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全球知名考古学家科林·伦福儒勋爵再度到访良渚!他与良渚有一段不得不说的故事

图片 4

图片 1

图片 2

3月21日下午,浙江省文物局局长柳河,江浙沪众多考古学家、研究者,都来到余杭良渚,只为听一个外国专家长达3个多小时的讲座。
他叫科林·伦福儒,80岁,世界著名考古学家、剑桥大学教授、英国科学院院士。他在第二届世界考古论坛上被授予“终身成就奖”。他和英国学者保罗·巴恩合写的《考古学:理论、方法与实践》,自1991年面世以来再版7次,至今依然是考古学界最为全面和系统的畅销考古教材之一。
老爷子很爱良渚,这是他第2次专程来古城了。当天上午,他又考察了新发现的老虎岭水坝,以及出土了人骨的钟家港发掘现场,做了一场题为《世界早期复杂社会视野下的良渚古城》讲座,这位严谨的学者传达了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良渚遗址可以申遗成功。图片 3良渚文化国家公园建设规划
此前,3月10日,余杭区政府召开了良渚遗址申遗和良渚文化国家公园建设动员誓师大会,明确了制定良渚遗址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良渚文化国家公园建设项目的行动计划。
良渚申遗正式进入了冲刺阶段。 和古埃及、玛雅相比 良渚太特别了
还记得去年4月,伦敦大学召开了水管理和世界文明的会议,对于良渚新发现的水利系统,世界都很关注。伦福儒接受专访时说:中国新石器时代是被远远低估的。由于良渚这些年一系列的重要发现,世界考古界开始重新审视中国商代以前的历史。
下午,科林·伦福儒先生结合自己的考古实践和研究成果,作了题为《世界早期复杂社会视野下的良渚古城》的学术报告。图片 4伦福儒
良渚遗址发现80年了,良渚古城发现距今也10年了,考古学家在良渚一带逐渐勾画出了一个规模宏大的国家体系——城内外有宫殿区、城墙、外郭的区分,发现了王陵、贵族墓地、平民墓地、观象台和玉器作坊,古城系统的各个功能分区,已经越来越清晰,正是这些考古成果一步步实证了中国五千年文明。
那么,良渚文明在世界文明的序列里,是怎么样的地位?伦福儒在标题里用了一个词:复杂。
他站在世界文明发展史的高度,把良渚古城同古埃及、苏美尔文明乌鲁克、哈拉帕文明摩亨佐达罗、墨西哥特奥蒂华坎、玛雅、土耳其哥贝克力石阵、英国巨石阵、秘鲁卡拉尔、希腊克罗斯等早期国家遗址和早期仪式中心遗址做了比较。
“很多文明都有早期仪式中心,后来都发展出了早期国家这样的形式。但谈论良渚的时候,我们发现,良渚并不符合这个模式。我觉得良渚会引发考古学家对于文明,对于复杂社会究竟是什么的一个新看法。”
良渚太特别了。
他举了几个例子,比如良渚古城内外的运输和交通,是通过水运来实现的。“这样的文明,在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区域,也不多见。如果我们想用人类学的术语来描述良渚,这是有问题的,我们找不到合适的术语,对良渚社会进行分类。如果我们要理解良渚在世界文明史的地位,我们可能要用一些新的术语来讨论良渚社会的系统、阶层。”
杭州余杭区政府向国际专家介绍了《良渚遗址保护总体规划》,伦福儒认为:“当地的规划有高度,有效控制了遗址周边建设,保护了遗址周边环境,良渚遗址是中国大遗址保护的样板。”
伦福儒对于良渚接下来的申遗之路,很看好。 良渚申遗进入冲刺阶段
文化国家公园指日可待
良渚申遗正式进入了冲刺阶段,良渚文化国家公园的建成和开放,也已指日可待。
良渚古城被誉为中华第一城,是中华五千年文明史的实证。
进了公园里面,大家能看到什么?专家表示,遗址公园和市民休闲观光的公园也是不同的。
根据前期初步规划,未来的良渚文化国家公园将以生态修复为主,建成后的公园依然是一片绿洲,其中会有莫角山、反山等地的古建筑展示点呈现,但前提要尽最大可能恢复当时古城的河道、湿地、林相等自然风貌;做好古城墙的考古勘探和覆土保护,以及公园道路、桥梁的建设。
杭州良渚遗址区管理委员会相关负责人表示,为最大程度地保护良渚遗址的本体安全,最小限度地干预遗址遗存。未来,考古遗址公园主要通过覆罩、地表模拟、景观示意、原状展示等方式向公众呈现。
所谓覆罩是可以看到实物的,现在的古城遗址大家看到的三处古城墙,就是通过加盖保护棚,局部暴露展示的。
地表模拟和景观示意是最主要的两个呈现方式:比如地下5米是建筑物的基础,通过地表模拟的方式,可以做得和地下遗迹一模一样来供人参观;有些遗迹,比如地下埋了一口棺材,可以通过植被覆盖的方式标示出来,并配上文字说明来呈现。
“根据规划,我们要最大限度地保护遗址,因为太多的文物还是会埋在地下,所以遗址区是封闭管理的,而且监控森严。日后,大家参观的起点是位于余杭良渚街道的良渚博物院。”相关负责人表示。(记者
施雯 马黎 通讯员 陈明辉 王平
王婷)(原文标题:世界顶级考古学家伦福儒昨专程来到良渚古城,作了一场专题演讲——我确信,良渚遗址可以申遗成功)(原文刊于:《钱江晚报》2017年3月22日第B0015版)

