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传承千年文脉

图片 4

图片 1

图片 2

12月3日,由国家文物局指导,武汉市人民政府主办,武汉市文化局、盘龙城遗址博物院共同承办的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联盟第八届联席会正式开幕。来自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联盟的36个挂牌单位和67个立项单位共计103家单位参会,聚焦“LPA_生活@公园@考古”主题,就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融入大众生活、开展考古研究、进行公园建设等方面交流经验,共同探索新时代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发展新道路。本次大会是历届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联盟联席会中与会人数最多、规模最大、等级最高的一次会议。

四川成都金沙遗址公园每年举办各类活动150多场。 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联席会开幕式现场。

图片 3

武汉市政协副主席陈光菊在开幕式致辞中指出,近年来,武汉将大遗址保护与提升城市品质、创造城市美好生活相结合,作为城市最靓丽的风景、最优美的名片来展示,作为传世精品来打造,切实处理好城市改造发展和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的关系,坚持在保护中发展、在发展中保护,逐步由侧重保护文物向文物、文化保护并重转变,取得了一系列有益的探索和成果。下一步,我们将按照“保护文化遗产人人有责,文化遗产保护的成果人人共享”的理念,不断挖掘历史文化遗产的内涵,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活起来,更加彰显大江大湖大武汉的独特城市魅力。

金沙遗址公园的展品 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湖北省文化和旅游厅党组成员黎朝斌说,大遗址是中华文明延续与发展的重要载体,是祖宗先辈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是我们国家与民族发展的历史根脉。盘龙城遗址是中国著名的商代遗址,自1954年发现以来,国内外文物考古工作者在这里留下了辛劳的汗水,取得了一系列重要的发现。随着盘龙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全面建成开放,盘龙城必将成为湖北省、武汉市新的历史文化名片。

图片 4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文化遗产保护研究中心主任刘建国表示,这些年的工作成果有力地证明了考古遗址公园的建设,为我国大遗址保护利用提供了一条行之有效的方法,极大地缓和了考古工作与地方经济发展所存在的矛盾,使古老的遗址重焕生机,再次融入当今发展的进程之中。我们将继续全力配合国家文物局的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工作,积极承担相关的调查研究课题,总结、归纳遗址公园建设中成功的经验、存在的问题和调整的方案,努力推动国家遗址公园建设不断向前发展。

正在建造中的良渚国家考古遗址公园 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参会代表聆听嘉宾分享。

初冬,微雨。在盘龙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中,一条高低起伏、蜿蜒曲折的廊庑掩映在树木之中。廊庑中,数十位小朋友兴致勃勃,或体验泥条盘筑,或探究宫殿建筑,或倾听考古与盗墓之别,似乎丝毫不被顺着茅草屋檐下落的雨滴搅扰。

国家文物局文物保护与考古司考古处处长张凌指出,近年来,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不断成长壮大,发展思路日益清晰,建设成果逐步显现。文物事业正处于改革发展的历史转折期。希望各个公园能够找准自身定位,避免同质化发展;坚持考古先行,促进保护与利用并重;加强开放合作,吸纳社会各方力量;创新管理模式,在保护中发展,在发展中保护;提升文化传播能力,让每一处国家考古遗址公园都成为展现国家形象、凝聚民族精神、传承地域文化、塑造城市品格的文化圣地。

如何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更加融入大众生活?近日,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联盟第八届联席会在湖北武汉召开,来自联盟的36个挂牌单位和67个立项单位共计103家单位参会,聚焦“L&P&A_生活@公园@考古”主题,共商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发展新道路。

开幕式后,大会进入了主旨演讲环节。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联盟秘书长张璠,以“秘书处年度工作及未来工作畅想”为题,向大会报告了联盟的发展情况,联盟的年度工作,2019年度的工作计划。中国旅游研究院区域规划所所长吴丰林,作了“大众游客眼中的文化和旅游”报告。他认为,文化和旅游,必须面向未来,面向生活,面向青年。武汉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张昌平,以“盘龙城考古与盘龙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为题,介绍了盘龙城大遗址地位的确立,并以盘龙城城市的发展、环境的变迁分享了新世纪考古的认识,并对考古成果与展示、考古机构与考古遗址公园建设提出了建议。

