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族温刮缚扎刺法

朱红梅 谭劳喜

温刮缚扎刺法是壮族民间治疗痧病的一种常用疗法,也是壮医特色疗法之一。该疗法在调气解痧毒的理论指导厂,通过促进气血运行来排除痧毒。壮医治疗的痧病是指由于体弱气虚,感受疠气、霉气、痧雾、暑气等外邪,或饮食不洁,内伤肠胃,导致气机阻滞、血运不畅、阴阳失调所产生的以痧点和酸胀感为主症的一类病症。它以全身酸胀、倦怠无力、恶心、厌食、呕吐、腹泻、胸背部透发痧点、嘴唇和指甲青紫为临床特征,是壮族地区的常见病、多发病。壮族人民在长期与疾病斗争的实践中,根据对人体生理病理和病因病机的认,识,在医疗实践中形成了温刮缚扎刺法治疗痧病。温刮缚扎刺法的操作方法是:患者正坐或侧卧,暴露胸背部及上肢,医者站在患者的左侧或右侧,两手分别在胸背部由轻而重、由下至上,均匀地刮,至皮肤微红润为宜,继而刮至肩肘部,然后以浸过油、烘热的纱布自肩部环绕缚扎至距手指端1—3厘米处,消毒指端皮肤,以三棱针针刺放血少许,松开纱布,按摩缚扎处3分钟,接着用烘热的桐油擦胸口膻中穴和足底涌泉穴
,最后用艾条温和灸此两穴,令全身微微出汗为宜,每天1次,2次为1 个疗程。

广西壮医医院 530001 南宁市明秀东路234号

关键词 浅刺刺痧 微针刺微 刺痧仿生图谱 寿乡治未病模式 皮肤微创手术

环大明山地区发现有原生态浅刺刺痧技法的传承,此技法已经初步整理,这是人文证据;内经有“九针自南方来”之说,有微针刺微之术,这是文献证据;1985年武鸣元龙坡出土了两枚商周时期的青铜浅刺针,这是考古证据。三大证据指向——广西是中华针灸医术重要起源地,所以对壮医浅刺刺痧技法的挖掘和整理很有意义。

一、 背部验痧三法。

指甲压痕法:一般用右手母指甲在脊柱两旁由上而下、由中间向两边,每间隔一寸均匀压痕,发现肌肉紧张、异样疼痛、凹凸不平,指甲印痕不匀等地方皆考虑为龙火路不通。疏通龙火两路,痧气往往得消。此法为忻城县古蓬镇90岁蓝婆介绍,她14岁跟随爷爷学习,实践近80年。

单指按压法:在肌肤表面寻找疑似发痧点,发现后用单指指腹正对其并轻按压约10秒钟。突然放松手指,观察压痕处,疑似发痧点消失又恢复为发痧点,否则不是发痧点。此法为上林县塘红镇76岁谭婆介绍,她从小耳然目睹父亲的医术,她的父亲是《上林县志》记载的名医谭永爵。

“十”字压痕法:用拇指和食指,四个手指指腹相向,在背部压出一个“十”字痕迹。约10秒钟后,突然放松四指。观察痕迹处颜色的细微变化:汗毛发黄为黄毛痧,汗毛发红为红毛痧,汗毛发黑为黑毛痧,汗毛发白为白毛痧,汗毛变色不明显为普通痧①。五色痧诊断要点:首先尊重患者对自身痧病的初步判断。第二根据经验传承,黄毛痧多为寒证,红毛痧多为热证,黑毛痧多为实证,白毛痧多为虚证。第三,皮肤颜色改变可以看见,但汗毛的颜色变化不是看到的,而是察觉到。综合诊断要点第一、第二、痧病的阴阳和三道两路状况,鉴别和察觉出汗毛的颜色变化,这是壮医特有的夸张或隐含思维方法。此法为忻城县北更乡78岁樊公介绍,经壮医执业医师谭劳喜等整理。

二、刺痧仿生图谱。

广西崇左市宁明花山岩画,是壮族先民骆越人用赤红色的颜料在白色岩壁上绘制的原始图画。用艺术的眼光看,整幅画的气氛是豪情奔放,色调是红色热烈,画里上千个人像大多都显双臂弯举,两脚半蹲姿态,他们是在放歌劲舞:画境一为青蛙庆丰舞,崇拜青蛙的人群在进行一场集体模仿秀;画境二为树大分支舞,双脚半蹲好比树根,伸出三个五个手指头好比迎风招展的树叶;画境三为仿生健身舞,人仿动物的动和植物的静进行养生。延绵上百年的岩画作品反映了集体潜意识的内容。健康与长寿自古以来既为人类追求的共同夙愿,花山岩画,是祖先留给后人的健康与长寿秘籍。壮医认为“万物皆有灵”,植物和动物一样有痧气有灵性,植物和周围环境的和谐共处,与它们的叶子型态分布和叶面纹理结构等等息息相关②。

仿生叶序排列图谱:把脊柱当作叶着生的茎,在脊柱旁开0.5寸进行浅刺,左右各1-6个浅刺点,显现互生叶序或对生叶序排列。此针法一般用于排痧气和疏通三道两路,对脊柱相关疾病有一定疗效。

仿生叶片气孔图谱:一种浅刺针法叫“排气”,用针尖在腰背部皮肤上闪刺,针刺点多达上百个,好比叶片上的气孔,一般不出血。此针法一般用于排痧气和醒神等,可以缓解疲劳症状。

仿生叶脉纹理图谱:例如:治疗黄毛痧,浅刺点图谱为仿生高寒山区纹理密小的树叶纹理;治疗黑毛痧,浅刺点图谱是仿生成排、左右分叉的树叶纹理③等等。此针法一般用于排痧气和调整阴阳和修复天地人三气,对亚健康身体有调治作用。