由李约瑟研究所和剑桥大学凯斯学院、亚洲与中东学部、科学史与科学哲学系、考古学系共同组织的第三届《李约瑟纪念演讲》,于10月26日下午五点在剑桥大学克莱尔学院瑞雷报告厅隆重举行。本年度邀请到的演讲者是世界著名史前考古学家、英国学术院院士、剑桥大学耶稣学院前院长、麦克唐纳考古研究所前所长伦福儒教授。他演讲的题目是:“良渚与国家社会在中国的起源”。

12月16日,“第四届世界考古论坛良渚行”活动在良渚举行,来自世界各地的100多位知名专家学者考察良渚博物院、良渚古城遗址,还特别邀请到享誉全球的知名考古学界大咖科林·伦福儒先生再次来良渚做学术报告,从世界史前史语境中谈良渚在世界文明史上的地位。

在为时五十分钟的演讲中,今年已是81岁高龄的伦福儒教授始终情绪饱满、思路清晰。在演讲的开始,他首先提到五十多年前的1961年,当他本人还是剑桥大学学生会会长时,他曾邀请时为凯斯学院院士的李约瑟先生和圣约翰学院院士、天体物理学家霍伊尔就“科学进步之处,宗教退却”这一主题展开辩论。霍伊尔支持正方,认为科学进必致宗教退,而李约瑟则为反方站台,认为科学进步不一定导致宗教的退亡。辩论的结果是李约瑟获胜。伦福儒教授显然为他组织的这场辩论活动感到非常自豪,居然还珍藏着当年这场辩论会的海报以及参与辩论的李约瑟先生的照片,并为大家做了展示,堪称一段佳话。

科林·伦福儒先生是全球知名考古学家、英国勋爵、英国皇家科学院院士、美国科学院院士、剑桥大学教授、麦克唐纳考古研究院创始院长。今天,科林·伦福儒先生作了题为“世界史前史中的良渚”的学术讲座

李约瑟先生1961年参与辩论会的海报

观点摘录

李约瑟先生1961年参与辩论会的照片

“良渚的发现,让我们对中国早期文明的认识,提前了一千多年。”

接下来进入演讲的正题,他首先介绍了良渚文化的考古发现,包括良渚的王城、宫城以及贯穿全城的河道系统,还有城外的水坝体系,贵族墓葬和随葬的大量精美而造型多样的玉器,以及玉器上刻画的象征符号或图案,展现了良渚文化高度发达的物质文化和社会结构复杂性。接下来,他介绍了世界范围内早期国家社会的发生和发展状况,列举了埃及的金字塔、苏美尔文明的城址与文字、英国和美洲的巨石阵、以及地中海爱琴文明的早期大理石雕像等等,说明早期文明社会的发生和发展中,公共性聚集建筑、公共性大型工程和程式化或标准化的象征符号系统具有重要的标识性意义。