历史文化遗产的保护利用工作,一头牵连着千年文脉,一头维系着后世传承。自2010年国家评定公布首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以来,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让文物走向普罗大众,也向世界展现全面、真实的古代中国。每一处公园都成为一个地方的文化标识和历史记忆,引领着人们溯到源、找到根、寻到魂。

在4日的遗址公园沙龙环节,杭州良渚遗址管理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副主任陈寿田,介绍了良渚的七个文明特征和大遗址保护的良渚实践。金沙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党总支书记朱章义以“金沙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与成都城市生活”为题,分享了金沙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与成都城市发展进程的深度融入。

考古先行:明古人之规矩

随后,五家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紧密相关的行业公司的负责人,分别从文创、数字化、文旅、公园管理、遗址保护等角度作了成果分享。

“良渚考古,就像张忠培先生所说,不要再找墓葬,不要再找宝,要找国家。当前,我们考古的重心就是寻找五千年前消失的人民。”杭州良渚遗址管理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副主任陈寿田说,大遗址保护的良渚实践极其重要的一条就是,注重考古研究,夯实保护基础。

盘龙城遗址博物院院长万琳宣读了大会形成的《武汉共识》。

河南新郑市旅游和文物局局长赵舒淇认为,考古定义了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特性,考古必须先行,考古是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一切的先决条件。

《武汉共识》明确,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是国际文化遗产保护理念与中国国情民情相结合的产物,是中国文化遗产保护领域的重要创新。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从建设初创期正式进入管理运行期,管理体系日趋完善,中华文明代表性集中展示成效日益凸显,考古遗址类国家公园建设基础稳步夯实。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是中华民族的精神标识和中华文明的物质载体,全面展现了古代中国社会发展、民族融合和文化传播的历史脉络,揭示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独特创造、价值理念和鲜明特色,使广大人民群众树立文化自信,进而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是落实《关于加强文物保护利用改革的若干意见》要求、深入推进文物保护利用改革的题中应有之义,也是讲好中国故事、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扩大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国际影响力的重要举措。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应坚持国家主导、积极保护、协调发展、惠及民生,真正实现公园共建共享。

说起良渚的考古队伍,河南省文物局副处长何军峰坦言:“长年有一批稳定的、高素质的考古队伍,不单做考古工作,而且参与大遗址的保护、展示,参与过程中的各个方面,这个我们非常羡慕。”

责编:荼荼

同良渚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一样,盘龙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也有一支稳定的高水平考古力量。今年10月,武汉大学、芝加哥大学、盘龙城遗址博物院等单位,合作成立了盘龙城中美联合考古队。而且,盘龙城遗址采取了边发掘边开放的模式。盘龙城遗址博物院院长万琳说,游客可以一边领略考古学家所揭示的古代社会的真实面貌,一边亲身参与考古发掘工作。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友情链接

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成立以来,开展的学术研究和文化普及异彩纷呈。国家文物局今年10月发布的《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发展报告》显示,2014年至2016年,前两批24处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共支持开展考古及科研项目207项、学术活动365项,形成研究成果630项,其中考古发掘报告或简报48项。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然而,很多遗址仍未完成系统考古调查、勘探和测绘工作,特别是对气象万千的地下不甚了了;考古工作和遗址保护、公园建设“两层皮”现象仍然存在;考古和研究成果对遗址展示利用的支撑作用不明显。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 E-mail:kaogu@cass.org.cn

以考古为支撑,寻找城市记忆;以保护为依靠,见证城市历史。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夯土、木柱、陶管……为最大限度保护遗址本体,在最小干预前提下解读、再现遗址,盘龙城以学术水准要求工程建设,利用现代工艺材料、3D打印技术,在距离宫殿基址一米多的地表复原了3500多年前的“前朝后寝”的宫殿格局。业界评价,盘龙城遗址保护展示项目是目前国内做得最好的,尤其盘龙城遗址宫殿区复原展示效果,是全国大遗址保护展示中的优秀典型。

学术动态 生活·公园·考古: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联盟第八届联席会在武汉闭幕
发布时间:2018-12-05

