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汉儒:《大明山骆越养生》序

其次,骆越干栏文化为壮族先民保健养生创立了居住文明:壮族先民凭“那”而居的干栏文化是骆越文化特色之一。《魏书·僚传》记载壮族先民“依树积木,以居其上,名曰干阑。干阑大小,随其家口之数。”壮族称房屋为“栏”,干栏建筑是用木或竹柱做离地面相当高的底架,再在底架上建造住宅,楼上住人,楼下养畜和贮存生产用器。这种建筑形式是为了适应南方山区潮湿多雨,地势不平的环境而营造,具有防潮防湿,防兽防虫,通风采光的特点,对人体预防疾病十分有利。1978年广西考古工作者对新石器时代晚期钦州独料遗址进行发掘,发现房子遗存的后面有排泄污水的水沟和倒放垃圾的灰坑;在4000多年前的村落出现了公共卫生的设施,表明壮族先民已经有了防病的原始思想和行为。1971年广西文物工作队的考古学家在广西合浦望牛岭西汉晚期墓出土了铜凤灯,该灯可以使灯火的烟尘通过特制的喇叭形口罩,经颈部进入盛水的腹腔,起到除烟清洁室内空气的作用,保证了人居的健康环境。

现代自然疗法和养生保健理论认为,自然疗法是以自然活力治疗疾病,强身健体的方法,即利用自然物质如日光、空气、水、动植物等天然物质及运动、睡眠、休息、心理等来调节人体自然活力的医疗方法。广义的自然疗法包括采用自然药物、针灸、推拿按摩、药膳等温和的有机的治疗方法,即除去目前西医占主导地位的非自然物性的“强制”治疗方式以外的方法均为自然疗法。大明山除了以其厚重的民族历史文化,有助于人们的心理保健以外,其养生保健自然资源之丰富,在众多大山名山中,也当名列前茅。1760米的高大山体,形成了显著的山地垂直气候差异,不仅一年中四季分明,甚至从山脚到山顶,都可体会到四时寒温的变化,非常适合不同体质的人群的养生保健需要;大明山的水质优良,富含有益人体的微量元素。尤其是龙母大峡谷和龙母药泉出来的清流,还具有一定的医疗价值。大明山的茂密森林和清新空气,更是令人心旷神怡,疲劳消除。其负氧离子含量高达17万个/cm3
,平均含量达6~10万个/ cm3
,被称为南宁市的天然氧吧。这对于为数不少的亚健康状态人群和部分患有慢性疾病需要疗养康复的患者,都是一个绝好的去处。大明山又是一个巨大的天然药用动植物园,药用植物品种达1331种,其中包括一些疗效显著的珍稀品种。大力弘扬环大明山地区古骆越民族的医药文化和养生保健传统,充分开发利用大明山天然养生保健资源,把大明山建设成为国内外知名的养生保健胜地,造福于人类,不仅是壮侗语族诸民族人民的希望,也应是所有祈盼健康长寿者的共同心愿。

二、大明山是骆越人的祖居地和骆越古国最早的古都

还有古骆越时代的巫文化也对骆越人养生理念的形成产生了重要的影响。据《史记》载,商周时代骆越的巫术己很盛行,骆越人对生命的重大事件,如疾病、死亡、出生等都举行祀祷、占卜、鸡卜、驱鬼禳灾等仪式,并用一些自画符或自制药物来给病者服用,故亦称巫医。壮族的巫医是神职人员又是本民族传统文化的载体。骆越巫医不仅懂得本民族古老漫长的历史,同时还知道本民族的传统文化。骆越巫医不仅在历史上出现过,就是现代壮族民间亦依然存在。壮族巫医既不传代,也不世袭。巫医治病既有虚构、迷信的一面,也有合理的、科学的一面,他们除了施行巫术、咒语外,也利用当地的药物治疗。又巫又医,体现了心理治疗与药物治疗的有机结合,也为本民族医药知识和保健养生方法的积累与承传作出过贡献。如刘锡蕃《岭表纪蛮.杂述》记载“蛮人以草药治跌打损伤及痈疽疮毒外科一切杂症,每有奇效,然亦以迷信出之”,宣统元年《南宁府志》卷三十七《人物志.仙释》亦记载明代宋真人善巫术:“宋真人,宣化宋村人,尝驾一龙,倾刻取生椒为鱼脍,书符咒,能逐疾缴电”。巫医治病一般先施巫术,然后给病或服药水、或敷药、或推拿、或整骨、或嘱病人宜服何药,禁忌什么。主治烧烫伤、骨头卡喉、跌打肿痛、骨折、各种痛症、妇女难产等。巫医治病的场面始终保持肃穆的气氛,并要术患者敛心神、息杂念。通过施行巫术、咒语,消除患者的焦虑、悲观、忧郁情绪,调节心理平衡,有一定的心理治疗作用,加上药物的治疗,疾病很快奏效。

