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广西壮族风俗抛绣球有什么意义?

www.11599.com 1

“那”文化论坛专稿:

www.11599.com 1

www.11599.com 2

李富强

在广西壮族地区,有一项特别的风俗抛绣球,大家知道这个风俗有什么寓意吗?想到绣球,也许我们就会想到爱情,因为这个是和爱情联系在一起的。那么接下来,我们就来了解一下他们这个风俗有什么意义?

爱情是人与生俱来的情感之一,经历爱情也是人一生中最为重要的时刻之一,那么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爱情怎么表达,从古至今就有爱情信物这一凭证,即使是再普通的东西都会被赋予浓浓的情意。那么绣球就是壮族文化中爱情的象征。

李富强,广西民族大学民族研究中心主任,兼壮学研究中心主任,博士,教授。邮编:530006,E-mail:Lfq6515@163.com

www.11599.com,绣球的传统文化内涵绣球是壮族男女表达爱慕之情的信物。每逢春节、三月三、中秋节等传统佳节,壮族青年男女相邀会集村边、野外,分成男女两方对歌。对歌中,男女双方相互越来越了解,姑娘们会把手中的绣球掷向自己中意的小伙子。小伙子接住绣球欣赏品味一番后又向姑娘抛回去。经过数次往返抛接,如果小伙子看上这位姑娘,就在绣球上系上自己的小礼物,抛回馈赠女方。姑娘若收下小伙子的礼物,即表示接受小伙子的追求。

绣球是壮族男女表达爱慕之情的信物。每逢春节、三月三、中秋节等传统佳节,壮族青年男女相邀会集村边、野外,分成男女两方对歌。对歌中,男女双方相互越来越了解,姑娘们会把手中的绣球掷向自己中意的小伙子。小伙子接住绣球欣赏品味一番后又向姑娘抛回去。经过数次往返抛接,如果小伙子看上这位姑娘,就在绣球上系上自己的小礼物,抛回馈赠女方。姑娘若收下小伙子的礼物,即表示接受小伙子的追求。

绣球是壮族男女表达爱慕之情的信物。关于壮族以绣球传情、求偶的风俗,自宋代以来屡有记述,可是壮族以绣球传情、求偶风俗的源头远不止于宋代。不论是从文献记载,还是从现代民俗材料来看,抛绣球本是歌圩中的一项活动。壮族抛绣球传情、求偶的风俗即是壮族先民在“万物有灵观念”下的施行的一种性巫术。因为壮族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农耕民族,在壮族先民的原始思维中,农作物的选种、播种、扬花、成熟,与人类的择偶、交合、怀孕、出生、成长是一样的。因而壮族先民在春耕前和秋收后等农闲时节,男女聚会以歌求偶时,为祈求和庆祝丰收,用布囊包裹作物种子抛接赠送。因此壮族抛绣球传情、求偶可说是反映农耕文化特点的一种风俗,其目的和功能是祈求农业的丰收和人类自身的繁衍增殖。

关于壮族以绣球传情、求偶的风俗,自宋代以来屡有记述。可是壮族以绣球传情、求偶风俗的源头远不止于宋代。不论是从文献记载,还是从现代民俗材料来看,抛绣球本是歌圩中的一项活动,而歌圩是原始社会族外婚时期形成的。抛绣球求偶既然是歌圩求偶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其起源或可上溯到原始社会。

关于壮族以绣球传情、求偶的风俗,自宋代以来屡有记述。可是壮族以绣球传情、求偶风俗的源头远不止于宋代。不论是从文献记载,还是从现代民俗材料来看,抛绣球本是歌圩中的一项活动,而歌圩是原始社会族外婚时期形成的。抛绣球求偶既然是歌圩求偶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其起源或可上溯到原始社会。

抛绣球 壮族 农耕文化 风俗

在广西“绣球之乡”的靖西旧州和“山水甲天下”的壮乡桂林,都流传着关于绣球的美丽传说。这些传说一传十,十传百,绣球慢慢地变成了壮乡人民的吉祥物,进而相约成俗,演变成青年男女的定情信物。

www.11599.com 3

绣球是壮族男女表达爱慕之情的信物。每逢春节、三月三、中秋节等传统佳节,壮族青年男女相邀汇集村边、野外,分成男女两方拉开适当的距离,互致问侯后,开始对歌,对歌有问有答;内容广泛,涉及农事、古今历史、理想、情操等,有比、有兴、有赋
,既庄重又活泼生动。他们用歌声相互了解,丝丝入扣,娓娓动听。随着对歌的深入,男女双方越来越了解,气氛愈来愈热烈,姑娘们逐渐情不自禁,于是径情直行,运起手中的绣球掷向自己中意的小伙子。眼明手快、反应敏捷的小伙子接住绣球欣赏品味一番后又向姑娘抛回去。经过数次往返抛接,如果小伙子看上这位姑娘,就在绣球上系上自己的小礼物,抛回馈赠女方。馈赠愈重说明小伙子对姑娘情意愈深。姑娘若收下小伙子的礼物,即表示接受小伙子的追求。这时,两人或继续对歌加深情感,或相约到僻静处去幽会。