“希望良渚文化和良渚考古研究成果能够在国际上得到更多语种的传播。”

伦福儒教授为听众展示良渚文化出土的以人/兽为中心的图像

“良渚遗址的保护管理现状让人欣慰,良渚博物院对良渚遗址进行了非常好的展示,不愧为一流的博物馆。”

伦福儒教授同时指出,传统上认为中国文明的发生始于公元前第二千纪后期的商代或稍早一些,其标志就是城市和宫殿建筑、大量的礼仪性青铜容器、以及刻写在甲骨上的文字。现在,如果从城市和大型公共水利设施的构筑、以精美玉器为标志的社会分层、还有程式化的以人/兽母题为中心的象征符号体系来考察的话,那么可以肯定,良渚社会已经高度复杂化了,所以能够组织调动大量的人力和物力修建城市、构筑水坝和水道系统,并且形成与权力和财富分层相配合的意识形态系统。基于这样的视角,他认为良渚社会应该已经超越了酋邦阶段,而达到了国家的形态。换言之,在他看来,中国文明的起源应向前追溯到公元前第三千纪的良渚文化。

“对东西方文明起源上的差别问题不能用单一来源的思想去看,应该用新的考古学的观点去思考,良渚的起源是独特的。”

琼斯教授主持提问环节

专家学者参观良渚博物院、良渚古城遗址公园,对良渚遗址出土的精美器物、规模宏大的良渚古城表示由衷的赞叹

古克礼教授在提问

讲座前,市委常委、区委书记张振丰在良渚会见了科林·伦福儒勋爵,张振丰对伦福儒教授一行的到来表示欢迎,对他一直以来关心和支持良渚古城遗址考古工作,特别是为良渚古城遗址申遗成功在国际考古学界中所提供的学术支持表示感谢。

伦福儒教授的演讲激起了听众们的极大兴趣。在提问阶段,听众们提了很多问题,有些问题还相当尖锐,比如有听众提出如何定义中国文明的问题,尤其是良渚文化与其后的商代青铜文明能否衔接上的问题;也有听众注意到良渚玉器独特的人/兽母题图案,问这与商代青铜器上的饕餮纹饰是否存在某种关联;还有听众问及文明这一概念的定义,提出是否应该考虑修正传统定义中对青铜工艺和书写文字的强调;关于良渚社会的分层现象,也有听众问到为什么演讲中没有谈到社会底层人群的状况,尤其是墓葬及其相应的随葬品。伦福儒教授对每个问题都做了尽可能详细的回答,他承认很多问题非常复杂,比如关于中国、关于文明的概念可能会有很多的争议,答案也会相当复杂。有些问题可能现在还回答不清楚,但他期待中国考古学家进一步的研究工作必将有助于澄清这些问题。

张振丰表示,良渚古城遗址不仅是余杭的、杭州的、浙江的、中国的,更是全人类共同的宝贵遗产,自申遗成功以来,余杭积极稳妥推进良渚古城遗址的考古研究和保护传承工作,推动文化遗产的可持续发展,也希望包括伦福儒教授在内的国际考古学界继续支持良渚古城遗址的历史文化保护研究利用工作,提出更多宝贵的建设性意见。

伦福儒教授与罗界教授在交谈

讲座前,张振丰会见科林·伦福儒勋爵

伦福儒教授与布罗厄尔爵士及夫人交谈

科林·伦福儒与良渚

提问阶段结束后,与会的听众还应邀参加了简短的招待会,以增进交流。

今天是科林·伦福儒先生第三次踏上实证中华5000多年文明史的圣地,并第二次在良渚做演讲。此前,他曾在2013年和2017年两赴良渚古城遗址参观考察,对遗址印象深刻,并多次向西方学界介绍良渚遗址。他对良渚古城遗址的价值研究提炼丰富了良渚文明的国际表达,让“良渚声音”在世界范围内不断传播和扩大。