(序作者系中国民族医药学会、中国民族医药协会副会长,广西民族医药协会会长。教授、主任医师)

大明山的壮族龙母文化是珠江流域历史最悠久的龙母文化,是原生态的龙母文化。大明山西南麓的两江、马头、罗波、陆斡一带在先秦时代是壮族先民骆越族的一个大聚落,这一地带出土的先秦时期的文物是岭南地区最丰富的。上个世纪80年代这里陆续发现了元龙坡商周墓群、安等秧战国墓群、岜马山商代岩洞葬、独山战国岩洞葬、商周敢猪岩洞葬等遗址,从这些古遗址出土的大量青铜器可以断定,这一地区在商代就产生了灿烂的青铜文明。这些商周时代的文物有不少与龙蛇图腾崇拜习俗有关,这类的文物主要有饰蛇纹的牛首提梁卣、带有龙蛇形图案的铜盘、石范、纺轮、蛇形玉雕饰等。这些龙蛇图腾崇拜的文物都是广西目前已发现的最早的龙蛇图腾崇拜文物,这些文物的出土向我们透露了商代的环大明山地区确实存在着一个以龙蛇为图腾的强大古国的信息,环大明山龙母文化就是这一古国信仰的原始宗教。

骆越养生文化也是中华养生文化的重要源头。骆越医药对中华医药的发展有着特别的贡献,著名的战国时代医药古籍《黄帝内经》记述:”南方者,天地之所长养,阳之所盛处也。其地下,水土弱,雾露之所聚也。其民嗜酸而食附,故其民皆致理而赤色,其病挛痹,其治宜微针。故九针者,亦从南方来。”这段话明确指出针刺治病的医术是从南方传到中原的,南方是针刺医术的发源地。南方地域宽广,针刺医术发源地的具体地域又在哪里呢?1986年,武鸣县马头元龙坡骆越古墓群出土了大批商周时代的青铜器,其中有两枚青铜医疗用针,这是我国目前发现的最早的青铜医疗用针。最早的青铜医疗用针在骆越故地的出土,证明骆越人是我国针炙医疗技术的发明者。针灸技术的发明直接开创了骆越人针刺排毒养生、疏通经络养生的先河。先秦时期,古籍《山海经》中开始出现壮药的文字记载,表明壮族先民很早就知道了使用草药。据《逸周书·王会篇》记载,”……正南瓯、邓、桂国、损子、产里、百濮、九菌请以珠玑、玳瑁、象齿、文犀、翠羽、菌鹤、短狗为献”,研究这些所贡献的物品,相当部分具有药用价值,反映了先秦壮族先民对医药的认识水平。1976年广西考古工作者在贵县罗泊湾西汉墓出土了”铁冬青”等一批药用植物;东汉时期我国最早的药学专著《神农本草经》、晋代植物学家稽含的《南方草木状》中均记载了许多壮药以及使用的方法;共同说明了壮族医药在当时已经广为使用并被中原地区的医药学界认可。