壮汉文化互动的典型表现据研究,在今靖西旧州,绣球由早期的布囊包变为球状并绣有图案,是因为旧州原是州城所在地,受汉族先进工艺文化影响较大。绣球呈花状球形,一方面是受大自然鸟语花香的陶冶,另一方面与花婆崇拜不无关系。

www.11599.com 4

关于壮族以绣球传情、求偶的风俗,自宋代以来屡有记述。宋周去非《岭外代答》云:“上巳日男女聚会,各为行列,以五色结为球,歌而抛之,谓之飞。男女目成,则女受,而男婚已定。”
明朱辅
《溪蛮丛笑》曰:“土俗节数日,野外男女分两朋,各以五色彩囊豆粟,往来抛接,名曰飞纟它。”
清 《庆远府志·
诸蛮》载:“溪峒——当春日戴阳,男女互歌谓之浪花歌,又谓之跳月。男吹芦笙,女抛绣笼。绣笼者,彩球也。回旋舞蹈,歌意相洽,即投之报之,返而约聘。”清代末年的壮族文人黄敬椿亦曾有《风土诗》吟道:“斜阳门巷破萧条,姐妹相从孰最娇。好把飞球空里掷,迎来送去赏花朝。”

壮族绣球多以红、黄、绿等暖色调做底及面料,先用布制成花瓣状,并在每瓣上用色线或加上色布绣成壮族人民所熟悉和喜爱的各种图案,然后按6、8或12瓣等合成花球状,在下端系一条五彩的丝坠或重穗子。托物言志,抒发情感,是绣球的重要功能。大体说来,绣球的传统图案主要有花卉果木、祥禽瑞兽、文字符号三大类:一是花卉果木,包括牡丹、菊花、梅花、芭蕉、荔枝等;二是祥禽瑞兽,包括龙、凤、麒麟、仙鹤、十二生肖、青蛙等;三是文字符号,包括“万事如意”、“岁岁平安”、“百年好合”等。其中,花卉果木类题材在绣球的图案纹样中占比最多。

在广西“绣球之乡”的靖西旧州和“山水甲天下”的壮乡桂林,都流传着关于绣球的美丽传说。这些传说一传十,十传百,绣球慢慢地变成了壮乡人民的吉祥物,进而相约成俗,演变成青年男女的定情信物。

可是壮族以绣球传情、求偶风俗的源头远不止于宋代。不论是从文献记载,还是从现代民俗材料来看,抛绣球本是歌圩中的一项活动。而歌圩是在原始社会血缘族外婚时期形成的。由于当时一个氏族部落的男子与另一氏族部落的女子互为夫妻,因而在农闲时节,人们便集中到一个地方唱歌求偶,久而久之便形成为歌圩[①]。抛绣球求偶既然是歌圩求偶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其起源自然亦可上溯到原始社会。

壮族绣球文化在与汉文化的互动中传承和发展。直至20世纪50年代,绣球一直是壮族男女之间传情、定情的信物,由壮族姑娘在闺房完成,有很强的隐私性。1958年广西壮族自治区成立后,绣球跨越了“私密性”而具有了公共性——抛绣球成为了一项体育运动。

壮汉文化互动的典型表现

那么壮族为什么抛绣球求偶?绣球何以具有传情的功能?这要从原始人的思维谈起。在人类力量极端渺小的原始时代,人类尚未将自身与自然界区别开来,而是将自己与自然界等量齐观,因而原始人类思维的一个重要特点便是“万物有灵”,即将一切自然现象视之为与人类一样的有意识的故意行为。在这种观念下,万物的生长与人类的生长是一样的。因而,交媾与播种、怀孕与开花或吐穗、出生和结果、疾病与灾害等在原始思维中是同一概念。这一思维特点可在一些风俗中得到说明。如世代种植水稻的泰族人认为水稻具有“宽”即“灵魂”,水稻开始结实时,人们说水稻受孕了。阿谕陀耶省的农民称其为“考卡宏巴吞”
( khaawklad haang plaa
thun)。这时要举行仪式祝福水稻女神。举行仪式时人们将粉和香水洒在稻叶和稻秆上,并用梳子作梳稻叶的样子,这是给水稻女神打扮的动作。在供礼中,要有桔子,因为据说桔子是医治孕妇早期疾病的药物。完成仪礼后要讲几句祷告的话,说目前水稻或水稻女神已经怀孕,所以带些供礼给她,并带些东西来打扮她,希望她高兴、健康和美丽,没有东西能来损害她[②]。壮族则将人与“天庭的花”视为一物。人无育,要架桥求花;人病了,则是花遇虫害或其他灾害,要除害救花,从而使人安康。