武汉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张昌平指出,在大遗址保护工作中,都会有一支水平比较高的省考古所,甚至是社科院、大学的考古工作队。大遗址的管理机构和考古机构的相互合作,可能是做好大遗址保护的核心所在。

12月3日,由国家文物局指导,武汉市人民政府主办,武汉市文化局、盘龙城遗址博物院共同承办的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联盟第八届联席会正式开幕。来自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联盟的36个挂牌单位和67个立项单位共计103家单位参会,聚焦“LPA_生活@公园@考古”主题,就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融入大众生活、开展考古研究、进行公园建设等方面交流经验,共同探索新时代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发展新道路。本次大会是历届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联盟联席会中与会人数最多、规模最大、等级最高的一次会议。

融入生活:开时代之生面

联席会开幕式现场。

“如果真心地付出,实际上从城市到市民,可能会给我们更多的回报,甚至是我们想象不到的。”金沙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党总支书记朱章义不胜感慨。他回忆说,2008年汶川大地震期间,公园把园区全部打开,让市民入馆避震。为让大家走出阴霾,公园探索如何用彩灯、花等艺术形式,以另外一种方式和渠道,拉近公园与市民之间的距离。此后,公园从2009年春节开始推出大型新春文化惠民活动“成都金沙太阳节”。如今,金沙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每年举办各类活动150多场,太阳节也早已蜚声国际。

武汉市政协副主席陈光菊在开幕式致辞中指出,近年来,武汉将大遗址保护与提升城市品质、创造城市美好生活相结合,作为城市最靓丽的风景、最优美的名片来展示,作为传世精品来打造,切实处理好城市改造发展和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的关系,坚持在保护中发展、在发展中保护,逐步由侧重保护文物向文物、文化保护并重转变,取得了一系列有益的探索和成果。下一步,我们将按照“保护文化遗产人人有责,文化遗产保护的成果人人共享”的理念,不断挖掘历史文化遗产的内涵,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活起来,更加彰显大江大湖大武汉的独特城市魅力。

国家文物局文物保护与考古司考古处处长张凌介绍,像圆明园的“踏青节”、金沙的“太阳节”、汉阳陵的“银杏节”、鸿山的“葡萄节”,目前都已经成为当地知名文化活动。

湖北省文化和旅游厅党组成员黎朝斌说,大遗址是中华文明延续与发展的重要载体,是祖宗先辈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是我们国家与民族发展的历史根脉。盘龙城遗址是中国著名的商代遗址,自1954年发现以来,国内外文物考古工作者在这里留下了辛劳的汗水,取得了一系列重要的发现。随着盘龙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全面建成开放,盘龙城必将成为湖北省、武汉市新的历史文化名片。

以展览为途径,提升城市精神;以活动为桥梁,浸润城市生活。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文化遗产保护研究中心主任刘建国表示,这些年的工作成果有力地证明了考古遗址公园的建设,为我国大遗址保护利用提供了一条行之有效的方法,极大地缓和了考古工作与地方经济发展所存在的矛盾,使古老的遗址重焕生机,再次融入当今发展的进程之中。我们将继续全力配合国家文物局的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工作,积极承担相关的调查研究课题,总结、归纳遗址公园建设中成功的经验、存在的问题和调整的方案,努力推动国家遗址公园建设不断向前发展。

头顶是日月星辰,脚下为时间进程,配以典型文物,城子崖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时光隧道”,让人于咫尺间领略数千年沧海桑田;“小小考古人,守护盘龙城”,小朋友握着手铲,蹲在探方里刮面,体味考古发掘,厚植文化传承的根基;畅享视听、思想的饕餮盛宴,在金沙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欣赏歌舞剧《太阳神鸟》、杂技剧《魔幻金沙》、动漫电影《梦回金沙城》,通过不同形式的艺术作品,体悟金沙文化内涵……

参会代表聆听嘉宾分享。

文化展览、社会教育活动、艺术创作等各式各样的活动让考古遗址公园与公众有了情感的维系,考古遗址公园不再是一块块冷冰冰的“教育基地”,而是成为一种时髦的生活方式。数据显示,2014至2016年,前两批24家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共接待游客累计超过8000万人次,其中免费游客近4472万人次。