广西大明山的壮语名字叫“岜是”,意思是祖山、圣山。在壮族人的心目中大明山是天之柱,是通往天界的仙山。壮族著名的民间传说故事《妈勒访天边》和《特火请太阳》中所述说的太阳的居处“天柱”和“昆仑”指的就是大明山,妈勒和特火经历千辛万苦登上大明山,终于把太阳请了回来,为壮乡带来了光明。在古壮语中,“天柱”的壮语译音就叫“昆仑”,中华民族的千古神话“昆仑之谜”只要在大明山的深层文化中都能够得到完全的解读。壮族的著名古籍《麽经布洛陀》曾记述古代有一次大洪水,许多地方都被淹没了,只有“郎佬”之坡、“郎汉”之家、“敖山”之坡没有被淹,这“郎佬”之坡、“郎汉”之家、“敖山”之坡就是圣山“岜是”,即大明山。《麽经布洛陀》还记述,壮族人不管在哪里死了,都要做一个招魂的仪式,让死者的“魂魄回归岜是”。在壮族的民间传说中,大明山是天上的圩市,叫“天圩”,是神仙居住和聚会地方,大明山的四天坪的城寨遗址就是“天圩”的遗址。古代山下的村民何邻、卢六等人上大明山修炼,结果坐化成仙。村民韦求寿上山遇见仙人,结果从19岁的短命郎变成了91岁的长寿老人……这些记述和传说使大明山充满神奇的色彩。

再次,龙母文化创立了壮族先民的养生文明:龙母文化源于古骆越文化,发源于古骆越水流域的古骆越地,即当今的大明山一带。
1985年在武鸣马头元龙坡和安等秧出土的文物中有龙蛇形的玉雕、刻有蛇图案的石范和纺轮,这是岭南最早的龙蛇崇拜的文物,这些龙蛇图腾崇拜文物证明环大明山地区在商代前就存在龙蛇崇拜习俗,是岭南地区龙蛇崇拜的中心和发源地。蛇图腾与龙图腾源于骆越民族对自然的崇拜,意在引导人们与自然和谐相处,与动物相依,培育龙母传人善良、博爱、团结、互助的性格,而祭祀龙母形成的男女交往的三月三歌圩和向龙母求子的习俗也促成了健康的婚恋观和生育观,有力地推动了本民族的健康繁衍与发展壮大。

黄汉儒

2. 珠江龙母文化发祥地。

首先,稻作文化创立了壮族先民保健养生的饮食文明。从南宁顶蛳山文化遗址出土的稻谷加工工具,可知在七八千年前,壮族先民已有种植水稻的历史。到骆越时代,古代壮族先民创造了以水稻种植方式为基础的“那”文化,把文明推向更高的程度。晋代古籍《广州记》记载:“交趾有骆田,仰潮水上下,人食其田,名曰骆人”。骆越人种“骆田”即稻田,以稻米为食。骆越人称水田为“那”,
“那”字蕴藏壮族先民稻作文化的丰富内涵,即据“那”而作,凭“那”而居,赖“那”而食,依“那”而乐,可以说,稻作的生产方式深刻地影响了骆越人的生活和体质。稻米甚至成为骆越人生命的象征。在大明山周边的马山等地的壮族民间至今还流传“添粮补寿”、安“寿米缸”等寿诞习俗,所谓”添粮补寿”就是老人年满60岁后,家中晚辈就选购一个可装四至五公斤米的陶缸,俗称“寿米缸”,立缸时,先请老人坐于堂房,燃放鞭炮,众人向老人祝寿,然后将缸置于老人床头边,子孙们每人都将自己带来的“祝寿米”倒入缸中,意为老人增寿。装满后,在缸口压张红纸或红布,再扣上缸盖。安完缸,全家人为老人设宴祝寿。此后,老人如有不适,除请医生医治外,就用缸中的米给老人煮粥吃。每月初一、十五及重阳节,都给寿米缸添米,吃去多少,就添多少。稻米成为养生的“灵药”。