李约瑟纪念演讲创办于2016年,为年度演讲,由劲牌中国科学与文明基金资助,旨在增强学界和公众对东亚文明、社会和历史的认识,也增进对李约瑟知识遗产及其长远影响的认知、反思和深入研究。第一届演讲者为剑桥大学达尔文学院前院长、李约瑟研究所董事会理事罗界教授;第二届演讲于2017年10月举行,演讲者为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林毅夫教授。

此次演讲主持人是李约瑟研究所董事会主席琼斯教授。剑桥大学前任校长、李约瑟研究所董事会理事布罗厄尔爵士、李约瑟研究所前所长古克礼教授、国际科学史学会秘书长詹佳玲教授、李约瑟研究所董事会理事罗界教授、伦福儒教授夫人、剑桥大学图书馆中文部主任艾超世先生及剑桥大学师生、访问学者共计120多人出席了这一演讲活动。

2013年

编辑:韩翰

2013年首届世界考古论坛期间,科林·伦福儒先生第一次来到良渚,参观了良渚博物院和良渚古城遗址后颇为震惊,表示要将良渚文化写入第七版《考古学:理论、方法与实践》一书。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友情链接

2017年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3月21日—22日,科林·伦福儒先生再次实地考察良渚遗址,参观良渚博物院,并作《世界早期复杂社会视野下的良渚古城》学术报告。他认为“中国新石器时代是被远远低估的时代。良渚遗址的复杂程度和阶级制度,已经达到了‘国家’的标准,这就是中国文明的起源”。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 E-mail:kaogu@cass.org.cn

12月9日,第三届世界考古论坛期间,他在上海做了“两个图符的故事——史前社会复杂化的不同途径”的学术报告,他指出:“良渚把中国国家社会的起源推到了跟埃及、美索不达米亚和印度文明同样的程度,几乎是同时的。”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2018年

学术动态 “良渚与国家社会在中国的起源”——第三届李约瑟纪念演讲成功举行
发布时间:2018-11-02

10月26日,科林·伦福儒先生在剑桥大学李约瑟研究所年会上演讲时提到,“早在五千多年之前,良渚已经进入早期国家文明阶段,不仅仅是中华五千年文明的源头,也是东亚最早的文明”。

由李约瑟研究所和剑桥大学凯斯学院、亚洲与中东学部、科学史与科学哲学系、考古学系共同组织的第三届《李约瑟纪念演讲》,于10月26日下午五点在剑桥大学克莱尔学院瑞雷报告厅隆重举行。本年度邀请到的演讲者是世界著名史前考古学家、英国学术院院士、剑桥大学耶稣学院前院长、麦克唐纳考古研究所前所长伦福儒教授。他演讲的题目是:“良渚与国家社会在中国的起源”。

2019年

在为时五十分钟的演讲中,今年已是81岁高龄的伦福儒教授始终情绪饱满、思路清晰。在演讲的开始,他首先提到五十多年前的1961年,当他本人还是剑桥大学学生会会长时,他曾邀请时为凯斯学院院士的李约瑟先生和圣约翰学院院士、天体物理学家霍伊尔就“科学进步之处,宗教退却”这一主题展开辩论。霍伊尔支持正方,认为科学进必致宗教退,而李约瑟则为反方站台,认为科学进步不一定导致宗教的退亡。辩论的结果是李约瑟获胜。伦福儒教授显然为他组织的这场辩论活动感到非常自豪,居然还珍藏着当年这场辩论会的海报以及参与辩论的李约瑟先生的照片,并为大家做了展示,堪称一段佳话。

接受新华社专访时,他表示,“位于中国浙江的良渚古城遗址是研究中国乃至人类早期文明的重要遗址,‘非常值得’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精美的玉器、有规模的古城、宏大的水利工程,都表明良渚早在5000年前就已是‘一个组织度极高的社会或国家形态’,这意味着中国文明始于5000多年前。’”

