形、体量、结构、设施来看,与其他甲午沉舰的区别还是很明显的,尤其是在多个遗物上发现“致远”字样,起到一锤定音的作用,可以确定就是致远舰。关键是下一步怎么做,能不能整体打捞,打捞上来如何保护?很多后续问题需要进一步讨论。
北镇新立辽代建筑遗址与北镇洪家街辽代墓地:
医巫闾山辽代遗址考古工作非常重要,应该给予高度关注。显、乾二陵依医巫闾山山势而建,布局宏大、层次丰富,像这样名山与帝陵的组合,在全国绝无仅有。洪家街二号墓墓志又有“以附丞相茔”,丞相即韩德让。我建议,应在目前正在发掘的新立遗址建设保护棚,重视下一步的发掘与保护工作。下一步如果科学合理开发,将会成为辽宁经济新的增长点。
朝阳半拉山积石冢:
该遗址出土了带有兽首形柄端饰的石钺,说明红山文化不仅是神权至上的社会,同时也崇尚军权和王权。另外,面貌具有异域人种特征的石雕人像,也给红山文化与其他地域的文化交往带来了新的想象。以往,只知道红山文化与南边的仰韶文化有联系,现在看来,很可能与西边的中西亚地区也有往来。
绥中姜女石水下遗迹:
摸清了姜女石的现状,解决了哪块石头有根,哪块石头没根的问题。姜女石很可能原本是两块石头,组成“碣石门”。“碣石门”方向正对着渤海口,有国门之意。水下是否有人工凿石和砌石的情况还要继续调查。
阜新高林台城址:
燕长城从朝阳北票境内越过牤牛河后,到了阜新高林台就找不到墙体了。过去在高林台发现的古城址,都是汉代的东西。此次发掘,找到了明确的战国时期的遗物,确认高林台自战国时期就存在古城。特别是还发现了唐代瓦当等等级较高的遗存,说明这里在唐代也是重镇,这对了解唐王朝对辽东的经营有重要价值。
辽阳苗圃墓地:
墓葬的等级虽不是很高,但数量非常大,类型也多。这些墓葬建在辽阳城周围,表明古时一直作为东北政治、经济中心的辽阳,发展十分稳定。
朝阳喀左土城子遗址:
该地区为何有窖藏青铜器,这是过去一直没有搞清楚的问题。现在发现了商末周初的古城聚落,与窖藏青铜器属同一时期,有助于进一步研究窖藏青铜器的来源和辽西商周时期的历史。
辽阳冮官屯窑址:
规模很大,出土的成果越来越多。过去,东北出土的精美瓷器通常被认为是从中原传过来的,但冮官屯窑址出土的大量瓷器表明,很多瓷器就产自辽阳地区,并且工艺已经达到了较高的水平。下一步还要继续研究,它是不是官窑。
大连鞍子山积石冢:
大连地区正式发掘的积石冢不多,鞍子山积石冢群规模大、结构较完整且具典型性,特别是同附近上个世纪40年代发现且影响很大的四平山积石冢相似性多。出土的陶器、玉器都很有研究价值。下一步工作的重点应该是如何保护这一重要遗址。(原标题:著名考古学家郭大顺点评2015年度辽宁考古新发现—发掘之后要更重视保护
原文刊于《辽宁日报》2016年1月26日T16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