三、壮医浅刺刺痧与内经微针刺微比较。

《素问·调经论篇》在论述神、气、血、形、志有余不足的临床表现和治法时,提出了“微病”的概念,并以五脏为中心给出五种综合诊疗微病路径。病邪初入,病变轻浅而不显著,谓之微病。内经技法特点:一是理法分明。三问中“神之微”、“气微泄”与“微风”三者皆为证候,由于心是五脏系统的核心,故证候主要由心中意象进行辨别,需心中开悟方能辨证论治。二是综合治疗。推拿按摩、心理调整、经筋治疗与微针相结合刺微。浅刺刺痧技法特点:民间壮医往往有三代以上传承脉络,临床经验丰富,案例研究有据;壮族地区家家有草药,村村出针医,痧气以家庭自检自治为主,常常针药并用;技法是口耳相传得来,相关概念和技能是“说”明白,而不是读懂的。知识一旦被千万公众理解与掌握就能变成无穷无尽的力量。壮医浅刺刺痧等疗法,易于普及,意在治早病,这应该是壮医对壮民族健康与长寿的一大贡献。

四、寿乡治未病模式。

农业劳动是壮先民的生存之道,天地人三气同步是壮医基本理论。下田劳动,不误农时是健康的标志之一。故壮医尤为重视影响劳动的各种不舒适信号,青壮年人劳动后身体的不舒适感往往叫“发痧”④。壮话“痧”的本意是轻轻碰到,痧气引申义为万病的萌芽状态。当人感到乏力时,最能“治未病”的方式就是下地劳动,在极度劳累中,汗流浃背时病症也发出来了,通过体表体征识别,诊断出痧病,随后刮痧或刺痧。这就是壮乡痧气疗法的医学模式:日出而作,发痧排毒,日落而息,饭后治痧。广西长寿之乡众多,如环大明山地区的巴马、马山和上林等等县份。长寿和医疗保障是相关的,故壮乡痧气疗法的医学模式简称寿乡治未病模式。

五、皮肤微创手术。

浅刺刺痧是指用针具刺人体的一定穴位、病灶处、病理反应点或有一定规律的浅刺点,针尖恰好刺达真皮和皮下组织之间,渗出半滴血后涂上一层特制药油,通过调整阴阳和修复天地人三气,达到去痧保健和防病治病目的的一种外治法②。广西壮族聚居地区元龙坡出土的青铜浅刺针,针体通长2.7厘米,针柄长2.2厘米,宽0.6厘米,厚0.1厘米,呈扁的长方形。针身短小,长仅0.5厘米,直径仅0.1厘米,锋锐利。这样小的针,恰好可以在皮肤上动手术。皮肤是人体最大的器官,覆于体表,有屏障、吸收、感觉、分泌和排泄、体温调节、代谢、免疫、接受刺激和释放信息等八大功能。壮医仿生实践,激活了皮肤的哪些功能?近来,皮肤基础研究有许多进展。如,皮肤的各种免疫分子和免疫细胞共同形成一个复杂的网络系统,并与体内其它免疫系统相互作用,共同维护着皮肤微环境和机体内环境的稳定。浅刺刺痧在背部皮肤刺出上百个针眼,这些针眼一周左右完全恢复如旧,这一自动修复过程锻炼了人体的免疫功能。又如,脂肪合成主要在表皮细胞中进行,代谢物参与细胞信号通路调控(赵世民,复旦大学教授),皮下脂肪是内脏脂肪的贮备。上百个针眼都有少量血性液体渗出,这些液体当然包括脂肪代谢物,自然影响到细胞信号通路调控。再如,去铁、放血可以治疗由于铁过负荷引起的Ⅱ型糖尿病(李敏,第二军医大学教授),创伤修复有利于淋巴管再生,从而增强淋巴液的回流(刘宁飞,上海第九人民医院)等等。通过理论和实例的结合,促进皮肤上动手术的医学转化。通过壮医和内经的比较进行浅刺刺痧技法的自主创新,提高壮医医生的临床能力。皮肤上的微针浅刺,应该能在身体里起些蝴蝶效应,从而达到防身治病的效果。

总结:为了能很好地、有效地指导临床实践,本文通过考究人文,典籍和考古等相关内容,深度挖掘壮医浅刺刺痧技法的原创思维、细化研究他的诊疗体系、自主创新提高他们的临床能力。我们人类的本质属性就是相似性和差异性的结合,正如人类胚胎的形成必须源于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结合,一个精子和一个卵子的相遇。根据萨提亚的理论,我们每个人都是由相同生命力量所组成,我们激活了生命,而不是创造了生命。萨提亚相信,人们具有内在的驱动力,使自己变得更完善⑤。我们主张以朴实壮医为依托,取中西医的适用技术,整合推拿按摩、心理治疗和微创手术等多学科技能,系统化提高浅刺刺痧的临床能力,推广寿乡治未病模式,为广大劳动者提供绿色低碳和及时高效的壮医家庭治疗。

(广西中医药管理局课题:壮医浅刺刺痧技法的挖掘和整理提高。课题编号:GZZY13—31)

参考文献:

①②③④谭劳喜 罗捷 陈剑
朱红梅《广西中医药》2012年第4期《壮医浅刺刺痧疗法在不孕不育中的应用》第49-50页。

⑤[美]维吉尼亚?萨提亚著,聂晶译《萨提亚家庭治疗模式》,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北京公司出版2013年6月第10次印刷,第17页“基本三角关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