国家文物局文物保护与考古司考古处处长张凌指出,近年来,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不断成长壮大,发展思路日益清晰,建设成果逐步显现。文物事业正处于改革发展的历史转折期。希望各个公园能够找准自身定位,避免同质化发展;坚持考古先行,促进保护与利用并重;加强开放合作,吸纳社会各方力量;创新管理模式,在保护中发展,在发展中保护;提升文化传播能力,让每一处国家考古遗址公园都成为展现国家形象、凝聚民族精神、传承地域文化、塑造城市品格的文化圣地。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当前不少遗址展示手段较为单一、设计雷同,可视性差、价值阐释不足、现场展示效果不佳。让人乘兴而来、败兴而归,仅仅成为“到此一游”的打卡地。这些都使得公园实际利用效能偏离了设立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初衷。

开幕式后,大会进入了主旨演讲环节。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联盟秘书长张璠,以“秘书处年度工作及未来工作畅想”为题,向大会报告了联盟的发展情况,联盟的年度工作,2019年度的工作计划。中国旅游研究院区域规划所所长吴丰林,作了“大众游客眼中的文化和旅游”报告。他认为,文化和旅游,必须面向未来,面向生活,面向青年。武汉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张昌平,以“盘龙城考古与盘龙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为题,介绍了盘龙城大遗址地位的确立,并以盘龙城城市的发展、环境的变迁分享了新世纪考古的认识,并对考古成果与展示、考古机构与考古遗址公园建设提出了建议。

如何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丰富藏品、研究成果、场地空间等资源,转化为大众喜闻乐见、深入人心的展览交流、文创产品、社会教育?让每一处国家考古遗址公园都成为展现国家形象、凝聚民族精神、传承地域文化、塑造城市品格的文化圣地?

在4日的遗址公园沙龙环节,杭州良渚遗址管理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副主任陈寿田,介绍了良渚的七个文明特征和大遗址保护的良渚实践。金沙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党总支书记朱章义以“金沙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与成都城市生活”为题,分享了金沙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与成都城市发展进程的深度融入。

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联盟第八届联席会形成的“武汉共识”明确,坚持国家主导、积极保护、协调发展、惠及民生,充分考虑人民美好生活文化需求,努力拓展社会力量参与模式,真正实现公园共建共享。

随后,五家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紧密相关的行业公司的负责人,分别从文创、数字化、文旅、公园管理、遗址保护等角度作了成果分享。

中国旅游研究院区域规划所所长吴丰林认为,要将文化文物、社区居民、外来游客融合起来,营造古今交融、物人互动、主客共享的生活空间。同时,想青年人所想,多维度应用动漫、游戏、虚拟现实、二次元等元素,创新文物活化方式。用活泼方式讲历史、用生动语言说文化。

盘龙城遗址博物院院长万琳宣读了大会形成的《武汉共识》。

“遗址公园是文旅产业融合的最佳载体,是文旅产品创新的最佳场景。”长期深耕文化旅游的企业负责人彭婷婷说,遗址公园应创新遗址解说,当好历史讲述者;创新遗址旅游方式、创意旅游产品,当好文化传播者;塑造文化品牌,当好发展引导者。

《武汉共识》明确,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是国际文化遗产保护理念与中国国情民情相结合的产物,是中国文化遗产保护领域的重要创新。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从建设初创期正式进入管理运行期,管理体系日趋完善,中华文明代表性集中展示成效日益凸显,考古遗址类国家公园建设基础稳步夯实。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是中华民族的精神标识和中华文明的物质载体,全面展现了古代中国社会发展、民族融合和文化传播的历史脉络,揭示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独特创造、价值理念和鲜明特色,使广大人民群众树立文化自信,进而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是落实《关于加强文物保护利用改革的若干意见》要求、深入推进文物保护利用改革的题中应有之义,也是讲好中国故事、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扩大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国际影响力的重要举措。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应坚持国家主导、积极保护、协调发展、惠及民生,真正实现公园共建共享。

国家文物局原副局长刘曙光呼吁,作为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不仅需要吸引游客,还要培养观众。观众能够对博物馆以及遗址的历史、文化、精神有自己的亲切感、认同感,并从参观、教育活动中受到教益,这才是遗址公园真正地发挥作用。

责编:荼荼

作者:张锐 文章出处:光明日报客户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