20世纪70年代末,电影《刘三姐》的重演是绣球由“私密性”物品转变为公共物品的另一个推手,电影播出后,绣球被公认为壮族的标志物。改革开放后,绣球被开发成为民族手工艺品,逐渐走向产业化道路。

据研究,在今靖西旧州,绣球由早期的布囊包变为球状并绣有图案,是因为旧州原是州城所在地,受汉族先进工艺文化影响较大。绣球呈花状球形,一方面是受大自然鸟语花香的陶冶,另一方面与花婆崇拜不无关系。

既然在原始观念中,万物与人一样均系两性交合化育的结果,那么人与万物可以相互模拟、感应,所以原始初民为了提高自身的繁衍能力,往往借助一些动、植物的繁衍力。我国《诗经》曰:“丝丝瓜瓞,民之初生。”清梁绍壬《两般秋雨
随笔》卷四云:“鸠兹俗,女伴秋夜出游,各于瓜田摘瓜归,为宣男兆,名曰‘摸秋’。”
世界上许多民族也有远古洪水泛滥时,兄妹躲进葫芦得以生存,繁衍人类的神话传说。这是因为“瓜类子多,是子孙繁殖的最好象征”[③]。“埃及每年尼罗河水上涨时举行盛大的祭典。埃及女子崇拜这圣牛为生殖受胎神供献牛乳,在圣牛面前展示自己的生殖器。埃及人又崇拜山羊。妇女为治不妊症
,与这圣山羊相交”[④]。这是由于牛、羊的繁殖能力较强,人类可借助之。人类借助万物繁衍力为自用的观念,我国《白虎通·
德论四》说得很清楚:“嫁聚必以春者,春天地交通,万物始生,阴阳交接之时。”因为春天万物萌动,生机盎然,故男娶女嫁也要在春天,以求多子多孙。

从“地方性知识”到人类共享文化的升华绣球的传承与发展经历了从闺房隐私到广西文化符号的过程。这个过程中,地方政府的引导、市场经济的牵引和绣球工艺精英的带动发挥了关键性的作用,而“文化的商品化”成为核心。绣球正是在政府的倡导和政府文化机构的支持下得到传承和创新发展。

壮族绣球多以红、黄、绿等暖色调做底及面料,先用布制成花瓣状,并在每瓣上用色线或加上色布绣成壮族人民所熟悉和喜爱的各种图案,然后按6、8或12瓣等合成花球状,在下端系一条五彩的丝坠或重穗子。托物言志,抒发情感,是绣球的重要功能。大体说来,绣球的传统图案主要有花卉果木、祥禽瑞兽、文字符号三大类:一是花卉果木,包括牡丹、菊花、梅花、芭蕉、荔枝等;二是祥禽瑞兽,包括龙、凤、麒麟、仙鹤、十二生肖、青蛙等;三是文字符号,包括“万事如意”、“岁岁平安”、“百年好合”等。其中,花卉果木类题材在绣球的图案纹样中占比最多。

另外,人类为了农作物、牲畜的繁殖也借助人类的繁衍能力。所以,以性交或与性有关的行为促进农作物、动物繁殖的风俗是非常普遍的。如印度尼西亚爪哇人在稻花开时,农人夫妇每于夜间绕田间行走,并性交以促其成熟[⑤]。古代皖南在水稻扬花灌浆时,有夫妻到田头过性生活的习俗[⑥]。这种习俗早在《周礼》便有记载。弗德泽曾指出:“欲使禾稼收成,可使男女大会田间,中国经书上也有奔者不禁的时候,周礼中春之月,令会男女,于是时也,奔者不禁;司男女之无夫家者而会之。这固然是‘与人方便,自己方便’的中国礼教底精华,但也是因‘于是时也’,正要播殖五谷,于是‘而会之’,以影响禾稼底丰收。反之,无子息的人,多是不被允许步入果园和田园,以免不收;欲使他人或敌人底田地不收,可使不育的人偷着践踏其地。[⑦]”
由于“新石器时代社会所最关心的是农作物收成。故而对于原来由于女人,为着增多植物和繁殖植物,而举行的一些图腾仪式方面,就更重视更予以发展。就最表特征的是用人的交配来刺激丰收的那些丰产礼节”[⑧]。

走向市场的传统文化必然要遵循市场的逻辑。正是在产业化发展的进程中,近乎消失的传统绣球文化被发掘出来并赋予新的内涵,显示出了新的生机和活力。正是借助市场的力量,绣球文化实现了从“地方性知识”到人类共享文化的升华。