除了针刺治疗和药物治疗养生外,骆越民族十分重视气功在养生保健中的重要作用。在大明山脚遗存的古碑石刻画和著名的花山崖壁画上,都留下了骆越先民们练功的生动画面。特别是北回归线横贯大明山中部,为气功演练提供了更为有利的条件。著名壮医专家覃保霖先生著文指出,北回归线经过的地方,在一个回归年中,由芒种经夏至,回归到小暑前后,都有特定时刻太阳正临子午线天顶,此时练功则因人天地同在一宏观引线上,故作用最佳。它体现了壮医理论人与自然界的关系是人天地三气同步,也符合天体力学的宏观理论。这时,人体双足踏在北回归线上,双手擎莲花掌,意守丹田,受天体宏观引力作用,调动体内微观生理机能,使三道两路,脏腑气血健运不息,从而起到养生健身、祛病康复之功效。环大明山地区的壮族先民,也在夏至这一天,上大明山举行祭祀活动,祈求龙母保佑,一年中老幼平安,五谷丰登。

龙母文化是岭南影响最为深远的的民间信仰,这一文化的源头就在环大明山地区。

(《大明山骆越养生》内容节选)

www.11599.com,被誉为“岭南奇山、人间仙境”的大明山,是广西壮族自治区中南部第一大山。它横跨南宁市武鸣、上林、马山、宾阳四县,绵延150公里,平均海拔1200米,主峰龙头山海拔1760米,森林复盖率达93%。它群山竞翠,古木参天,飞瀑流泉,气象万千。

岭南地区除了龙母文化外,影响最大的民间信仰还有三界神崇拜和大王神崇拜。这两个民间信仰的原生地也在大明山地区。

骆越文化中的稻作文化、青铜文化、干栏文化、崖画文化、龙母文化、医药文化等,既对中华文明和世界文明产生过深刻的影响,也对本民族的保健、养生文化的创建和发展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

考古学、民族学等研究资料表明,早在2800年前,壮侗语族民族的先民骆越人建立的骆越古国,其最早的政治中心就位于大明山西南麓的武鸣陆翰、马头、两江一带。环大明山地区还是岭南龙母文化的发源地,其影响之深远达到整个珠江流域甚至东南亚国家。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使这座风光绮丽的名山更加熠熠生辉。在中国东盟博览会会址永久落户南宁,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建设加快进程,环北部湾经济区迅迅速崛起的今天,大明山,无论作为可以依托的历史背景,还是作为文化联系纽带和开发项目,都具有特殊重要的地位和作用。人们对于它的宝贵的养生保健资源,更是刮目相看,并热切希望能把旅游开发和养生保健开发紧密结合起来,以满足国内外各界人士防病治病,延年益寿的美好追求。

在岭南还有一个影响很大的民间信仰,叫大王神崇拜。大王神的崇拜圈和骆越古国的范围基本相当。大王庙最集中的地方也是古骆越水也即郁江流域一带。特别是在武鸣县大明山的骆越水源头至南宁左、右江交汇的三江口的古骆越水沿岸,几乎每一个大的村落都有大王神庙。这一带重要的大王神庙有武鸣县马头镇全曾村庙口屯的召王庙、罗波镇凤林村的高祖庙、城厢镇夏黄村的岜王庙、锣圩镇的岜勋大王庙、隆安县丁当镇的石马大王庙、小林乡大林村的大王庙、乔建镇儒浩村的大王庙、城厢镇的周大王庙、南宁西乡塘区三江口宋村的那廊大王庙、江南区那洪镇的大王庙。这些地方的大王庙解放前都建得非常宏伟,小林乡大林村的大王庙、乔建镇儒浩村的大王庙更是壮观,有四至五进深,占地十多亩。这两座庙前都立有高耸达十多米的石桅图腾柱,在广西这样的庙宇样式较为独特。

总之,骆越文化从饮食、居住、信仰、巫医、医药等方面创立了骆越民族最原始的保健养生文明。这些古老的骆越文化不仅在历史上曾给中华民族保健养生文明产生过深远的影响,而且在社会高度文明的今天,也给骆越古国的发祥地——环大明山的的旅游养生注入新的文化元素。