李约瑟先生1961年参与辩论会的海报

科林·伦福儒考察良渚古城遗址

李约瑟先生1961年参与辩论会的照片

延伸阅读

接下来进入演讲的正题,他首先介绍了良渚文化的考古发现,包括良渚的王城、宫城以及贯穿全城的河道系统,还有城外的水坝体系,贵族墓葬和随葬的大量精美而造型多样的玉器,以及玉器上刻画的象征符号或图案,展现了良渚文化高度发达的物质文化和社会结构复杂性。接下来,他介绍了世界范围内早期国家社会的发生和发展状况,列举了埃及的金字塔、苏美尔文明的城址与文字、英国和美洲的巨石阵、以及地中海爱琴文明的早期大理石雕像等等,说明早期文明社会的发生和发展中,公共性聚集建筑、公共性大型工程和程式化或标准化的象征符号系统具有重要的标识性意义。

“世界考古论坛·上海”设立于2013年,旨在推动世界范围内考古资源和文化遗产的调查、保护与利用,是宣传考古成果、促进考古研究、彰显文化遗产现代意义的高端国际学术平台。历年世界考古论坛,众多考古专家学者曾多次到访良渚,并对良渚遗址、良渚文化等作最新研究和阐述。

伦福儒教授为听众展示良渚文化出土的以人/兽为中心的图像

内容支持/杭州良渚遗址管理区管理委员会、区融媒体中心

伦福儒教授同时指出,传统上认为中国文明的发生始于公元前第二千纪后期的商代或稍早一些,其标志就是城市和宫殿建筑、大量的礼仪性青铜容器、以及刻写在甲骨上的文字。现在,如果从城市和大型公共水利设施的构筑、以精美玉器为标志的社会分层、还有程式化的以人/兽母题为中心的象征符号体系来考察的话,那么可以肯定,良渚社会已经高度复杂化了,所以能够组织调动大量的人力和物力修建城市、构筑水坝和水道系统,并且形成与权力和财富分层相配合的意识形态系统。基于这样的视角,他认为良渚社会应该已经超越了酋邦阶段,而达到了国家的形态。换言之,在他看来,中国文明的起源应向前追溯到公元前第三千纪的良渚文化。

部分文字/俞杰 部分摄影/陈书恒、贾昌杰、计晨亮

琼斯教授主持提问环节

编辑/欣梅

古克礼教授在提问

伦福儒教授的演讲激起了听众们的极大兴趣。在提问阶段,听众们提了很多问题,有些问题还相当尖锐,比如有听众提出如何定义中国文明的问题,尤其是良渚文化与其后的商代青铜文明能否衔接上的问题;也有听众注意到良渚玉器独特的人/兽母题图案,问这与商代青铜器上的饕餮纹饰是否存在某种关联;还有听众问及文明这一概念的定义,提出是否应该考虑修正传统定义中对青铜工艺和书写文字的强调;关于良渚社会的分层现象,也有听众问到为什么演讲中没有谈到社会底层人群的状况,尤其是墓葬及其相应的随葬品。伦福儒教授对每个问题都做了尽可能详细的回答,他承认很多问题非常复杂,比如关于中国、关于文明的概念可能会有很多的争议,答案也会相当复杂。有些问题可能现在还回答不清楚,但他期待中国考古学家进一步的研究工作必将有助于澄清这些问题。

伦福儒教授与罗界教授在交谈

伦福儒教授与布罗厄尔爵士及夫人交谈

提问阶段结束后,与会的听众还应邀参加了简短的招待会,以增进交流。

李约瑟纪念演讲创办于2016年,为年度演讲,由劲牌中国科学与文明基金资助,旨在增强学界和公众对东亚文明、社会和历史的认识,也增进对李约瑟知识遗产及其长远影响的认知、反思和深入研究。第一届演讲者为剑桥大学达尔文学院前院长、李约瑟研究所董事会理事罗界教授;第二届演讲于2017年10月举行,演讲者为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林毅夫教授。

此次演讲主持人是李约瑟研究所董事会主席琼斯教授。剑桥大学前任校长、李约瑟研究所董事会理事布罗厄尔爵士、李约瑟研究所前所长古克礼教授、国际科学史学会秘书长詹佳玲教授、李约瑟研究所董事会理事罗界教授、伦福儒教授夫人、剑桥大学图书馆中文部主任艾超世先生及剑桥大学师生、访问学者共计120多人出席了这一演讲活动。

编辑:韩翰

作者: 文章出处:“李约瑟研究所”微信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