壮族抛绣球传情、求偶的风俗即是壮族先民在“万物有灵观念”下的施行的一种性巫术。因为壮族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农耕民族,在壮族先民的原始思维中,农作物的选种、播种、扬花、成熟,与人类的择偶、交合、怀孕、出生、成长是一样的。因而壮族先民在春耕前和秋收后等农闲时节,男女聚会以歌求偶时,为祈求和庆祝丰收,用布囊包裹作物种子抛接赠送。现在的绣球纯粹是一个圆球了,可原初的绣球却是一个包着豆粟或棉子等作物种子的小包。这不仅在明代朱辅的《溪蛮丛笑》中说得很清楚。清《归顺直隶州志》亦称,广西靖西一带壮族“迎春牛前一日,城外两甲老少男女预先缝制新衣看春,于黎明后各携幼男幼女,裹带糇粮络绎来城,集于东郊五、六千人;其纸龙、狮子均是,喧鼓鸣锣——春官与春牛先行,看春男女互掷棉子,谓之‘打春’。”笔者1991年到广西龙州板池村调查壮族民间文化时,还曾收集到一个包裹着豆谷的方形绣球。壮族人民之所以在歌圩之时,抛赠作物种子,乃是因为传统上歌圩是男女求偶的佳节。古时候男女交合是这个节日的重要内容。明代岳和声在《后骖鸾录》谈到万历年间柳州城外的“搭歌”时有着非常生动的记述:“遥望松下,搭歌成群,数十人一聚。其俗女歌与男歌相答,男歌胜,而女歌不胜,则父母以为耻,又必使女先而男后。其答亦相当,则男女相挽而去,遁走山隘中相合,或信宿或浃旬,而后各归其家责取牛酒财物,满志而后为之室。不则宁异时再行搭歌耳。”
在人类求偶、交合的时节,馈赠种子,显然是为了让种子模仿人类,藉此来增强其繁殖力,从而获得丰收。同时由于豆粟、棉花和稻谷等作物都是多子的,人们在求偶、交合时馈赠作物种子,也有模仿农作物,祈求人丁兴旺的愿望。现代壮族男女结婚时,还在嫁妆的箱底下或在床底下放置稻穗等物,其意义及所反映的心理,与此是一致的。正如伊里亚德在《大地·
农业·
妇女》中所说:“种子这东西需要一种助力,至少在成长的过程中非得有点什么伴着它。这种生命的所有形态与行动的连带性,是原始人最根本的观念之一。而且原始人信从共同而行可得最良好的结果此一原理,面朝向咒术般的优越情境展开
。女性的多产性影响了田园的丰饶。然而,植物丰盛的生长,反过来亦有助于女性的怀孕。[⑨]”
因此壮族抛绣球传情、求偶可说是反映农耕文化特点的一种风俗,其目的和功能是祈求农业的丰收和人类自身的繁衍增殖。

小结:抛绣球是他们民族文化的象征,象征着爱情。大家通过上文了解,相信读者对这个风俗有一个深入的了解了。

主要参考文献:

白耀天:《“墟”考》,《广西民族研究》1987年第4 期。

贝尔纳:《历史上的科学》,科学出版社,1983 年。

弗雷泽:《巫术与语言》,上海文艺出版社,1988年。

李晖:《江淮民间的生殖崇拜》,《思想战线》1988年第5 期。

潘其旭:《壮族歌圩研究》,广西人民出版社,1991年。

披耶阿努曼拉查东著、马宁译:《泰国传统文化与民俗》,中山大学出版社,1987年。

宋兆麟:《神话与诗》,古籍出版社,1954年。

闻一多:《生育神与性巫术研究》,文物出版社,1990年。

吴继文:《玄鸟降临》,载《神与神话》。联经出版公司,1988年 。

朱云彩:《人类性生活史》,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88 年。


[①]白耀天:《“墟”考》,《广西民族研究》1987年,第4
期。潘其旭:《壮族歌圩研究》,广西人民出版社,1991年,第50 – 113 页。

[②]披耶阿努曼拉查东著、马宁译:《泰国传统文化与民俗》,中山大学出版社,1987年,第265

  • 266 页。

[③]闻一多:《神话与诗》,古籍出版社,1954年,第65 页。

[④]朱云彩:《人类性生活史》,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88 年,第15 页。

[⑤]宋兆麟:《生育神与性巫术研究》,文物出版社,1990年,第166 页。

[⑥]李晖:《江淮民间的生殖崇拜》,《思想战线》,1988年第5 期。

[⑦]弗雷泽:《巫术与语言》,上海文艺出版社,1988年,第5 页。

[⑧]贝尔纳:《历史上的科学》,科学出版社,1983 年,第53 页。

[⑨]吴继文:《玄鸟降临》,载《神与神话》。联经出版公司,1988年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