据悉大明山的旅游开发总体规划已经被南宁市人民政府批准实施。作为骆越民族的后裔和壮医药工作者,我期望在切实保护大明山生态环境的前提下,把旅游开发与养生保健开发科学协调起来,以充分展示大明山的“奇山”、“仙境”的魅力,提高大明山开发的社会效益、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大明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区管理局和大明山风景旅游区管理委员会主编的《骆越养生大明山》一书,集中了多位有关专家的智慧和意见,对大明山的养生保健开发作了全方位的阐述和介绍,资料翔实,内容丰富,可供领导决策参考,也是来大明山旅游健身者的有益读物。谨此为序,并予推荐。

骆越人祖居地和骆越古国最早都城的发现终于破解了龙母文化发源于大明山地区的经济原因和社会政治原因,龙母文化是骆越古国的宗教信仰,大明山是岭南民间信仰的祖山和圣山。

众所周知,古老的骆越民族,不但创造了举世瞩目的稻作文化、铜鼓文化、干栏文化、山歌文化、岩画文化等,而且创造了引以为自豪的医药文化,成为现代壮医药的重要源头。1985年10月,考古工作者在大明山脚的武鸣县马头乡元龙坡商周古墓中,出土了两枚青铜浅刺针,经考证属浅刺医疗用针。这就为中医经典著作《黄帝内经》所断言的“九针从南方来”提供了实物例证。这两枚针是迄今为止我国出土年代最早的医用金属针具,它无可置疑地表明骆越民族是当今风行全球的针刺治疗的创用者之一。在此之前的1976年,在骆越故地广西贵港市罗泊湾汉墓中,也曾出土了两枚针柄为绞索状的医用银针,两者具有明显的继承性,但针体造型有了明显的进步。在罗泊湾汉墓还出土了数十种药用植物及其种子。其中的铁冬青,至今仍是两广流行的解暑凉茶配方中的主要成分。如今壮医常用药物达1000余种,诊疗技法达数十种,应是骆越医药文化代代相传,不断发展的必然结果。

一.大明山地区是珠江流域龙母文化的发祥地

在壮族的古籍《麽经布洛陀》中,每一章经诗的开篇都是“三界三王置,四界四王造”的赞词,可见在开天辟地的洪荒时代,三界神崇拜就产生了,三界神显然是壮族先民的原始信仰。三界神最早的踪迹在大明山地区广泛遗存。三界神按照大明山地区民间师公解释是天公、地母君,天公原先是雷神,后来变成了玉皇大帝,地母就是龙母,圣君就是珠江守护神“掘尾龙”,后来又转世成了水神真武和大明山地区古代的统治者韦厥、岑瑛等。三界神的演变透露出岭南丰富的历史信息。

环大明山地区是龙母文化最深厚的地区。整条大明山山脉传说是壮族神龙“特掘”的化身。大明山有龙头峰、龙尾瀑布、龙脊台、龙母大峡谷、龙母坟……等。可以说大明山的每一条河谷都有龙母文化的痕迹,环大明的每一个乡镇、每一个村屯都有龙母“娅仆”和龙子“特掘”的美丽传说。在大明山的典籍中,龙母被壮族人民称为“高祖”或“圣祖”,大明山是壮族的龙母神山。

西江下游的龙母文化都有壮族龙母文化的基因,是次生性的龙母文化,大明山的壮族龙母文化与西江下游的龙母文化存在着深刻的源流关系。在环大明山地区和邕江流域,“蒲”是老祖母的尊称。从武鸣县的东江、西江沿岸到右江、邕江沿岸的龙母都有“蒲”字的文化特征,如邕宁蒲庙里龙母就叫“蒲神”,译成汉语就是“阿婆神”,沿江一直到藤县、梧州和广东德庆的汉族地区,龙母就变成姓“蒲”的女神了,秦汉时代的壮族先民是没有姓的,龙母姓“蒲”是远古的壮族龙母文化遗留下来的信息。

位于武鸣县大明山主峰龙头峰南麓的陆斡镇,壮语地名叫Loegvet,这一地名的读音与“骆越”的古读音完全一致;在陆斡镇正北面,有一个名叫“小陆”的小圩镇,古壮语的意思即是“骆王”;在小陆的北面,有一个古代著名的大庙,名字叫“庙召陆”,古壮语的意思就是骆王庙。两江镇有“赵江”、“南朝庙”,陆斡镇凤林村有“南巢泉”等,译成汉语就是“骆王江”、“骆王庙”、“骆王泉”,这些地名均与“骆王”
相关。据清代君钜所著的《武缘县图经》记载,流经这一带的河水,古称可沪江、何滤江或渭笼江、武离江,这些名字皆为“骆越水”的一音之转。大明山西南麓“骆越”、“骆王”和“骆越水”地名的遗存,在整个骆越故地中是绝无仅有的,说明大明山西南麓的壮族人还留有骆越古国的深刻记忆。

大明山天地庙原在大明山南面武鸣县两江镇龙母村通往北面上林县西燕镇的水陈峰古道坳口,解放初被毁。大明山天地庙在清代香火最旺,远近各县的壮族群众都来祭拜。毁坏后它的影响仍然很大,前几年广泛流传这么一个故事,说是天地庙的龙母向横县的一个老板托梦,说是大明山四天坪有一缸珍宝,要他去挖,后来这一老板根据龙母托梦的标识挖出了珍宝。为了报答神恩,横县的这一个老板每年都到大明山水陈峰的天地庙上香。后来武鸣、马山、大化各县的群众修复了水陈峰的天地庙,据说修水陈峰天地庙也是龙母同时向这几个县的人托梦提出来的。大明山地区近年来还流传了不少天地庙如何灵验的故事,可见天地三界神在民众中影响并不因为时间的流逝而裒减。

在环大明山地区的壮族村寨至今还保留着一个独特的节日叫做大王节,每年的农历七月二十,传说是大王去世举行葬礼的日子,民谣中有“十七大王伤,十八大王死,十九造棺木,二十葬大王”说法。在七月二十这一天,家家都杀鸭祭拜大王。从这一习俗来看,大王节很可能是骆越古国的国殇日。

4. 大明山地区发现了大量的古骆越军队活动的文化遗存

环大明山地区有一个很深厚的“特掘扫墓”故事传承圈,这些流传在环大明山地区的“特掘扫墓”故事有四个显著的特点:一是覆盖面广。二是情节具体确切。三是故事形式多样,版本众多。四是壮族龙母故事主要情节基本相同。

近年来,广西环大明山地区的历史文化挖掘和研究取得了突破性的成果,一系列新发现的文化遗存证明大明山的历史文化对岭南的民间信仰影响很大,大明山是岭南民间宗教信仰的祖山和圣山。

为了认真贯彻落实南宁市委马飚书记关于大明山地区旅游资源保护与开发“要注意挖掘自然景观、人文景观、历史遗址、民族风情、自然奥秘,挖掘出景区、景点的文化内涵、历史内涵、民族内涵”的指示,2005年5月,广西大明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组织了民族学、壮学、考古学、社会语言学等方面的专家学者10多人,开始对大明山的历史文化进行专题考察与调研,经过一年多的考察和调研,结合考古学、地名学、民俗学等多学科研究成果研究分析,专家们一致认为:环大明山地区是中华龙母文化的发祥地。

武鸣县两江镇的剑江传说是“骆越王铸剑的地方”,赵江古壮语的意思就是骆越王江,在赵江的支流汉溪上,有一段遗留许多古磨刀石的溪谷。当地老百姓说,整个山谷有一百多处磨刀痕迹。经初步考察,在一段二十多米的溪谷中,专家已确认了四十多处的磨刀痕迹,其痕迹十分古老,且形状独特,显然为打磨古兵器所留。在磨刀石沟旁边,还发现了一处古营寨遗址。在大明山的四天坪、龙头山、橄榄峡谷等地也发现了不少石砌的寨墙遗址,这些有青铜兵器出土的古营寨显然是古骆越军队的文化遗存。

大明山地区最重要的三界神庙有大明山上的天地庙、马山古零镇的三界庙、上林县塘红乡石门村的天地庙、隆安县那垌镇的三界庙,这四个三界庙在大明山地区和岭南地区都有深远的影响。

从民间民俗遗存、传承方面看,环大明山地区的龙母崇拜民俗最为久远。这些民俗主要有:起源于龙母祭祀活动的歌圩民俗,起源于“特掘扫墓”的壮族三月三祭祖民俗,起源于龙蛇崇拜的饮食民俗,起源于龙蛇崇拜的建房“安龙”习俗等。

三界神崇拜是岭南地区特有的的原生态民间宗教信仰。这一民间信仰最早的形态是天界、地界、人界三界之王的崇拜,明代以后随着汉族人大量迁入广西,这一古老的民间信仰在汉族人的聚居区逐渐演变为一个神祗,变成了药神和冯姓的保护神。三界神崇拜的主要区域是古骆越水流域即郁江流域,这一区域正是壮族先民古骆越人的聚居地。

pull-right” data-tag=”share_1″ >

大明山天地庙按民间的说法是设在通往天上的天柱上,是设在日中无影的“阳中至阳”的地方,因而能通天地,明人事。在整个岭南,所有的天地庙和三界庙都没有大明山天地庙这样的地位,大明山天地庙是三界神的始祖庙。

龙母文化发祥地的发现使隐藏在历史尘埃中的大明山史前文明显露出她的灿烂光彩,专家们进一步挖掘研究,终于认定大明山西南麓是骆越人最早的祖居地,是骆越古国最早的都城。

武鸣马头元龙坡商周古墓群和安等秧春秋战国古墓群是迄今为止广西发现的规模最大、年代最久的骆越古墓群,共出土青铜器、陶器、玉器、石器一千多件。这两处年代衔接的墓群,具有相当高的古国文明。铜鼓是骆越古国的标志性文物,骆越古国也因此被称为铜鼓王国。在两江镇独山战国墓正北面不远的板潘屯岽很坡伴随青铜短剑、铜矛和铜铃出土的5面战国时代的冷水冲型铜鼓,是最早期的真正意义上的骆越铜鼓。大明山西南麓也是骆越故地出土青铜剑最多的地区。考古研究的成果充分证明了这一带是岭南的青铜文化中心。

三.大明山是三界神崇拜和大王神崇拜的原生地。

2. 大量骆越文物的出土为“骆越古都”提供了实物证据

2006年,专家们在武鸣马头、锣圩、城厢等地发现了一种名叫“跳骆垌”的壮族师公舞,这一舞蹈仅流传于武鸣大明山附近的几个乡镇。舞蹈由十多名带着傩面的师公表演,反映古骆越军队阅兵、行军、作战、凯旋、祭祀等内容。据考证,骆越古国的国王叫“召王”或“召雄”,王子叫“公郎”,将军叫“骆垌”,这些古骆越国的国王与百官名字在越南等地只见于1000多年前的《大越史记》等古籍中,而这些骆越古都的文化却以“活化石”的形式遗存在武鸣大明山附近的壮族民间,这说明大明山地区还保留着骆越古都的记忆,而这一记忆又说明了骆越古都就位于大明山西南麓。

1.壮族古地名文化遗存透露出古“骆越”的信息

1.环大明山地区是龙母文化遗存最深厚的地区

3. 大明山地区有“骆垌舞”等骆越古文化“活化石”的遗存

为什么大明山叫做祖山和圣山,这一个隐藏着千古之谜的大山一直到2005年南宁市开展大明山保护与开发大会战后才揭开了她的历史真面目。解开大明山千古之谜的钥匙就是龙母文化发祥地和骆越古都的发现,龙母文化发祥地和骆越古都的发现使我们解读出沉埋在大明山荒草中的一代文明。

环大明山地区是龙母文化遗存的富集区。环大明山地区的龙母文化遗存主要有龙母文化村、地名、庙宇三大类。龙母文化村目前已发现了4个,是珠江流域传说是龙母村最多的地区。环大明山地区还有众多的龙母庙和以龙母为主祭祀神的庙宇。在每一条发源于大明山的河流出山的河口处或两河的汇合处几乎都有龙母庙,特别是在武鸣县大明山南麓和东江、西江沿岸最多。因此清代的《武缘县图经》记载“龙母庙,县境乡村多有之,祀夫人”。环大明山地区是珠江流域龙母文化遗存最密集的地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